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百四十章給俏寡婦看病記

第三百四十章給俏寡婦看病記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在眾甲,狗年要特別感友心腎引舊凹陽,爺們心打賞以及月票,謝謝,狗子碼字的勁頭更足了。..

明天的常委會估計費家和玉家都會難,安排自己的人頂替葉幾的位置。

不過林泉是級大鎮,這個鎮長位置太重要了,絕不能讓它再落到費家玉家手上了。

聽說魚陽有四分之一的鄉鎮的一二把手是費家的人,如果林泉再讓費家礙手那情況就有可能失控。自己這個書記以後講句話估計還沒費默講句話有人聽。

這種糟糕的局面是賈書記不願意看到的,他到是有意讓葉凡再留任一段時間,等有了合適的人選時再把他給拿下。

不過時不我待,由不得自己了,形勢逼人。葉凡也太不爭氣,一個退街之事惹得網來的衛縣長大動肝火。

一個支書之死更是惹到了市裡的玉懷仁副書記。不處理都不行了。再包容下去自己這個縣委書記有縱容的嫌疑了。

賈寶全作為一個久經官場的老狐狸。當然不會讓自己處於如此被動的局面。不會讓自己的什麼把柄被費家、玉家抓住。

反正葉凡此人聽說是原縣委書記李洪陽一手提拔起來的,跟自己也沒什麼關係,更談不上交情,沒必要為了他去得罪了費家、玉家這種硬茬家族。至於說到本事,賈書記還是有點欣賞葉凡的,只是這人的本事跟勢力、忠心、關係、後台相比還排在其次了。

縣裡人才多的是,魚陽是人口大縣,吃皇糧的人馬有著一萬多。想挑人才還怕沒有,這也是為了大局的需要,其實說白了也是賈寶全這個縣委書記在目前情況下的無奈之舉。

深夜,葉凡跟陰無刀都有些醉了。

「陰前輩,晚上就住這大隊部算了。」葉凡隨口說道。

「不了,我自有去處。在那邊山頭有個果棚。我這人自由慣了。估計還得在這龜嶺村呆上一段時間。你有空到果棚來找我,這地兒不錯。就懶散的住幾天了,哈哈哈,老弟。今晚很痛快。我去了」陰無刀果然是隱世高人。嚎笑著,拿了葉凡給的狼鼠湯配藥單走了。當然。他的那個「叫花魚。的配料也給了葉凡,兩人倒是來了個,對等交換。

「等下,陰前輩,你還沒告訴我村民致富的路子呢?」葉凡沖陰無刀遠去的背影喊道。

「沒事,過幾天告訴你,反正你小子也不會跑到啥地方去。..哈哈哈」陰無刀爽笑著遠去了。

「唉!這老小子,還搞神秘。難道這龜嶺村還真有秘密?」葉凡喃喃著,跟方倪妹一起去老支書風九公靈堂前坐夜去了。

林泉鎮中心衛生院的醫生護士到都先走了,就剩下趙鐵海。他就是一夜貓子,白天睡覺晚上出動。美其名日守夜,實際上是跟人搓麻將打牌久戰不休。

在這死人靈堂前跟廟坑來的一些村長、書記們搓二塊錢的小麻將搓得是心安理得,也沒人講閑話。

林泉的村長、支書們聽說葉鎮長在龜嶺村坐夜,所以一窩蜂的來了十來個。全是夜貓子。晚上老支書的靈堂前倒是熱鬧得很。

天寒地凍的,四方桌底下用個個大鐵鍋裝上木碳,搞得熱烘烘的。在桌子上搓麻將,打五十,拔金花,有時還搞點小牌九,十幾桌人嘰哩哇啦的也很熱鬧。

當然,這些村長支書們來當然是看在葉凡面子上的,如果沒有葉凡這個鎮長在估計這靈堂里就僅剩下龜嶺村一夥窮村民了。

凌晨三點鐘,葉凡跟方倪妹才回到大隊部休息,其實這大隊部現在就他倆人,其它的村長支書全在靈堂前贏著小錢,樂此不疲。

而葉凡當然更是高興,你們不回來老子不正方便。昨天晚上在大三輪上跟方倪妹來了個荒唐的車上大破處,今晚上得重溫一下那種旖旎艷辣時剪。

而且方倪妹羞羞澀澀的樣子更能提起葉凡的某些騷動。

不過今天晚上活該葉凡倒霉,網回到大隊部葉凡可就憋不住了。用鷹眼掃了一轉下來,現周遭都沒有。心道這鷹眼術用來偵察敵情,干這事兒還是挺合適的,頓時嘿嘿淫笑著一把就摟住了方倪妹。

「不要!」方倪妹微微掙扎著想脫身而去,不過羊羔怎麼能脫得開狼的霸氣爪子。

葉凡早就猴急了,摟著可人兒就到了床上,一把就壓在了床上。兩人先來了個能憋死人,挑點吉利斯世界紀錄的級長吻。

兩隻舌頭在糾纏在了一起,打著凶仗,纏綿迴環,互想摸索著對方的身子,緊緊的貼在了一起。

什麼摸、捏、拂、弄、敲、挑那般玩意兒全試過了,場景當然是香艷無比了。

方倪妹肌膚都有些泛出了絲絲紅染,臉蛋妖艷不可方無,似乎都能擠出水來了,某廝一瞧一愣一震。..暗自吞了吞口水,見水到渠成,前期工程做得夠紮實了,應該進行下一步更深入的工作了。

狼爪子探出,一把就伸向了裙擺子底下,正想玩個直搗玉門關時方倪妹突然開口喊道:「不行,那個來了。」

「那個」什麼那個」什麼來著。」這廝突然間有些愣神了,愕然了幾秒鐘後才明白了過來。

心裡毛燥燥罵道:「媽的!老子怎麼這般的「瘦」她「大姨媽。怎麼就選在此關鍵時刻來啦。這叫人怎麼活?老子興趣正旺呢?」

嘴裡失口喃喃道:「那檢查一下。」

這廝以為方倪妹怕痛說謊話欺負領導,居然提出了這麼個非份子的想法,當然,獵奇心理在作遂。

「哼!討厭!」方倪妹羞得扯起被子乾脆捂住了臉兒,不敢看某豬。

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