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百八十章有因必有果

第二百八十章有因必有果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謝謝井生肯給本人個機會,是這樣的。..犬子胡重。嚇前人很是正常,可是自從去了水州金光寺。喝下了能讓人變得更聰明的聖水。回來後人反而變得痴痴獃獃起來。

其癥狀就是不說話,個把月才能憋出一兩句話來,還是結結巴巴的好像很痛苦的樣子。

不久他直喊說是腦子痛。我帶他去了許多達國家,也請教了咱們華夏的中醫泰斗,可結果是查無病因。說是正常。

正常為何頭腦得很,前天更是痛的厲害,說是腦袋裡面有蟲子,可一去醫院檢查說是什麼都沒有……

世林別無他求,只要先生能救治我的兒子胡重之,世林將以助萬相謝,決不失言。」

胡世林講到這些心裡是一陣陣扎痛,這時候胡重之又跑了進來,拉住他的手直皺眉頭。

一個美婦跟在後面,那眼眶也是紅紅的,微有些腫大,估計是給哭成這樣子的。看來胡世林一家人都受著這種痛苦的煎熬。

「痛,痛」這個時候胡重之又慘叫了起來,雙手捂著腦袋直叫喚。

「求先生救救我兒重之,滿春為先生立牌供奉。」胡世林的老婆柳滿春剛才也聽說了葉凡的不凡,這下子見到葉凡似乎抓住了救命稻草,一下子居然跪在了葉凡根前直求著。

「唉!起來吧,我看看。」葉凡眼前浮現出了母親以前為自己幾個兄妹去廟裡求平安時的情景,心裡也微有些酸。

一把抓住了胡重之,閉目行氣,這次是放開了手腳檢查起胡重之的病情來

盼鍾過後,感覺跟先前的狀況差不多。不過胡重之一喊痛時感覺他的頭腦中被堵塞的穴絡處隱隱有什麼在蠕動似的。

「怪了!難道腦袋裡還真長了蟲子不成,難道苗疆傳說中的盅毒真的現世了,天方夜譚。」葉凡直接就推翻了自己的判斷。這些估計都是一些中杜撰的屁話,這世上哪有盅這種蟲子?

也許是胡重之腦部「神庭眉沖」「印堂。三穴久被堵塞,氣機血行不暢,久而久之病情加重所以也就越來越痛苦了。

葉凡閉目坐椅子上重新把墓中得來的扁鵲手札給捋了一遍,感覺可以用手札中記載的「金針吸腐術。結合師傅費老頭傳的「開光之術」以金針為媒介。

把內勁之息逼進被堵塞的經絡處先吸出一些腐爛炎的物質也許能減輕一些胡重之的病變痛苦。

不過此方法只能治標無法治本。..想徹底解除胡重之的腦痛變呆問題先就得查明病根,也就是病集因才能對症下有

「有空調房間嗎?」葉凡問道。

「有,裡間就是。」胡世林趕卓答道。

進了空調房間打起了暖氣,感覺溫度差不多了葉凡說道:「放他到桌子上,脫光衣褲,按住手腳控制住不讓他亂動。」

待得胡世林做好這些後葉凡從皮包里拿出了金針,消毒過後閉目行氣。舊分鐘過後,眼中一道精芒一掠而過。

「高人的眼光好亮,就一瞬間。難道是傳說中的天眼?」胡世林也很會聯想,居然想到了中的「天眼術。了。此刻越的恭敬,認為兒子估計是有希望了。

其實這是葉凡在故弄玄虛,剛才行氣完畢之後施展開了「鷹眼術」本來此術眼睛也不會如此亮的。

只是葉凡要了個心眼,把內勁之息逼於眼部利用此術施展開來,效果還真有些震憾。

眼神中居然會突然暴出一道較亮的淡淡白光,不過瞬間就會逝去,用來沖神棍裝逼樣假冒高人是最好不過了,實際上一點用處都沒有,全是雞肋。

一連三針下去,葉凡按開光術慢慢的施出內息之氣,又借用扁鵲手札中的金針吸腐術。從金針上傳過去一絲絲微弱的內息之氣。

其實只是一種感覺,葉凡也看不見的。感覺自己的內勁氣息到了那被堵塞的地方,在金鎮幫助下慢慢的在被堵的地方蘊潤了起來。

奇怪的是那內息一經蘊潤胡重之好像感覺非常舒服似的,漸漸的眼皮直打轉居然睡去了,頭腦好像好了似的。

「看來真給蒙對了。」葉凡心裡一陣激動,能探索出一些疑難雜症來葉凡也是很有興趣的。

2個小時後葉凡收針,盤腿調氣了一陣子。

醒來後見胡重之也醒了。

「小朋友,腦袋裡的蟲子爬走了嗎?」葉凡淡淡一笑和藹的問道。

「嗯,」胡重之就嗯了一聲再不作聲。謝謝葉先生了,看來重之的病有希望了。希望葉先生能長住胡家一段時間,待得小兒的病完好後世林恭送先生離去。」胡世林這個時候已經把葉凡奉若神明了。

「這個恐怕不行,本人有許多事要干。..」葉凡搖了搖頭。當然是想乘機把胡世林往林泉紙廠引了,只要他肯跳進這個,坑就好辦了。

「有什麼事先生可以交待給世林,胡家一定給辦妥。」胡世林可是急了,就怕葉凡拍屁股給走了自己兒子的病咋辦。

「這事兒說起來有些麻煩,胡先生可能幫不上忙。」葉凡故意搖了搖頭,叩了一口茶如姜太公一般正等著胡世林這隻大魚上鉤子。

「先生可以先說說,如果世林沒辦法我也沒什麼好說的,說不準有辦法的,還請先生告訴世林。」胡世林急了,連連催問。

「好吧!說句實話,我也不是什麼高人,只是從小跟一個老道士學了一些難登大雅之卑的歧黃之術。

偶爾有興趣時也會幫人看看一些病。不過本人只看疑難雜症,對於一些常見的病到是不感興趣。

本人還在咱們南福省魚陽縣林泉鎮就職一個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