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百五十一章叫板縣長

第三百五十一章叫板縣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有啥辦法聽說是卜邊領導謁他老的六壞被貶到什公個孤州去做局長,聽說那個破局子全縣還不到舊個人,吃餐飯都得自己掏腰包,這個都什麼世道,媽的,縣裡領導全瞎眼了。..dudu」一個年青人憤憤不平罵道。

幾分鐘過後,農行工作人員抬著一個大錢箱到了政府大院,把錢移交給鄭力文等人後走了。

開始工資了,政府工作人員和紙廠工人分再塊同時進行,大家都按念到的順序領著工資跟紅包,一個個全樂呵呵的。

「黃鎮長,不好了。葉凡在走前想把財政所的資金全光,為自己爭得名聲。」劉馳快步跑進了黃海平的維公室彙報了情況,黃海平那臉已經拉得老長,快成驢臉了。

「繆。

「繆書記昨晚上有事先回墨香市了,說是家裡什麼人過逝了。現在聯繫不上,怎麼辦?。劉馳一臉的焦急樣子,當然是作給黃海平這個,新上任的鎮長看的。

「多!你先出去吧」。黃海平黑著臉把曲英荷招了過來,把情況給她說了一遍,其實曲英荷早就知道了。

不過她沒吭聲,心道「管我什麼事,你是鎮長,以後頭痛的是你。又不是我。這工資本來就該給大家嘛,就是拿個沏塊的小紅包也正常。」

黃海平見曲英荷不吭聲,知道這女人絕對不會出面了。以前跟葉凡頂牛時兩人好像關係還行,合同一氣,這下子估計那關係又有些鬆動了。此一時彼一時了。

其實曲英荷見黃海平坐上了鎮長寶座早就妒火中燒了,沒甩臉子給黃海平看已經是不錯了。還想找她出面,那個是絕不可能的了。

黃海平無奈之下只好把電話打到了衛初蜻縣長那皂。

「你馬上下去制止,太不像話了。..

」衛初蜻叱道,想了想又說道:「不過補工資可以,但紙廠那一塊可不能亂。現在紙廠已經是合資企業了,這責任應該由雙方一起承擔,怎麼能全由咱們政府來補工資呢,這事等搓商完後再定,你給葉凡同志說說,叫他服從上級領導的安排,不要再繼續犯錯下去。」

「這個」我去說恐怕有些不妥吧。」黃海平有些遲疑,他可不想出這個頭。

搶打出頭鳥這個道理大家都懂。這個時候去阻制那一千來號人還不把自己給生吞活錄了。

「哼!上級信任你,把林泉這麼大的一個鎮子交給你,沒點魄力趁早提出,咱們也好重新考慮。」衛初蜻也知道這事兒不好辦,不過她也不想去觸那個霉頭,引得林泉鎮政府所有工作人員對自己這個縣長不滿等等。

自己不好出面只好逼黃海平了。

「我就去!」黃海平陰沉著臉應承了下來,叫上了劉馳一會兒就下到了院里的空地上。

給葉凡說道:「葉局長,衛縣長有指示,希望你能從全縣大局出。聽從組織的安排。補工資的事鎮政府自然會作主的,這個我們在經後幾天會討論做出妥善安排的。紙廠的事還得跟合資的一方磋商後再定,所以這款子不能。」

「對不起黃副鎮長,我現在還是林泉鎮的鎮長,衛縣長交待舊前移交完,我會辦到的。

就是這筆款子來說也是我當初跟市財政局的王天亮局長打賭時賺來的。當時說好是用來修路,加強林泉大通脈建設。

不過現在縣裡把林泉大通脈計刮取消了,這筆款子我可是有權助理的葉凡平靜的說道。

「葉局長,我才是林泉鎮的鎮長,你無權再支配這筆款子的使用權。..請你自重,馬上停止則一切後果將由你全部負責黃海平在也忍不住了,聲音大了許多。聽他這麼一嚷嚷,周圍正領錢的工人幹部們全停了下來,冷冷的盯著他逼了過來,嚇得黃海平無來由的退後了一步。

「呵呵,,不補也行,你得問問這些工人兄弟們肯不肯,政府的廣大幹部職工們肯不肯,他們回家用什麼過年?」葉凡淡淡一笑,指著工人幹部們質問著黃海平。

「哼!我是執行衛縣長的指示,請你服從領導安排。」黃海平嘴裡說道,覺得自己有些丟臉,居然被工人嚇著了。

想到自己是堂堂的鎮長,而派出所的胡德亮副所長早帶了十幾個幹警出來,手中提著警棍,站在他身後,擺出了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勢。

「不能,你們這些當官的心裡爛了。咱們老百姓年都沒辦法過了。你們不但不同情,連咱們的一點可恰的工資都要搶去佔去喝酒找女人是不是?」這時湯正海在段海使了個眼神後帶頭鼓燥了起來。

川一咱們要吃飯。咱們要討年「憑什麼你要阻止,我們要啡土公長人群里開始有些燥動不安了。慢慢的向著黃海平強逼了過去。

「想幹什麼?他可是黃鎮長。誰再鬧事就抓起來。」這時胡德亮拿著一雙手鏑」丁當一聲在手中撞了撞。晃了晃,出刺耳的聲音來,當然是在以勢壓人。

「派出所就能隨便抓人啦?我們又沒犯法,我們只是要回自己的工資。這事拿到天下去都說得開,憑什麼要抓我們。大伙兒說是不是?咱們聽葉鎮長的。

這時一個老工人大喊道。

「好了!大家安靜的領錢吧!這事我葉凡負全責,黃鎮長你可以這樣子跟衛縣長回話。」葉凡雙手一按,大聲喊道,轉頭對胡德亮哼道:「你凶什麼,工人兄弟和政府同事不是階級敵人,他們跟你一樣,難道你們派出所的同志就不要領工資啦。哼!退下!」

聽葉凡那麼一哼,胡德亮那臉頓時成了豬肝。掃了掃黃海平,見他沒動靜。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