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百四十一章村婦的考驗比組織部還厲害

第三百四十一章村婦的考驗比組織部還厲害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感術快更新宗,大俠的打賞,賀他桃花滿天」蜘聯珀,順便求一下訂閱,希望各位兄弟能支持狗子,讓狗子繼續衝刺,碼字狂潮。..

「你不要怕,我是白天來慰問你們的葉鎮長,見你腰部有傷,小時候我跟一草藥郎中學過一點醫術,想來看看。如果能治當然更好,不能治我也無能為力了。如果你願意試試就點點頭。不要大叫,影響不好。」葉凡擠出了一點笑意小聲說道。

「嗯!」俏寡婦看了葉凡許久才點了點頭。不過身體一下子就縮進被子里,把自己給緊緊的裹了起來。還是有些擔心遇上了色狼鎮長夜襲俏寡婦怎麼辦?

葉凡開了電燈。燈下那俏寡婦更顯得迷人。因為剛剛被驚醒,所以一雙杏眼中隱隱閃著玻璃一般的晶瑩光澤,似乎在閃著色彩。

高聳的胸脯也因為擔心、恐懼。惶惶然,所以劇烈的起伏著,真稱的上是波瀾壯闊,色徹人心。不過幸好有被子蓋住了一些,只是就那通過被子凸顯的輪廓也已經使得葉凡同志暗自狂吞了幾大的口水了。

心道:「果然是一尤物,惑死咱不償命的天生尤物,村姑少*婦也許比那些個重粉盡施,臉蛋上像塗了一層厚厚塗料的城市覦婦們更為燥人。」

「你伸只手過來,最好是右手。」葉凡笑道,臉上盡量顯得真誠而友善,這個時候要最大限度的減少俏寡婦的恐懼心理才行,不然,這精神處於高度緊張之中這治病又從何談起。俏寡婦伸出左手腕,葉凡輕搭上去。她那手兒禁不住抖瑟了一下,給一個陌生男子摸著還是有些不舒服。畢竟是晚上。如果是在正規的醫院也算不得啥。

葉凡閉目行氣,一絲絲內勁之息從俏寡婦的手上經絡處慢慢的溢了進去。只能說是溢,因為他還沒到那種內勁可以噴出竅孔的絕頂高手境界。

不久遁著經絡到了腰部,感覺在此處內息還是暢通無阻的。..

「有些奇巧,俏寡婦既然是腰部痛。這裡好像沒有什麼怪異狀,毛病到底在哪裡?」葉凡覺得有些難辦。這病因找不到自己的金針也是無從下手的。就像是一個長滿了刺的刺蝟,無口下口。

「你站起來蹲一下試試,就站床上試著活動一下身體,感覺到哪裡會痛你指給我看。」葉凡說道。

見葉凡這個鎮長深夜潛入自己房間好像還算老實,也沒什麼不規矩的亂動什麼的,俏寡婦稍微放鬆了一些。

有些羞澀的站在了床上,不過被子還裹著不想拿開,還是放不開,畢竟孤男寡女的太危險了。

「被子不拿開怎麼試,如果你真的不想治好病我也不矯情了,我走了。」葉凡可是有些生氣了,臉一沉站起來就要走人。

這幫人治病用熱臉去貼她那冷屁股也太沒意思了,你俏幕婦因為勞動力不足生活困難管我什麼事。

「別走!我拿掉。」俏寡婦倒真有些怕葉凡走了,說不準葉鎮長還真能治好自己的病。

人家卓堂的一個鎮長,真要找女人那村裡的大姑娘還不得把他的門給擠破。自己一個寡婦有什麼吸引人的,還怕這怕哪的,真把自己當香餑餑了。

所以俏寡婦也是豁出去了,迅的掀開了被子,露出了裡面穿著的薄花布縫製的內衣內褲。

不過因為俏寡婦掀開得急,一時忘了上衣還有兩顆扣子沒扣好,也許是剛才裹被子時給擠出來了。

那大半隻豐諛、白嫩都露在了外邊,微帶點顫慄,慌得她正想伸手扣衣服時葉凡卻是哼聲道:「蹲下試試,反覆做幾次,忍著點。」

俏寡婦只好照著葉凡的口令蹲了下來,這一下子全走*光了。..時凡居高臨下的整個胸脯全看光了,兩隻顫巍巍山峰擠在了一起,那乳溝顯的特別的深沉、震憾人心。

「好!站起來!有什麼感覺。」葉凡乾澀的吞了口唾沫說道,眼睛可是不敢再看人家那裡了。

「好像胸口痛,就在」就在這裡痛得厲害。」俏寡婦突然臉蛋兒紅得像顆水密桃,因為那痛就痛根部旁,怎麼好意思出口。

「到底在哪裡?」葉丹語氣重了許多,有些不耐煩了,也有些後悔來看病。

早知這麼麻煩就不來了,而且俏寡婦那股子體息直往鼻子里衝去,雖說其人身上並沒灑香水那東東。但農村少*婦那投子純天然體息更是使人狂燥。

再加上剛才在村委會被方倪妹引誘了一下,那火又沒處泄,這下子積貯在身體內又隱隱的有暴的趨勢,褲襠下頓時有了反應。

「這裡!」俏寡婦被逼得沒辦法。都這樣子了如果氣走了葉鎮長可就有些虧了。仇兒。只叉被他白看了。的確大虧尬異常的伸出年熱瀾日只一側小聲的說道,羞得狠不得挖個地洞子鑽下去。

「嗯!」葉凡裝摸作樣的哼了一下。目光不由得掃向了俏寡婦的胸前山峰。這一偷瞅不打緊,要拿的是跨下真的著火了,一股暴瘧的陽烈火氣從丹田直衝了上來,下面頓時就支了起來。

慌得葉凡趕緊一屁股坐在了床旁的一條木凳子上,腿子夾得緊緊的免得走*光了,真要讓俏寡婦看見那玩意兒可就逑大了,有損自己這個,大鎮長形象。

其實俏寡婦因為是站在床上。居高臨下的早就瞅見了,這時小腹處也有了反映,想到以前跟死鬼丈夫的纏綿。也穩隱的感覺到了一道燥熱傳了上來。

自從丈夫死了後已經許久沒人動過的身子,這下子好像突然間被人點著了似的。就連腿根子都感覺有些軟,站都有些站不住了。

「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