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百三十七章男人的最愛

第三百三十七章男人的最愛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輕輕的放在了個巨大的瓷盤,網打開荷葉,股蘊惱洲小君香氣沖鼻而來,隱隱的有一投子非常稀淡的草藥香味含於其間,令人垂涎欲滴。..

「怎麼樣葉小子,味很純正吧!」陰老頭得意的叭著嘴直樂看來子這老小子很挺好顯擺的。「來,嘗嘗,保准你傻眼。」

「嗯!謝謝,我試試。」葉凡謙恭的一笑。用筷子夾起了一塊魚肉放入了嘴中,仿似一股淡淡的莫名清泉融入了嘴裡一般,輕輕的嚼了幾下,既酥又滑,卻不膩口」

在吃了幾筷子後葉凡在大嘆好吃的同時突然失聲叫道:「前輩,這魚,,怎麼回事?」

「怎麼?現秘密啦?」陰老頭微嘴一笑。

「嗯!奇怪了,這魚刺好像不見了。剛才前輩殺魚時並沒剔除魚刺。難不成這魚刺還能長翅膀飛了。」葉凡訝然不已,盯著陰老頭。

「哈哈哈,這就是「叫花魚。的厲害之處,剛才你不是見我配了多種的葯村在裡面,而且剛才用手掌拂搓了一陣子。

其實這魚還可以炖成「叫花湯。那魚刺在藥粉浸潤下先已經變軟了。再加上咱們國術武者的內勁配合藥材消融,所以那魚刺當然就沒了。

其實魚刺當然還是在的。只是全變軟成了魚筋了,可以一起吞下肚皮。」陰老頭淡淡的解釋了一下。

「開眼界了,這煮魚還可以施內勁去悶,真是天下奇談。」葉凡忍不住嘆道小小的拍了陰老頭一下。令得老頭子非常的受用。

「前」前輩,能否把這「叫花魚。的做法教給晚輩,這魚的確好吃。」葉凡曬了砸嘴不好意思問道。

「就你……不行陰老頭直搖頭。

「為什麼?」葉凡問了一下又有些失望的搖了搖頭道:「也許這「叫花魚。是前輩的秘術,晚輩的確有些地過份了。」

「呵呵」那倒不是,這「叫花魚。是我無意中得到的一個古方子配製的。天下只此一家。別無分號。說是獨門食術也不為過。

不過老夫我覺得跟你還是挺投緣的。不是不肯傳你。主要是傳了你也作不出來的,你可能認為老夫我是在吹噓。

你想想,悶烤這魚我剛才不是說了要施內勁配合藥材才能消融掉魚肉里的魚刺嗎?這魚就絕在這裡,如果魚刺不能消融那味道就變了。那種冒牌的「叫花魚。會損了老夫名頭的。」陰老頭一臉正色的說道。..

「那要幾段境界才能做這,叫花魚。?」葉凡問道。

「至少得達到七段才行,因為七段的武者那內勁之息已經可以通過孔穴隱隱的有溢出來一些了。當然不多,就好像是不小心漏出來似的。沒有內勁溢出怎麼消融魚刺?所以小夥子,你還得努力了,哈哈哈」一講起國術境界陰老頭還是彼為自信的,眼神掃了葉凡一眼。此亥居高臨下了。

「呵呵呵」葉凡陪著笑臉,心裡一震。暗罵道:「老子不正是一準七段的大師嗎?不過剛才欺騙了陰老頭子,這下子如果告知實情的話估計這老頭會惱羞成怒,等下如果不告訴我龜嶺村有可能致富的秘密不就可惜了

「前輩,雖說小子現在功力層次還較低,不過相信小子在幾十年後一定能達到七段那種高度的。

前輩能否先把「叫花魚。的做法傳給我,以後小子境界到時也能享受這種獨特的美味。

但請前輩放心,小子絕不會把這食術隨便亂傳的。」葉凡話說得很誠懇,決定不透露自己的底子,免得引起陰老頭不快。

「呵呵呵,到時再說吧。」陰老乾笑了幾聲就是不肯傳。

「哼!到時,像你這種高手經常是來無影去無蹤的,過得幾十年去哪裡找。而且能否活那般長時間誰也說不定。要是明年就嗝屁了的話我不是白白等了。」

葉凡在心底里暗自腹誹著陰老頭子,心底里還是不舍這「叫花魚,的做法,用個什麼法子把這種獨特的做法換過來才行。

突然一動,笑道:「前輩。其實晚輩也有拿手的菜沒出手,那味道也是獨具一格,跟你這「叫花魚。有異曲同工之妙。

不然晚翠使出來讓你品品。」

「你也會?時什麼名頭,說來聽聽。」陰無刀口氣很淡,顯然有些瞧不起葉凡的說法,也許還認為他是在吹牛。

「其它材料都帶了,就差沒山貨,比如野兔、狼鼠、山雞之類也行。」葉凡搖了搖頭,這黑不溜秋的夜晚去啥地方打那東東。

「看來你小子還真會些什麼道道,耍山貨容易,舊分鐘之內給你弄一頭,老夫倒真想見識一下你小子的手藝。牛皮可不是吹的。哼!你等著。」

陰無刀來了興趣,這老小子對吃很有研究。身子一晃,行氣輕身提縱術如鬼影一般已經不見了身影。

「快,這度比我的快了不少。」葉凡暗自搖頭,知道陰老頭層次比自己高了不少,心底里就剩下羨慕的份頭了。..

「不知這老頭是否達到了內勁外放的層次,那可是段高手才有的能力。」葉凡心裡想著。

舊分鐘後,陰老頭哈哈笑著把手中野物往葉凡身前一拋,一隻還在掙扎著的黃鼠狼已經掉在了葉凡跟前。估計有十來斤。

「走,回村子。」葉凡笑道。二話也沒說,提起黃鼠狼直往龜嶺村而去。

到村裡已經是晚上口點多了。

方倪妹正提著一把手電筒在大隊部轉著圈子,估計是有些擔心葉凡。

「葉哥,你回幕了。」網叫出聲來現後面還跟著一個樓夫樣子老頭,方倪妹臉兒不由得紅了,後面不敢再叫了。

「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