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百四十九章斧底抽心

第三百四十九章斧底抽心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有的大寬了,其實這兩邊除了人行出聯刁個後正街也不過舊米左右,也算說得過去。...9u.net不過我得感謝書友「:亂國際電工。提的意見,說明大大看書很認真,謝謝。還有書友「崛粥。大大說主角寫得沒用,其實主角也應該有個低谷期的,作人總存導事事一帆風順是不是?不過他的低谷期很快就會過去了。狗子謝謝大家的點評,歡迎繼續點評。

「力文,好好乾吧,我想他們也不會拿你怎麼樣。咱們還年輕,人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咱們不用等三十年,我看有三年應該足夠的了葉凡勸道,又掃了一眼段海。

范春香知道葉凡心裡煩,過來默默的敬完酒後就退出去了。

「段海,等下你去通知胡總一下。叫他明天早上召集全體紙廠的職工幹部在廠子里集中。

力文,你給方倪妹說一下,叫他通知全鎮工作人員早上8點準時在政府院子里集中葉凡目光一閃。那股子狠辣一閃而逝。

「葉局長,我作什麼,你露個底子,咱們早做準備。媽的!反正我也看透了,這個世道就是這樣子的。」段海著牢騷罵道。

「多!段海,幹什麼?一點小挫折就讓你趴下了,拿出男子漢的勇氣來,咱們是打不趴的。

腦袋掉了不就腕大的一個疤,力年後照樣子是一條好漢。他們能把你怎麼樣?

就是呆村子裡做一村官咱們也要好好的活著,你們等著,不久的。我葉凡就會卷土回來,喝,乾杯!」

葉凡醒熏熏的豪情大,一口灌進去了半斤燒刀子,整個臉盤像著了火似的。

「段海,別說了,葉局長有安排的。」鄭力方較冷靜的說道。

「嗯!我當初上任時有一個承諾,你們可能也記得的。既然鎮里把補貼店面退街的錢收了回來,天水壩子那筆勁萬的款子那張銀行卡就沒動了。我還是帶在身上。如果有人問你就說在我身上。叫他來我這裡拿。多」。

葉凡哼道,雙眼利芒閃現同,驚的段海和鄭力文心裡都有些膽寒,心道:「厲害,這眼神怎麼如刀子一般好像能殺人。」

「行!我明天早上就拿來交給你。」鄭力方點了點頭。

「力文,你明天把前幾天馬蓋天主任從海關搞來的那筆款子提出來。按我當初的承諾一部分給紙廠的工人,一部分給政府里的工作人員。讓大家回去過個好年吧,我估計有的萬應該夠了。」葉凡安排道。

因為當初葉凡在鎮長就職會上放出了話,要補紙廠職工二個月工資和一個小紅包。政府里的工作人員也一樣。..當時是說年義底前飛以前來領取。既然明天早上要移交了就趕在移交前先辦好承諾。決不能給黃海平留置太多的款子給他揮霍。

「葉局,那筆款子當時海關打進來時可說是專款專用,要花在打通廟坑的那條路上,而且一半的款子還要由馬蓋天其人負責,因為那錢是馬蓋天弄來的。

如果我們拿來了工資和福利,就成了挪用公款了,那樣子對你很不利的。

就怕有人會抓住這一點說事,昨天我查了一下,現當時你跟市財政局局長王天亮賭約的勁萬款子。縣裡拔了四萬到咱們財政局帳上,另外,四萬估計給縣裡吞了。

既然林泉大通脈藍圖不讓搞了。dudu那筆款子就應該歸屬在鎮財政一方面了。所以倒是可以靈活動用了。即便以後黃海平想使陰手都下不了

咱們可不是挪用,而且在沒移交給你還是明義上的林泉鎮鎮長,幹完最後一件事還是能行的。」

鄭力文在管錢一方面是經驗老道,點出了其中的關竅。

「好!好!力文這提議很好,就這麼辦了。」葉凡笑著三人的酒杯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出了叮鎖一聲脆響。

「不過力文,這樣一來你可是把黃海平這個新上任的鎮長得罪透了。以後那日子可不好過了。」葉凡有些不忍心這樣子做。

「得罪了又如何?我估計這個代所長也代到頭了。如果他們真不能原諒咱就跟你去宗教局,也算是進城了,呵呵呵」鄭力文很是佩服葉凡,所以一直以來都是態度堅決的決定跟著葉凡。

「沒錯!我也去,喝喝喝」段海也是放蕩的笑了幾聲。現在葉凡倒了,葉凡可是拉他一把的人。以前自己在縣委辦得罪了人,下到林泉鎮後又被塞到了天水壩子。

本來段海認為此生就這樣子閑逛著過了,後來得到了葉凡的賞識,所以段海有一股子為知已死的念頭了。

既然葉凡到了估計自己這個組長也是做到頭了,反正都要被塞進什麼破落股辦去,也無所謂了。死豬不怕開水燙,總不可能把自己給開除了。

口點多了,三人喝得大醉各自踉蹌著散去了。

葉凡網走出春香酒樓就接到了方倪妹的摳呼,打通電話後方倪妹很是溫柔的小聲說道:「葉哥,晚上到這兒來。小妹給你」洗洗、搓搓

「洗洗,好,洗洗就洗洗」葉凡淫蕩盪的笑著,感覺下身一股燥動,回頭掃描了一下,見街上無人順腳就竄進了小巷子中。

方倪妹住在她一個遠房親戚家裡。..不久葉凡就竄到了方倪妹住處。正想輕推後門時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一下子呆住了。

心道:「我這不是白去了,她昨晚上在龜嶺村時不是說女人的那個,東東來了,既然來了我還能幹什麼?唉!這火還是找春香去算啦。」

葉凡心想著又猶豫不決的,想起方倪妹那曼妙的**,再想到倆人在大三輪上的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