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百七十章我是不是有點乘人之危

第三百七十章我是不是有點乘人之危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昨天下子加了五張月票「書友心曰的心曰羽投了,柵肯爾」龍軍投了,張月票心凶投了3張月票,狗子感謝一下。..謝謝。狗子承諾。只要單天月票增加舊張就加一更。希望還沒訂閱,處於觀望和看盜版的朋友能省下一包煙錢訂閱支持一下狗子。這個月因為家裡有事。老頭子腳要動手術,所以每天只能兩更,月票多的話狗子拼了命也的加一更,下個月朋友們能繼續支持狗子的話狗子恢復三更,讓狗子稍微休息一個月,書到現在已經五個月了。狗子一直在強迫著自己碼字。說句實話,本書成績還算馬馬虎虎,狗子的希望當然是訂閱越多越好,狗子也有碼字的漏*點是不是?衷心的感謝一直不離不棄,支持狗子的一個。半的加強整編營的兄弟姐妹們,謝謝!你們的訂閱是支持狗子拚命碼字的無上動力。狗子的理想是咱們的訂閱隊伍得擴大到一個整編團才對。

葉凡知曉這種葡萄酒的後勁可是很足的,趕緊迴轉過身一彈腿過來扶住了丁香妹,說準確點應該是摟著可人兒。

懷中妖嬈的可人兒那圓滑的胸脯整個壓在了某男胸脯上,兩人的心跳「咚咚。可聞。

葉凡隨手一緊,緊緊的摟住了某女。某女那臉龐觸在了某男的脖頸處。也不知是不是感覺到口渴,很是自然的出香舌舔了舔,水沒舔著到是把某男的脖頸子舔了幾下,痒痒的令人難耐。

葉凡一股火氣洶湧的狂擊而來。心道去它嗎的清心訣,去它娘的道德人品,君子之道。一把一下。反手一撈就把丁香妹抱了起來,慢慢的走向了樓上。

丁香妹半眯著眼,嘴唇砸巴著也沒作聲,好像已經徹底醉了,任由某男抱著上了樓。

用腳踢開了房門,現裡面那個大大的喜字還貼在床頭上。某男更感覺刺激,一把就把丁香妹放在了床上猛地就壓了上去。

手也沒閑著,一把就抓住了胸前圓球,感覺舒爽異常。

「唉!我能這樣子做對嗎?不能。有點乘人之危,這不是大丈夫行徑,我呸!什麼大丈夫,那個只是狗屎,要臉就要捨去

這廝在做著激烈的思想鬥爭,再次看了一眼床上那平躺著醉色迷人的女子,某男嘆了口氣。..

國術大師風範終於顯現,為丁香妹脫了鞋子,蓋好被子後再次嘆了口氣,吞了吞唾沫星子。目光堅定,轉身走了。

真到幫丁香妹關匕大門時某男才如夢初醒,心裡後悔不迭。

罵道:「老子充什麼君子,本就不是君子。現在的當官的幾個是君子。還不是人前君子人後騷子。吃虧了。虧大了。算了,門都關了再進去就得爬窗了,這大白天的施展輕身提縱術也有些駭人,給人看見不好,君子不離危牆之下,嗯!老子是國術大師。去市裡!要帽子去官帽子終於戰勝了美色誘惑,

葉凡心情複雜著,狠了狠心轉頭走了。不敢再回頭看那座透著粉紅的小樓,就怕這一回頭就再也難轉頭了。

小樓中傳來丁香妹的一聲久久嘆息:「唉,他膽子太小」也許他是個不吃腥的貓」不對!為什麼又摸我」難道我的魅力不夠」我,我差點就被他,」

身子一轉,這下子丁香妹是真的睡去了,頗有股子淡淡的怨恨某豬太膽這要是被葉凡聽見肯定得運起八成內勁打破二個醋缸子了。

到街上後四處找車子,差點氣堵著了,這魚陽一個城關人口達十來萬,連輛「的士。居然都沒找到。

才記起這只是窮縣城,人雖多但錢並不多。車子沒人租的,縣民們大部分處在溫飽線,吃皇糧的一個月拿那麼二三百塊錢工資,農民們一年不過幾百塊的純收入,拿什麼去買十來萬的車子?

如果真有「的士。估計也沒幾個人租得起,黑車倒是有一些,不過不熟悉的人也找不到。

「這沒車還真是不方便,看來得想辦法給局裡弄輛車自己開才對葉凡無奈地站在那破車站門口想著事兒。

吱嘎,,

一陣刺耳的急促剎車聲傳來。葉凡也的確醉了。中羊喝的加上在丁香妹家喝的全湊一塊兒,這時被風一吹全作了。..

頭蒙蒙的反應也是遲鈍了許多,感覺眼前一晃,一輛紅色跑車估計是因為車太快的緣故,在四岔路口遇上從側面突然冒出的二輛摩托車。

那輛厲害的跑車只好打了方向往車站入口處急拐了過來,葉凡網好站在路口處旁的一個水果攤位前。現紅跑車橫彎而來,來不及了。

有些惋惚中現水果攤上那個大媽正蹲在最前面的地方,正低著頭削一蘋果。現急剎車聲音時抬起頭來嚇得一聲大叫整個人一下子呆了。

在千鈞一之際,葉凡鼓足了勁氣。腿兒一彈,踮了過去勾起大媽就想側身閃開,可是跑車那度太快了。

感覺褲子一緊小腿一紮,整個人連大媽被那紅色跑車擦到了水果攤里,蘋果掛子坐了一身都是。

為了護住那個賣水果的大媽葉凡只好把全部慣性力勁都卸在了自己身上,最後當然是委屈自己

坐在了一地的水果上面,頭蓬亂如鳥窩,懷裡水果還扎了一身都是,回過神來才褲子差點成了兩片。彼為狼狽不堪的,而那大媽倒是安全著地了。

用手一摸,心裡暗罵一句:「媽的!倒霉。這桃花沒摘成倒救了一大媽,差點還去鬼門關轉悠了一圈回來

低頭掃了一下,現網買不久的新手機整個被跑車重重的一擦,現在成了一個癟肚皮爛羅漢。小腿處也破了點皮。幾條劃痕上還還溢著一點,血。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