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百九十六章秋後算帳

第二百九十六章秋後算帳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各位大大,有月票可不能停止砸呀!,「※

「我」我這是怎麼啦?一個小嫩孩子我想他幹嘛?」當時賀佳貞甚至有些生氣自己心裡出現的怪現象。..

不過後來更是詭異,越是甩頭想把葉凡的影子甩出腦袋時頭腦中出現的某豬形象越來越頻繁,令得賀佳貞都懷疑自己是不是有點走火入魔的勢頭。

「出四萬,好!看來我的「林泉大通脈藍圖。又向著成功的方向邁出了堅實的一步。」

葉凡心裡一喜說道,轉念一想又問道:「那電站家屬樓區落戶廟坑的事怎麼樣了?」

「唉!這事估計內有隱情,范副總吞吞吐吐的表現得十分的為難。估計是沒什麼希望了,說是廟坑鄉政府搬走了那裡冷冷清清的建好後職工不願去入住什麼的。

我當時問他具體情況時他又不說。看來有些難言,是不是他們集團內部有人反對或者什麼。」

賀佳貞嘆了口氣,極端的失望。沒了那幾百萬林泉鎮政府的財政方面耳得出麻煩了。

「你打聽到什麼消息沒有?」葉凡人一震,正經了起來,坐直了身體盯著賀佳貞問道。

以前沒坐上鎮長寶座時也許還不用擔心,鎮里沒錢自有繆勇去愁。

現在一坐上鎮長寶座這財政方面沒錢可就全落自己這個鎮長頭上了。

總算是感覺到了一鎮之長這座位也不是那麼好坐的,要坐什麼樣子的位就要付出什麼樣子的辛苦,肩上的擔子也重了起來。

「是聽到了一點消息,也不知是不是這個原因。」賀佳貞有些吞吞吐吐樣子好像難以啟齒。

「這事跟我有關係。..」葉凡心裡一涼脫口而出。

「嗯!聽說是。」賀佳貞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趕緊悶頭喝了口茶想掩飾一下心中的尷尬。9u免費提供

「說來聽聽。」葉凡轉念一想反而淡淡一笑。心道:「哼!有麻煩就要解決,我就不相信過不了這個坎兒。」

「葉鎮長,你是不是得罪過市財政局的王天亮局長?」賀佳貞說道。

「嗯!前段時間他侄兒王小波在攻雲居強逼人家一個姑娘老闆陪酒還要陪夜。

我一氣之下出了頭,所以這粱子就結下了。後來那小子又夥同縣公安局的古征華副局長給我動了私刑,現在還在醫院躺著,估計傷好後就要判刑了。

昨天王天亮局長跟我在常委會上打賭,聽說是當場就氣得心絞痛作。這梁子到是越結越大了,呵呵」。葉凡皺了皺眉頭一臉苦笑。

「混蛋!」賀佳貞突然出口罵道,見葉凡有些愕然的望著她趕緊解釋。說道:「葉鎮長,我不是罵你。是王小波,簡直是畜牲不如。」

「嗯!的確是只爛牲口。」葉凡點了點頭。

「王天亮有個親弟弟叫王亞哲,現就在市電業局任副局長。」賀佳貞嘴裡一冒出此人葉凡總算是明白了,嘴裡哼道:「原來是想秋後算帳了。」

「也不單是這方面集因,王天亮和王小波到了霉王亞哲當然要為他們出頭。

網好范副總講到了廟坑電力家屬樓區的事,本來墨香市電力集團的老總陳光秋在范副總極力推薦下。已經點頭那家屬樓區落戶廟坑了。

因為那塊地盤也網好,如果直接建在原廟坑鄉政府那地盤上能省下上百萬資金,主要是那塊地盤不錯。說實在的市電業集團並不缺錢,甚至可以說是富得流油。

因為墨香市電力集團是隸屬於市電業局的,所以要往上報。..規戈草案先要報到市電業局去審核,誰知一拿去就被主管電力基建這方面的副局長王亞哲給否決了。

說是廟坑一個空鄉破村了還建什麼家屬樓區。9unet建在那旮旯地方誰願入住。還說是代表廣大的電站職工等等,反正話是說得冠冕堂皇的。

後來有人提議說是不建在廟坑那就只有建在林泉鎮了,建其它地方太遠了。

再說林泉鎮合鎮後經濟交通方面肯定都有大展,不過還是被王亞哲給否決了,說是最好建在魚陽縣城關去,電站職工更應該享受縣城的生活等等。」

賀佳貞有些氣憤的說道:「建在魚陽城關很明顯的不合適,離得那麼遠,電站職工上班多不方便。想回家一趟都難。

也不方便照顧家人,其實廟坑鄉還有政府工作人員駐紮,學校醫院等設施全都在原地,又是處於三個電站的中心位置,多方便,所以這事也虧他也想得出來,說白了反正就是跟咱們林泉糾結了。」

「王亞哲只不過一個副局長。副處級幹部。那陳光秋老總聽說不但是墨香市電力集團的老總,還兼著電業局副局長的位置。

按理說其實權比王天亮大許多,為什麼※爭。,葉幾有此不明白了「眾其中肯定有壽巧的糾※

「這事糾葛就多了,市電局局長盧道成聽說快高升為副市長或者到省電業局任副局長。

他這個。位置有好幾個副職盯著,單是墨香市電業局裡就有四個副局長盯著。

外市的同行就不用說了,不過目前聽說呼聲最高的就是市電業局的常務副局長李明全,和墨香市電力集團的老總陳光秋。

這兩人最近活動得非常厲害。而作為市電力局的第三號人物,也就是副局長王亞哲這次倒是對那局長的寶座沒敢奢望。

他的目標卻是墨香市電力集團陳光秋離開後的那個個置。而范副總最近也在爭取陳光秋離開後的那個寶座。

所以王亞哲跟范副總到成了一對冤家對頭,范副總提出的那修路支助都差點給攪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