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百七十一章好男不與女斗

第二百七十一章好男不與女斗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這些待遇是僅限於那勁名正宗特種兵,因此獵豹正宗的兵蛋子一外放到普通軍團去至少也得提個中尉排長。..因為獵豹的整體軍銜比普通兵團高上一籌。

兩女少尉張口大喊道:「是誰打傷的?。

「就是他,你們上去狠狠的給我湊倒這個混蛋。」短姑娘指著齊天喊道。看來會認識她們,指揮起人來了。

「哼!小子,吃了豹子」女兵一個「膽。字還沒冒出來立即成了蠟像。

張著小嘴唇兒望著正悠閑坐沙上喝茶的齊天趕緊把後面一個「膽,字給憋了進去,失聲喃喃道:「是」齊營長,怎麼是你」

「怎麼不能是我?。齊天詭異的一笑,突然把茶杯一放威嚴的一聲大喊道:「立正!見到長怎麼不敬禮?是不是想違反軍紹軍規踢出去

「是!」兩個女兵條件反射的立正敬了一禮,這個樣子有些滑稽,本來是來整治齊天的,這下子反而成了要向齊天敬禮了,場面有些好笑。

而許通呆一旁嘴裡直苦,心道:「這正主兒不來今晚上恐怖老子這臉會被白抓了。」

對於齊天此人許通也是毫無辦法。許通的父親在常委中排名還沒齊副省長高,兩個人又不屬於同一個政營的,所以想整倒對方也不不容

的。

許通本想喊幾個警察來把這些人全抓進局子里給拳打腳踢一番,不過齊天在這裡估計此路也不通了。

那些個警察誰敢抓常務副省長的公子,那不是找抽。

即便齊天沒有那個常務副省長老子。就憑他那獵豹少校營長的鐵牌子估計也沒人敢動。..

水州的那些個平時牛氣衝天的警察一聽說獵豹那立馬就像是得了陽癮一般全泄了。.9u.net

因為獵豹太神秘了,傳得是玄乎其威的,什麼殺人牌照,探手就可以抓人等等,這樣子的殺神誰願去惹。

如果真惹著了被抓進基地去估計想出來比登天還要難了。就是許通也不敢,許通家並沒軍方背景,如果被抓進獵豹估計老頭子得求爺爺告奶奶了才能撈出人來。

所以許通在等著那個叫梅放雪的短女子的姐姐大駕光臨,只有她才能治得了齊天。不過這下子正主兒沒到倒跑來兩個女屬下,被齊天利用軍銜硬是壓制了下來了,還要向他行禮。許通感覺心底里窩火極了,真想去撞牆玩。可惜不會鐵頭功。

「齊營長,夠威風的啊!可別把我的兩個女兵們嚇出病來,不然的話還得吃珍珠粉壓壓驚,「哼」。

這時門後突然傳來一道懶洋洋,猶如鶯鳥啼叫般的天簌女音。其聲音的確好聽,好像在你聲旁軟語般的輕聲細語一般,有一股子惑人的磁性。

不過就這懶洋洋的聲音可是嚇的齊天那抓茶杯的手,像是帕金森病人一般,一羅嗦,差點連茶杯都給掉地下。

人也條件反射般的彈了起來。臉上居然極為罕見的擠出了一絲殭屍之笑,不過笑容中那份子苦澀味兒葉凡都聞到了。

心裡很是納悶:「奇怪了,難道來的是什麼大人物,不然為何會把天不悄地不怕的齊天大大同志嚇成這個樣子。何況又是一個妖滴滴的女子

正想著那女子也走了進來,是裊裊而進來的。步子非常的沉穩,有點像是古代的公主走貓步子,很有型。很有味,很有風度。

「是,是梅營長啊,你也到了。..呵呵」齊天摸了一下後腦勺苦笑著說道。

葉凡總算是明白了,原來就是剛才正談著的那隻母大蟲,獵豹三個。營長中的第一營長梅亦秋少校。聽說才次歲,國術三段「開源階,高手。

家裡有人在軍委,實權級人物,就是鐵團長對她也是另眼相看的,一般人惹不起的主兒。

而齊天才二段純化境,實力相差太大,難怪會嚇壞了齊天。估計以前被那女子欺負得很慘,已經落下了犯騷子的心病。

不然齊天好歹跟她也是同級別的,為何會慌亂成這樣子,連茶杯都拿捏不住了。這事兒有點意思。葉凡決定暫不出頭,倒要看看咱們的齊天同志如何被美女狂矯

此女長相併不像個女強人,聲音也是懶柔柔的。一雙月芽眉淡淡的掃在額頭下,略長的鵝蛋與瓜子臉的完美融全體,身材不胖不瘦,不過胸脯前那兩個山峰可著實不

正如齊天講的估計是因悔練功的緣故尖挺挺有點像是**的嫩嫩山尖竹筍,捏上毒肯定帶勁頭的。彈力絕對驚人的棒。

腰竿兒也是適中型號,比纖藍色牛仔褲,顯得溫麗中呈顯著一股子淡淡的英武風範。

「齊營長,你很威風呢!堂堂獵豹的高級軍官居然欺負平民百姓。放雪,天傑被打骨折沒有?」梅亦秋掃了自己親弟弟一眼問道。

「沒事,姐,就是擦破點皮,這小子身手還不錯!」梅天傑笑道,「姐,你老弟被人揍成這樣子了你可得為我做主,狠狠的把他給揍趴下去才行,嘎嘎嘎,」這小子一見來了強大靠山,尖笑不已,那股子飛揚的氣勢又升搓了起來,把齊天同志當作粘板上的一塊可憐豬肉了。

「別戲皮笑臉的,整天蕩來蕩去的一點好事兒不幹。」梅亦秋那臉色一沉,她那弟弟立馬成了軟兵蛋子,雙腳並得緊緊的連動都不敢動了。

梅天傑在家裡是最怕這個姐姐的了。雖說姐姐很疼自己,但如果真惹得她火起的話被打時也會被揍得很慘的,以前有次就被姐姐揍得皮開肉綻好不慘兮。所以這小子對姐姐是既敬又怕,感情複雜著呢。

「梅營長這是講什麼話,你弟弟一伙人做的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