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百二十四章不見鎮長我死不暝目

第三百二十四章不見鎮長我死不暝目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么姑費玉你可能知道。..她紋次也沾了邊。講常委圈個呵呵」只費武雲開懷不已,猖狂之態盡顯。

「啊!真變天了,恭喜費姑娘了。」黃海平心裡差點狂喜,這費默的妹妹費玉年齡不過才刃幾歲。

能進市委常委圈子那就不得了啦,經後魚陽費家那不是更是尖挺。

只要費家不倒咱黃海平搶這鎮長寶座估計就是板上釘釘的事了,一向沉穩的黃海平都有些坐不住了。

忍不住又問道:「不知費姑娘在常委里是什麼職務?」

「市委秘。

「市委一變天,估計咱們魚陽也快變天了吧?」黃海平腦子活,立即就從市裡的大變動想到了魚陽的變動。

縣委書記李洪陽是原市委書記楊國棟的鐵竿,這下子楊國棟一倒台估計李洪陽的屁股也將坐不穩了。

要知道市裡因為魚陽縣的凹增長為零的緣故早就想動魚陽的班子了,也許乘著這次東風,張曹中這個縣長會上個了。因為張曹中就是周乾陽的鐵竿。

「四!你肯定想錯了。」費武雲燈像也看出了黃海平的一點心思,直搖頭。

「二少,您就點透些,這樣子不說誘海平那心裡可就堵得慌了。」黃海平心裡像貓抓一般,忍不住催道。

「好!說叨一下,反正晚上就要宣布了,提前讓你曉得也有個心理準備著。李洪陽肯定走了,到市裡農機局任局長,哈哈哈。管幾台農村的破手扶拖機還行。」

費武雲得意啊,因為李洪陽跟他父親費默一直不對付,而且前段時間一直有小動作,差點就把費默從組織部長的個置上給調到宣傳部作部長了。

幸好費家家底子殷實,最後在市裡活動著最終於頂住了壓力。所以費家是很恨李洪陽的。

「啊!一個堂堂的縣委書記到市農機局當局長,那是真正的貶謫了。..活該他倒霉,他這一倒葉凡這小子估計也真是嘎嘣不了幾天了,難怪二少您這麼有把握點出了姓葉的軟肋。」

黃海平說道,心裡更是熱火快朝天了。

問道:「張縣長快上了吧?」

「你又猜錯了,唉!張縣長到縣人大當主任,鍾明義這個黨群書記到人大任副主任。怎麼樣,夠亂的吧!」

費武雲又恢復了平靜,淡淡笑笑就等著看黃海平掉眼珠子了。

果然!

黃海平還真掉了眼球,凸得老高的,差點真的就快從眼眶裡彈出來了。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子的?一鍋粥了。」不過他瞬間回過神來恭喜道:「那咱們的費老闆肯定高升了。」

「嗯!升了一小級,頂替了以前鍾明義的位置,掌管一縣之人事。」費武雲笑道。

「恭喜!真是雙喜臨門。費老闆坐上了縣黨群書記的位置咱們以後更是如魚得水了。手!以後魚陽將是費家的天下了,呵呵!」黃海平直拍馬屁。

「不過縣長難道是肖家的那隻病怏虎上去啦?好像不可能,楊國棟不是倒台了,肖竣臣好像也是緊貼李洪陽和李國棟的?」黃海平感覺心裡亂亂的一點也猜不透市裡的意思了。

「他,原地不動。縣委書記叫賈寶全,原本是市經貿委的副主任。

這次市委的周書記親點了他的將,就是為了到魚陽來震興咱們縣的經濟的,準備打個翻身仗。

豐委周書記壓力也非常大,全市經濟都被魚陽拖了後腿。以前周書記就想調換魚陽的班子了。不過那個時候楊國棟在也是出手無力。

現在一上任就大動作了,縣長叫衛初睛,聽說還是個白領麗人,風騷得瑕

聽說是從省里下到市裡再轉折空隆下來的,搞經濟也有一手。..

另外縣委辦的江亞澤因為是李洪陽的人,所以也被調走了,換成了原來分管交通的張新輝副縣長。

我老頭子原先那組織部長的位置卻是被一個叫苗峰的人佔去了,也是從市裡下來的。

這次魚陽真是大換血了個常委換了四個。而且全是要害位置的,看來魚陽是要變天了。

葉凡失去了李洪陽的支持他這鎮長寶坐還能穩嗎?媽的!老子剛才給他一個機會他居然不鳥咱,咱只好不客氣了,就讓他為這次修路的事付出帽子的代價吧!哼!」

費武雲那帥氣的臉上突然露出了貓戲老鼠般的猙獰來,令得黃海平心裡沒來由的一震。

暗道:「看來二少爺也不是個好相與的人,這種人面上如玉,人稱玉成郎君,看上去風度翩翩的。

其實滿肚子的男盜女娼,陰人那是絕對不會留情的。什麼玩意兒,要不是看在他老爹面上有屁的人理他。」

「倪標:芯我了是不是。」葉淫蕩的笑道六「啐!」方倪妹哼了一聲,不過還是難逃魔掌,整個人已經被某豬哥鎮長給拽進了懷裡,手一探就進了那粉色的裙擺兒,直奔神秘的芳草谷去練拔草了。

「死人,別這樣,這可是辦公室。」方倪妹大駭,掙扎著想站起來,不過一個弱女子怎麼能逃出國術七段高手的狼爪子,再說幽門被葉凡一抓一捏整個人有軟化的趨勢,喘氣如蘭。

某人越來越大膽,其實有點撒氣的份頭。手指頭已經揭開薄妙的內褲,觸摸到了那裡那旺旺的亂草葉子。網湊近桃源感覺那地兒已經有沙粒大的露珠兒在滋潤著了。

這廝情趣大興,在洞口一磨蹭,不得了,頓時一股溫潮如毛毛細般撒噴而出。

方倪妹已經羞得無地自容,乾脆用手掌捂住了自己那嫩血似的臉蛋兒,不敢見人了。

「嘿嘿嘿嘿」倪妹,你很敏感。就這麼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