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百八十六章正處級別的戰鬥

第二百八十六章正處級別的戰鬥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感翔的打賞。..狗子祝你快樂無限!月票也該嘲公不一曬了。乾脆砸了吧!就是狗子這書,別想來想去三心二意的了,呵呵!

「票當然有,我為國家辦事總不能讓我一個一個月僅那奶塊錢工資的人掏腰包辦公事。」葉凡並沒被嚇倒,冷靜地答著,其實他的心裡在狂跳,臉上已經有汗珠子冒了出來。

「辦事?辦什麼事,住賓館。吃館子,揮霍國家的錢物這就是你所說的辦事。葉凡同志,作為一個黨員,國家幹部,你連最起碼的良知都散失了嗎?黨性原則都哪裡了?」楊國棟像一審判官樣子呵呵冷笑。

「楊書記,你雖說是市委書記。但也不能如此咄咄逼人。我算不上什麼官,在你眼中只是一隻小毛蟲,但你要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不聽解釋就隨便亂扣帽子那是昏官的行為。所謂是清是濁總得搞清楚才行。」

葉凡有些生氣了,養生術高行氣了,一股無形之氣勢由然而生。以前服食的那個「火龍翔天。太歲靈氣可是充滿陽烈霸氣的,一下子好像變了個人似的。

就連楊國棟心底里都暗自納悶。心道:「奇怪!這小子突然間好像變了個人似的,有一股子如山的氣勢無形中壓得人有些難受,詭異!不會是這小子會什麼邪法吧!應該沒那種事,無稽之談。」

「哼!葉凡,怎麼跟楊書記說話的。你自己工作沒幹好還敢嘴硬。給我老實點,好好給楊書記解釋一下最近都幹了什麼工作,取得了什麼戰果,講話要有證據,耍嘴皮子沒用的,「哼!」

李洪陽扳著臉。享道,其實李洪陽是在暗示葉凡別光顧著頂牛了,跟楊書記有啥好比氣勢的,比來比去倒霉的是自己,當務之急是趕緊解釋清楚,也許還有一條活路。

「有啥好解釋的,這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紙廠工人鬧事,毆打胡亂開除工人,工作期間去水州玩耍。用的還是公款,是上級的捐贈」李書記,你作為一縣之父母官,對於這種下屬還要袒護嗎?呵呵!」

這時坐在左側的一個圓胖臉。眉心有顆凶痣的中年人有些陰陽怪氣的乾笑道。

「呵呵呵,王局長,即便是葉凡做錯了什麼,我們黨對幹部的宗旨不是有則改之,無則加勉。

總得先聽聽因由,再批評教育是不是?總不能還沒了解情況就一棍子打死,黨的工作是懲前毖後,治病救人,你說是不是,呵呵呵」

李洪陽打著哈哈,連用了兩句名言,好像有些怵那個胖子王局長。

但人家既然點名開炮了直炸葉凡,自己作為魚陽縣的縣委書記總得要出面了,何況葉凡還是自己的福將,說幾句話總該的,不然會寒了跟隨著自己的一幫子下屬的。..

「治病救人是不錯,但對於那些個患了癌症無藥可救的人就別浪費國家錢財了,我是甫里管錢的,最曉的國家的錢物一分一毛來之為易啊。

咱們墨香市並沒到富得流油的地步,你們魚陽縣更是窮得叮鎖鎖子響,耗費不起啊!呵呵

那個王局長氣勢咄咄逼人,打著哈哈含沙射影,表面上看好像針對是李洪陽,實際上好像開炮直指的可是葉凡同志。

「市裡管錢的,難道是財政局的。媽的!不會是王小波那狗才的什麼二叔王天亮吧。

聽說集天亮是市財政局的副局長,用心其毒啊,話說得冠冕堂皇的。其實質是在用公報私仇。」葉凡心裡一涼。立即警覺到了。

本來想跟那王天亮頂牛幾句,可一想到人家是跟李洪陽這個縣委書記的戰鬥,他們倆是屬於正處對正處級別的,自己這個小副科摻和進去有些不倫不類的,估計也沒什麼用處。所以乾脆閉上了嘴巴在想著對策。

「王局長講得在理啊!就拿咱們教育部門來說吧,是個窮衙門。每年的教育經費都在捏著指頭算的,咱們更是一分一毛都不敢亂花了。

想想,這有限的款子給一些政府不負責任的工作人員,亂用了多可惜啊!那些錢用來修繕一些快倒的校舍,對孩子們來說就是生命的保障。對於魚陽來說這個尤為重要,我想教育經費更是不寬裕了。」

市教育局局長江厚才正想巴結財政局的新掌門,也想多撈些款子。見市委的楊書記沒有反應,所以坐王天亮一旁也湊上了熱鬧。共同對付魚陽的李洪陽了。

「呵呵呵,國家蛀蟲當然耍清理。但在清理前也要認清分別,不能隨意的冤枉一個好人的是不是江局長?」

令葉凡大跌眼鏡的事生了。對頭張曹中縣長居然也站出為自己說話了。這點葉凡可是怎麼也想不通,就連一旁的李洪陽在微感意外之後瞬間就明白了。

剛才的戰火已經燃燒棄了,變成市裡的局長集團跟魚陽縣的政府集團對扛了。

張曹中身處魚陽,當然要為魚陽說話了。這是一個小地方圈子的利益集團的對決,跟個人恩怨無關的。

「張縣長,魚陽的財政如此困難了難道還容許某些官員任意揮霍嗎?

這個可是有些說不過去的宗旨雖說是懲前毖後,治病救人。..但蛀蟲可不是屬於要救治的那一塊的。如果連蛀蟲都救了的話那天下不是都變成蟲窩子了。」

葉凡一瞧,原來是個小瘦子在大放屁詞,也不知是市裡什麼鳥人。此鳥好像沒飯吃似的,餓得僅剩下皮包骨了。

「媽的!都餓成這個。樣子了還敢出來咬人,也不怕閃了舌頭。」葉凡暗自在肚皮里腹誹了此瘦鳥。

「周局長,我們魚陽雖說財政上是困難了一些,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