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百四十二章男兒本色就是如此這般的

第三百四十二章男兒本色就是如此這般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你一,一俏寡婦呆了,愕了幾秒那臉頓時就紅得熟透乃,么著淚珠的好看杏眼直掃了一下葉凡,臉羞得低了下去。..

心道:「不會是葉鎮長見我長得俏麗突然間想作什麼,怎麼辦?」俏集婦想歪了,一時之間心裡很是複雜。七上八下的亂七八糟的沒個準頭。

「看到沒有,我剛才只是微微動了一下你就受不了啦。如果要治你的病就得裸了上身,上衣得全脫了。估計你病變的地方部位。

我要在那個部位扎針,而且扎針前還要動手給你揉搓那個地方,以起到活絡通氣作用,不然你這病治不了。

所以這事兒我不好下手,你自己考慮一下冶不治,如果治的話就的照我說的辦,不治的話我得走了,就當我沒來過。」

葉凡也是豁出去了,剛才試探了一下俏寡婦,見她反應還是較強

的。

「真要那樣嗎?」俏寡婦臉蛋熟透了,遲疑著好不妖艷,本來沒施粉的臉上似乎都能擠出紅血來,胸脯也快的起伏著,看來思想鬥爭較激烈。

葉凡艱難的吞了一口唾沫,丹田中那股子邪火終於是爆了。下身堅硬如鐵了,俏寡婦估計也是感覺到了葉凡的一些異狀,不敢看他。

「我,,我走了。

」葉凡決定撤退,再呆下去病沒治倒是整出什麼風流韻事來就麻煩了,有辱自己這個大鎮長形象。有乘人之危嫌疑,葉凡不屑為之。

「我」治」。見葉凡要走。俏寡婦咬了咬牙,心道:「如果真能治好病就是葉鎮長有提出什麼非份之想也認了。

這樣子活都幹不了,死不死活不活的經後一輩子還怎麼過。自己一個農村寡婦,人家可是大鎮長,也許根本是自己多心了。..人家一個大鎮長怎麼瞧得上自己這爛導子。

不過俏寡婦內心還是微微有些得意,對於自己這身體本錢還有彼為自信的。因為以前每次到廟坑去趕集時好像都會引來男人們那豬哥樣猥瑣目光。

女人這個東西,有色狼樣看她時她會故意罵你是豬哥,其實說的是

如果真沒人理時她內心更是失落,又會怨豬哥們不解風情,唉!咱們這群豬哥也難啊!

「手如柔荑,膚如凝躲,領如增擠,齒如瓠犀,螓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葉凡在心底里吟出了這麼一句來。心痒痒的難止。知道自己那瘋狂飆升的境界又要惹事了,有些情難自禁。一見到姿色出眾的女子就有那種傾向。特別是在此等情況下。一個酥胸半裸,還有一鋪床,一切能誘使人犯罪的東東都具備了。

「媽的!都是「太歲,惹的貨。」葉凡暗罵著。看著眼前那尤物。剛才被方倪妹挑起的邪火全面爆了,騰騰騰從心底里澆滿了全身。

莫名的一伸手居然把俏寡婦給拽入了懷裡,一隻狼爪子沒忍住一下子就抓捏在了俏寡婦胸脯前,手指順勢往下一拉,俏寡婦那本來就已經散開的扣子這下子徹底的散開了。

手勢快的往下一探進入了深深的乳溝中,在兩隻**上抓捏了一下。那股子消魂滋味美得某人心底里狂顫不已。

「味道不同啊,方倪妹青澀,甚至說是不知所措。而俏寡婦那裡卻是彈力十足,估計是因為沒生過孩子所以那裡也是非常的硬實,抓手中麻酥酥的。

俏寡婦微眯上了眼眸,眨巴了一下睫毛。久曠的身子突然被一個充滿陽烈氣息,較帥氣的男子摟著一下子就有些軟癱了。

身子燥熱得很,春情蕩蕩,本來嚇得想叫,可一時又有些迷亂了。..連叫都忘了。

獃獃的,偷偷的放出一絲眼神掃著葉鎮長。更糟糕的就是某人下身那堅挺狀東東一下子就抵在了她的屁股上。

俏寡婦也感覺到了,蹭了一下感覺異常的舒服。又擠了擠了彷彿不願意離開它似的。其實俏寡婦也有些情迷了,香舌頭無意中居然伸了出來一伸一縮的。某豬一看真想一口就順勢咬將上去。

不過突然一震,他剋制住了。

順手一把將俏寡婦平放在了床上。手勢順時一捋就把俏寡婦的上衣給整個捋了下來。因為裡面沒有胸罩什麼的,所以俏寡婦一下子上半身全裸在了某豬哥面前。

俏寡婦乾脆閉上了雙眼,手一抬讓葉凡把整個上衣都錄了下來。這種樣子也許就是一種暗示,一種默許了。

葉凡乾澀的吞咽了一下。手不小心往下一滑在俏寡婦的神秘地帶停留了幾秒,感覺鼓鼓的特別的誘人。這廝在內心裡做作天人交戰,是就地正法了她還是要君

從俏寡婦的態度看來已經默許了。就是正法了她也應該沒件么後遺症。而且自己現在因「太歲果。的緣故是燥火全身都燒了起來。

這廝終於沒忍住,理智被**淹沒了。英雄難過美人關,天下男兒差不多如此。

手也是隨勢就鑽了進去,一下子就撫在了那叢茵茵草叢中,感覺微微的已經有些溫潤了,露珠點點。

「嗯!」

敏感地帶被某豬搓了一下俏寡婦再也受不了啦,嘴唇微張嗯了一聲。不過眼睛還是微眯著的,其實還有一點沒閉緊。

「豬!」

葉凡狠狠在內心甩了自己一把耳光,手也難捨地從芳草叢裡縮了回來。迅的把房間里的一個廢棄鐵鍋裝的碳盆移到了床前。

這下子立即就有些暖烘烘的了,葉凡的雙手在俏寡婦那胸脯上輕輕的揉搓捏著,其實他已經穩定了心神正在活絡通血。

俏寡婦可不是這般心思,還以為這是葉鎮長要正法她的前奏曲。反正連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