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百九十四章葉鎮長第一把火燒去一百萬

第二百九十四章葉鎮長第一把火燒去一百萬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二會是被貶了。..有可能。前次聽說他在整月亭歌廳差點略洲打了起來,還得罪了縣裡孫副縣長的公子孫滿春。

更早些時候連著得罪了組織部長費默的公子費文遠,紀委周書記的公子周小濤,現任的市財政局局長王天亮的侄兒王小波。

這下子估計是秋後算帳被捋了帽子了。唉!這世道就是這樣子的。說不清道不明。

葉副書記還算有點真本事的人,有本事的官帽子反而飛得更快,媽的。這都什麼世道?」又有人罵娘了。倒是為葉凡鳴不平起來。

特別是財政所的代所長鄭力文整個腦袋一下子就蒙蒙的了,苦笑著想道:「完了,看來這個代所長也代到頭了,咱還是老老實實作一員職工吧!唉!」

黨政辦的副主任方倪妹那淚碎子一下子就跳了出來,怕失聲哭起來惹人眼球,趕緊從口袋裡掏出了條花手帕咬在嘴裡,裝著淑女樣子在擦臉擦唇的,不過那淚卻是直冒。

這個時候再淑女也沒引起林泉鎮多少大老爺們瑕想什麼,因為大家只關心帽子。只要有了帽子還怕沒淑女,在帽子面前淑女也能變盪

葉凡的紙廠工作組成員全垂頭喪氣。心一下子沉到底了。葉凡一倒也許那工作組就解散了。

自已將要被塞到什麼垃圾部門就不得而知了。網跟了葉凡不久的原農機站出來的複員軍人玉標,更是把頭深深的埋在膝蓋里了,失望極了。

嘴裡微聲喃喃道:「葉書記是好人。是一個真正的好官,唉!這世道上難道就沒天理了嗎?網看到希望一下子就被屎疙瘩澆滅了

黃海平任黨委委員,副鎮長引來了一片低語恥笑,令得坐在主席台上的黃海平那臉一下子漲成了豬肝。這正科級幹部任一個副科職位說出去的確有些丟人現眼的。

雖然費默宣布時在後面還特彆強調著連著一個括弧。..解釋說是因工作需要,黃海平副鎮長享受正科級待遇云云。

但大家的眼神絲毫沒改變,九成以上者都是興哉樂禍了。要知道黃海平以前在紙廠大火時太驕狂了。林泉鎮的幹部在他眼中就是一坨屎。人家又是縣辦企業。不鳥大家,這下子此獠落難了,大家心裡頭總算是平衡了一些。

這就是一些華夏人的特色,看到別人倒霉自己就會感覺到暢意的,自己倒霉還不夠還得拉上幾個同夥心理才會平衡一些,不然落難的兄弟都找不到心裡又怎麼平衡?這就是典型的紅眼病思想嘛!

黃海平頭低低的,恨不能自身化形為一隻小老鼠鑽地縫去更安全些。這個時候只恨沒有太白金星的法術,不然,,

心裡是咬牙切齒,哼道:「葉凡小兒,我跟你誓不兩立。老子當那破廠廠長當得好好的你來摻和什麼。搞什麼改革的么蛾子。媽的!咱們走著瞧,以後只要是你同意的事老子都要反對,是堅決反對,媽的!你讓老子不好過老子也要讓你這鎮長都當不成,我呸!」

也不知費默是怎麼搞的,居然把葉凡的位置變化放到了最後,是不是有惡作劇的心思就不得而知了。

當念完葉凡升任林泉鎮鎮長後會議室里一下子鴉雀無聲,地下掉根針都聽得見,大家有些異外了。

不!是有些呆愣了。絕想不到的事居然生了。一個年僅舊歲的鎮長,一個畢業才半年的鎮長,而且還是一個級大鎮,不震驚都不行了。

不久!

雷鳴般的掌聲響了起來,如潮般滾動著一直響徹到林泉的大街巷。如果說是大家真心擁戴葉凡同志。那有點言過其實了。葉凡又不是偉人,他還沒到那種程度。

說句實話,妒忌的人肯定有,但大部分工作人員都有一種激動刺激的心情,也說不清楚倒底是為什麼。..du讀免費提供

也許葉凡一個,沒有一點背景的普通人,能在短時間內爬到如此高的位置令大家佩服,令大家興奮,令大家在昏暗中看到了一縷晨光,也許是在葉凡的年輕上吧。

當然,拍得最響的就是方倪妹,鐵明夏,趙鐵海、鄭力文、玉標以及紙廠工作組的一伙人了,他們彷彿看到了一顆明日之星升正冉冉升起了。方倪妹只想哭,不過這次是高興得想哭了。

掌聲經久不息,是對葉凡工作的認可。

大家都簡單了言。

輪到葉凡時又是一片海浪翻滾般的轟隆隆掌聲。

葉凡清了清嗓子,平靜的說道:「先得感謝縣裡領導給我這個機會。也感謝鎮里各位同仁朋友對我工作的支持。大話我不想說,說了也

有人也許會說,你才舊歲就升鎮長了心情一定很激動。可要說我的心情,世實的說,說句大老實話,沉甸甸林泉鎮自從合鎮以來,千頭萬緒的,事太多了。咱們鎮子並不富裕。許多方面需要我們大家共同努力。

就拿年底來說吧,今年的年底就有些難過了。廟坑鄉一合進來吃飯的工作人員增加了三分之一,咱們林泉是級大鎮。工作人員總量估計將達到破紀錄的勸多人。

年底了,再過一段時間就要放假了。總得讓大家歡歡喜喜的回去過大年。

可是咱們鎮的實際情況就是,大家的工資上個月只了一半,如果年底這個月再只一半大家拿什麼回去過年?

恐怕到時大家恨不得把我這個鎮長撕碎了煮了吃了才好,如果能讓大家吃好煮了我也沒事,至少這身皮肉還作了點貢獻。可是不能,即便把我煮了都不抵事兒。

我們還好些。可是林泉紙廠的職工們呢,拿什麼過年,每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