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百五十四章跟女人斗其樂無窮

第三百五十四章跟女人斗其樂無窮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不過有了成績也不能驕傲「也不能為所欲拿你亦燃,海關弄來的一百萬來說吧,那可是人家給林泉人民的,不是給你自己的。..

你有什麼權利獨自主張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如果每個政府官員都像你這樣子,受了點小委屈就耍小性子。

任意胡為的話那國家還怎麼治理下去。政令沒人服從,領導講的話沒人聽了,政府失去了起碼的威信。國將不國了。

對於你這種自以為是的行為我是非常的反感的,不怕你知道,我已經建議要對你進行記大過處份。不過賈書記認為到年底了,所以這事就先壓著了。

所以,你不要認為縣委縣政府是聽之任之的,回去好好寫份檢討,要深刻反省,作好批評和自我批評。」

衛初婚的話由軟到硬,到後面基本上變成責問和批評了。講完後又補了幾句道:「還有,以後見到領導要尊敬著點,作為一個官員,要有官員的修養,要有官員的形象,不能表現得像個痞子似的,「哼。好好想想吧!」

「衛縣長,我認為自己作得沒錯。就是為了維護政府的威信我才把那筆錢兌現給了紙廠工人和鎮政府工作人員。我怕我調走得太過快了。工人兄弟們會罵我的。

至於說到官員的修養我會深刻檢討的,以後見到女同志不再看到不該看的東西了。

不過剛才我是太閑著了,作為你的兵,你的手下,在辦公室站崗時也應該面朝前方,目視前方是不是。

站久了自然眼睛就累了,這一累就容易疲勞,這一疲勞所以眼皮子一直打著轉兒所以就垂了下來。

這一垂了下來當然就要低頭了,這一低頭所以最後那個啥的就看到了一些不該看的春景。

而且那裡的春景非常的美像勾人心魄的小山坡,坡里有一條小溝,更是惑人,可惜我不能撫摸那春景,只能是欣賞。..呵呵呵,欣賞就是了。我的話完了,回去寫檢討了,是深刻的檢討

葉凡一語雙關,說得真狠。把衛初蜻的胸脯那山峰頭說成了小山坡,上面還爬滿了春色。

坡里一溝聳然就是指乳溝了,後面還隱悔的浪蕩說是自己想撫摸那溝里山景,這可是令人瑕想無數的淫蕩之語。.9u.net

衛初婚絕不是傻瓜,而且屬於那種特別聰明的女人,這個當然一聽就懂了,知道葉凡在耍脾氣報復自己捋他帽子,不過葉凡說完後大踏步就走了。

「牛氓!混蛋」。身後衛初蜻的辦公室突然傳來了一聲輕脆的茶杯撞地碎裂聲以及低吼嬌罵聲。

葉凡絕對能想到此刻的衛初蜻肯定在摔杯子罵人,而且那臉蛋紅得賽血,兩隻杏眼中肯定是怒目圓瞪。

「哼!老子都已經到了宗教局,難道你還能找到比這局子還破落的地方嗎?小娘皮,人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一到任問都沒問過我一聲,也不聽我解釋就摘了我帽子,老子又不是你的妃子,還打入冷宮一說。

既然你一直不放過我咱們就好生鬥鬥,與人斗其樂無窮,與天斗也是其樂無窮。

跟這麼一個氣質高雅的女子鬥鬥更是妙處無限。

不知道衛初蜻嫁了沒有,說不準還是個姑娘。那咱就不客氣了,哈哈哈

葉凡在過道里淫蕩的笑著,惹的從他身旁走過的人紛紛側目,都在猜測這個小年青是不是突然間失戀了才引了失心瘋。

一個鄉幹部挺有同情心的,伸手遞了一隻雲煙給葉凡。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嘆道:小夥子,天下的姑娘多的是,東邊不亮西邊亮,大老爺們何患無妻,是不是?想開點就是了。回去整瓶二鍋頭,喝上一氣睡上一覺,包準你起來後就會好多了。」

「嗯!謝謝大叔,我就是那個,算了,我回去整二鍋頭了葉凡裝著受教樣子笑了笑,伸手往衛初婚的辦公室那個地方指了指搖了著

了。

葉凡網走那鄉幹部就走到了葉凡所指的地方,抬頭一看,失聲叫道:「我的媽!這是不衛縣長辦公室嗎?不對。難道這小夥子是跟衛縣長,不可能?」

再伸頭瞧了瞧,瞧見了衛縣長那個。戴著眼鏡的女秘書,這位大叔猛然醒悟了過來。

心裡笑道:「原來是跟縣長秘書搞對象。難怪。唉!這許這個姑娘作了縣長秘書後就把那小夥子蹬了,不是個東西,不就一個縣長秘書嗎?就看不起人家小夥子的,這種鼻孔朝天的女子不要也好

甭管這大叔在心底里著牢騷,葉凡看到了縣委書記賈寶全的辦公室。

這個時候他可是收斂了那股子浪蕩子的

正經嚴」台地推開了門講到賈書記的辦公嚷是小「心,立即施展開了相面術在細細地隱晦地觀察著賈寶全書記。

個了不高,估計還不到米七。高鼻粱,眼神溫和,面色看不出喜怒哀導來的一個不好說的人。

不象李洪陽和張曹中身上充滿著一股子一見就令人生畏的霸氣。這種人也許才是最厲害的人,不慍不火的,老謀深算。猶如躲藏在暗處的一隻陽光狐狸,面上溫和肚裡藏刀。

見自己的相面術只感覺到了一點點此人的深沉心機,葉凡更是恭敬小心了起來。

「賈書記,我是來向您述職的。」葉凡微躬了一下身子算是見了禮。

「呃!是葉凡同志吧,來,坐吧!」賈書記不熱情也不冷淡,抬頭掃了葉凡一眼叫他坐下,完全公事公辦的樣子。

「嗯!謝謝。」葉凡答著小心的坐在了椅子上。樣子還算正常,其實心底里還是有點點緊張,畢竟他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