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百七十三章扣屎盆子

第三百七十三章扣屎盆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更到,晚衛點懷有第3午謝謝各位叉弟的計恍,持。...9u.net

周小濤一臉嚴肅,轉頭對一個警察喊道:「得志,你下去陪同張副科長一起處理一下。要注意以保護婦女兒童的利益為重。

國務院三令五申要保護婦女兒童的權益,有些人不是公然忘法,藐視法律的尊嚴。

對於那種擾亂社會治安,公然調戲婦女的狂徒決不能姑息,一定要重懲,重懲知道不,不然怎麼體現我縣公安局的威懾力,要讓一方百姓有一個安寧的環境,」

當然,周小濤嘴裡的張勝科長並不是真正的副科級幹部,而只不過是一副股級幹部。

就拿周小濤來說,他是治安科的科長。其實他也不是一副科級幹部。只不過是享受副主任科員待遇罷了。

縣公史局裡的治安科實際上相當於鄉鎮里一個股辦一樣的檔次,跟趙鐵海這個派出所所長同級別的。

不過現在趙鐵海已經是黨委委員了,比周濤還有話語權的。所以周小源不過一正宗的正股級幹部罷了。只是名頭好聽,科長科長的。

不過周小濤因為有他老子周長河撐著,所以在局裡也是一大腕,絲毫不輸給那幾個副局長的。這是因為大家都怕他,惹不起他背後人,典型的狐假虎威事例。

「是科長,堅決執行命令,保一方平安,特別是婦女兒童的利益是我們公安警察的神聖職責。」陳得志心領神會。跟著周小濤混了不少日子了,也有些異外今天的周科長怎麼那般的正義了起來。

心裡咕嚕道,以前你自己不是專門禍害婦女的殺手,現在話講得如此的冠冕堂皇。領導啊,這就是領導藝術。

自己可以肆無忌朦的去調戲甚至糟塌人家良家婦女,輪到別人時就要嚴懲不待了,這就是現實。

典型的只許州官放火不讓百姓點燈嘛!

「姓名?」張副科長一臉威嚴的跟周小濤派來的陳愕志坐在辦公桌前。..

「葉凡。」葉凡淡然再答。

「年齡?」張勝問。

「舊。」葉凡答。

「性別?」張勝問。

「不是女的。」葉凡心裡有些許怒氣要了。dudu口氣也重了一些。

「給我老實點!」一旁坐著的那個協助人員陳得志輕吼道。

「為什麼擋人家玉姑娘的車。最後造成交通堵塞,差點還出了事故?」張勝一臉正經,根本就不想了解事實怎麼樣,先就打下了一耙子來。把屎盆子往葉凡頭上硬是扣了上去。

「你這說的什麼話,什麼叫擋人家車子還出事故?是這個姓玉的姑娘車太快急轉彎,差點撞了人家水果攤的那位大媽,我當時也在一旁。隨便拉了一把,再人都差點被車子撞死了。

你們看看,我這褲子都快成兩片了腳也刮傷了,手機也壞了。我是受害者,不是你嘴裡的犯人。」葉凡火了,心道:「媽的!這二個公安有些怪,明顯的有偏向玉家一方的苗頭。把老子當人犯審問了。怎麼不問一旁那玉小姐去。」

「胡說,就是他跳出來擋車子還弄得我急剎車,所以差點還撞了人,後來這人還耍牛氓,動手」動手」玉嬌龍在一旁說道,臉上掛著一幅受了污辱的楚楚可憐樣子。真是我見猶憐。

心道:「敢抓本姑娘胸脯,今天不賴死你我就不姓玉。」

其實玉嬌龍人雖說有些傲狂,但心地還是挺善良的。不過今天被葉凡無意中抓了胸脯,到現在還有些隱隱麻酥的。

那個地方自從懂事以來她可是從沒讓人抓過小心的保護著的。..今天大庭廣眾之下出了如此大丑,玉嬌龍那氣真是全憋心底里了。恨得咬牙切齒的,決心跟這小子死扛了。不把他整進局子決不罷休,就是整進了局子還不能解氣,這處*女峰被人抓了也補不回來了。

以著自己的性子就是斬斷他那隻狼爪子才對,不過這種惡毒想法只是在心頭一閃而過,並沒糾結著。

畢竟玉姑娘不是什麼惡魔女人,心本善良,所以盡呆在一旁氣鼓鼓的生著悶氣。

「哼!還要牛氓小子,老實交待清楚你怎麼耍牛氓的。具體過程在詳細交待清楚,翻天了,在魚陽城關光天化日之下耍牛氓,無法無天了。」

治安科的副科長陳得志「叭嚓。一拍桌子,十分威嚴的吼道,他想到了周小濤科長的交待,看來是要整這小子了。

其實陳得志猜也能猜出來,在魚陽這旮旯地盤上誰敢去調戲玉姐。那不是找死。要是給靠山虎玉世雄知道有人調戲他的妹子,那還不拔了此人人皮。

沒有誰敢如此不開眼的,而且那輛紅色跑車很是扎眼,是個人一看就知道這妞肯定是Rio8舊姍旬書曬譏片齊余」即便不認識玉小姐也會想到人家開著一百多萬的跑工…笛即貴的大家族。

心道:小子,怪不得爺了。誰叫你落在了周科長手裡。聽說周濤也一直想著那玉家的小姐,不過人家不怎麼鳥他罷了。

屬於那種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的份頭。

玉家的勢頭比周小濤那個紀委老子大多了,從縣裡到市裡,聽說連省里都有魚陽玉家的人。

這次周小濤估計是吃了酸醋了,所以也活該這姓葉的小子倒霉,撞槍眼上了。」

陳得志居然想到了吃乾醋上面,要是給周小濤知道了不知會作何感想。不過周小濤去年咋一見到玉小姐也是驚為天人,當時也有那般子去追一追的想法。

不過追了幾次人家玉小姐根本就沒睬他,當他是坨臭狗屎,所以他很是沮喪,想用強還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