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百一十五章翻臉

第三百一十五章翻臉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其它不用嫌了,就點,只要你給公安局、檢察員的忖公川釋清楚。..說是一場誤會。

在魚陽給我家波賠個禮道個歉。這事看在蕭部長面子上就了啦。」王天亮揮了揮手像下命令一般說道。

「這個有些難辦,這事兒已經是刑事案件,即便是我想撤訴可是國家自然會公訴的,刑事案件跟民事案件不一樣。

這點還請王局長諒解著點,如果說是解釋一下到行,量刑方面也會輕一些。不過要道謙這點我是絕不會同意的。」葉凡在掙扎,作著最後的努力。

心裡罵道:「最後為林泉人爭取一次,不行就拉倒。東邊不亮西邊亮,我就不信除了你辦不成事。」

「不道謙這事就不用說了,小夥子,別以為當上了鎮長老子天下第一了,比你職位大的人有的是。錯過這村就沒那店了,蕭部長,我敬你一杯,哼!」

王天亮也更是氣勢,哼了一句跟蕭部長喝起酒來不再理葉凡了。

「那好,我想再問一下王局長。你準備怎麼處理?」葉凡問道,口氣開始顯出微微的不善了。

「處理,跟你嗎?沒什麼好談的。說句直白的話,你還不夠那份量。叫你們魚陽的李洪陽和張曹中來還差不多。」王亞哲陰陽怪氣。

「好!那集想問一下王天亮局長,我們約好的那2四萬什麼時候拔下來。你不今

葉凡僅說了半句,意思你不會賴賬吧!看來想和平解決王小波的事是不可能的了,葉凡決定不再求這狗屁的王家兄弟了。

人都有臉皮,做錯了事還如此囂張咱就跟他好好玩玩,與人斗其

「哈哈哈,放心小子,你那勁萬我昨天早就刮到魚陽了,能不能拿得出來就看你本事了。我王天亮說話天地可鑒,還不至於陰你那二百萬的小屁孩子一個,沒見過錢。」

王天亮得意猖笑不已,肥大的肚皮都一抖一抖的,繆勇都有些擔心此獠那肚皮上的肥肉會不會叭咕掉落了一塊下來。

「好!我自會回去領的,這個不勞王局長費心了。山不轉水轉,水不轉路轉,我相信墨香還是黨的天下。只手是遮不住天地日月的。」葉凡臉色表現的非常的淡然,舉起酒杯對蕭秉國副部長敬道:「蕭部長。晚輩最後敬你一杯,今晚上的事麻煩你了,晚輩能力不夠,沒把事辦成,害你白跑了一趟。」

說完一飲而盡,又跟繆勇碰了一杯。

看也沒再看王家兄弟一眼,袖子一拂拉開門就要離開。

網拉開門就聽見「咦,的一聲問道:「怎麼是你?」

原來門外正站著幾個人,估計是路過也是來吃飯的。其中一個就是一身淡黃色厚裙擺的謝尤蓮。

「噢!是謝書記,您好!」葉凡一眼就掃見了站在謝尤蓮身旁的市委第二專職副書記謝國忠,搶先打了個招呼。

聽他這麼一喊,包廂內的蕭秉國和王天亮兄弟心裡暗自納悶想道:「謝書記,哪個謝書記,不會是市委副書記謝國忠吧?應該沒這麼巧。不過也說不準二聽說前次為了葉凡的事謝國忠專門打電話把魚陽的那一群子常委們罵了個狗血噴頭。..「呵呵呵,,是你啊!」謝國忠打了個小哈哈,這聲小哈哈可是驚得蕭秉國和王家兄弟是再也坐不住了,一聽這聲音就知道那不是謝國忠還是誰說。

慌得趕緊也緊跑到了門邊,一個個都是微躬身打著招呼,諂著笑臉。說道:「謝書記好。」

「葉大書記,你的面色不好看啊!難道是什麼人惹著你啦」謝尤蓮比較單純,藏不住話。直接就問了出來。

因為一轉身後葉凡那裝給王家兄弟看的淡定的樣子立即變臉了,那臉色的確不好看,一臉的菜色。

還外帶怒氣沖沖的樣子,謝尤蓮說完後眼睛不經意的掃過了屋裡頭出來的人,估計葉凡是在裡面受了氣。

謝國忠當然更老道,斜眼用餘光輕輕一瞥就明白了。聯想到了前次葉凡跟王天亮家裡人的糾紛,估計是受了王家兄弟的氣了。

王家兄弟被謝國忠副書記那麼微微一瞥,心底里那個有點嘎嘣著了。就怕謝國忠突然記起了侄兒王小波的那檔子犯騷子事,那小波絕對只好去大牢呆幾年了。

想跟謝國忠對抗,王天亮還沒有那般子自信。畢竟人家在墨香市可是高居第四號寶坐的大佬,謝家的家底子那是硬綁綁的,也不是王家這種外地草根所能比擬的。

「呵呵呵」昨晚上沒睡好,所以有點軟。我先走了謝書記,還有點急事要處理,你們慢慢坐。」葉凡擠了點笑出來點了點頭,看都沒看王家兄弟一眼轉身走了。

看著葉凡遠去的背影謝國忠微笑不語,心道:「脾性還沒磨平,還沒學會練達,眼神里藏不住心事。不過也不錯了,至少沒有當我的面直接告王家兄弟的帳,是顆好苗子。」

謝尤蓮忍不住嗔聲道:「哼!吃了槍葯子一樣,我可沒給你氣受,什麼嘛?爸,我們走,不理他,傲什麼傲。不就一個屁大點的鄉鎮副書記。有啥了不起的

「謝姑娘,他現在可是鎮長了。」繆勇在一旁幫腔道,想觸起謝尤蓮心裡的憤怒,有點邪火的鬼心思。

心裡暗道:「看來葉凡跟這謝家人也沒多少交情,也許前次謝書記肯出面全是看在謝媚兒面子上的。老子有些多心了。今天也彼有收穫的。」「鎮長,升得到快,尤蓮,咱們走,這肚皮再不墊點東西就得造反了。呵呵」謝國忠哼了一聲點了點頭,幾個人撻嚙著走了。

走出墨香大酒店後葉凡是越想越氣,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