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百七十五章人情如紙薄

第三百七十五章人情如紙薄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周局長,事情是這樣的,吃過晚飯後我正在車站門口一水果攤等車。..dudu突然一道刺耳的急剎車傳來。抬眼一看,現這位玉大小姐的紅色跑車橫撞了過來。當時水果攤那位大媽正低頭削蘋果,我一見那可是不得了,趕緊大跨步飛撲了上去,拉著大媽想退開,可惜來不及了。一下子就被車子撞得飛了出去。兩人都砸進了水果攤里,你看這褲子都成兩片了,還有手機小腿處也刮傷了,不過幸好這條命還留著」

葉凡把情況詳細的說了一遍。當然沒提抓胸脯的那逑事兒了。

「胡說!我承認先前那車子是輕擦了一下,你有什麼損失我賠錢就是了。可是你堂堂一個大局長,乘人之危,見我一個姑娘家惹著你了,居然耍牛氓了。」玉嬌龍不服氣的嘟嚷道。「玉姑娘,你當時根本就沒賠錢賠禮處理這事的意思,我跟你說過了,可你還是執意要開車走人。我是沒辦法才想抓住你,當然是想留下你來處理事情。

人家大媽的水果然攤子也被你撞得一塌糊塗了,賺點小錢容易嗎?老百姓的日子難過啊!你有沒摸著良心問過沒有,當時張狂得不得了。態度非常惡劣。

我要求周局長要嚴肅處理這事兒,光是這態度問題就很值得深思的。」葉凡一臉尹肅。

「哼!周局長,褲子衣服手機水果攤我們玉家都會照價賠償的,不過這姓葉的調戲我妹子的事可不能就此了啦。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葉局長也未免太大膽了吧!作為國家的工作人員,知法犯法,調戲婦女,這個拿到哪裡去也說不通的,哼!我也要求周局長一定得嚴辦調戲婦女的兇手。還魚陽一個朗朗的晴空。」

玉世雄那嘴皮子一點都不差。緊扣官制,以法制官。硬是把要牛氓的罪名壓在了葉凡頭上。現在的官員最怕這個了,一扣上這頂帽子估計不是屎也是死了。

「玉老闆,葉局長,我看這事兒也不是特別的大,玉老闆照價賠償。..葉局長給玉姑娘說一下就了啦怎麼樣?你看我們公安局也忙得很,快到年底了,現在都6點多了還在加班。」

周拍成話很委婉,不過也有點偏向玉小家的嫌疑,因為周抬成這麼一說不是證明葉凡有耍牛氓的嫌疑了。

雖說沒明說出要葉凡給玉嬌龍賠禮道歉這話,但這明眼人一瞧就出聞出這味道來了。dudu

「哼!周拍成這人太勢利了。以前我甘原受著皮肉之苦被縣公安局的古征華副局長和王小波打得皮開肉墊的。當時還不是想乘機幫一下周拍成。

整倒了古征華他這個副局長的對手就少了一咋」才使得他順利上位了公安局長一職。想不到李洪陽書記剛倒下此人就翻臉不認人了,看到玉家勢大,看到我葉凡時下倒霉了就走偏了。」

葉凡心裡想著事兒,臉色有些不好看了,說道:「周局長,我跟你說過,我當時只是情急之下抓了玉姑娘的衣領子一下,這難道也算得上是非禮嗎?」

「胡說,你明明抓的是」抓的是「小玉嬌龍差點氣暈菜過去了。眼淚都給急出來了。可是葉凡抓的事她一個姑娘再大膽也是羞於說出口來。

「呵呵呵,「葉局長,我並沒說你怎麼樣?你是受傷者一方,玉老闆也承諾賠償損失了。只是叫你給玉姑娘說一下就算了啦,這事不是好解決嗎?再弄下去弄得更複雜了就更不好辦了。」

周拍成還是擠出一絲笑意想和美的解決這件事,當然,周拍成內心裡還是有絲絲慚愧的。

畢竟葉凡對於他上位局長一事幫了大忙的。不過這絲絲慚愧跟玉家的勢力和自己現在的官帽子相比的話又算得了什麼?

玉家要嚴辦葉凡,追他個調戲婦女之罪。..這個就有些大了那個嚴重的可是要判刑的。

周拍成還沒到那種不顧以前情面的狠辣份頭上,而且一個官員,如果被傳出調戲婦女那這個官員基本上就等於完了,還想陞官的就是做夢了。

而葉凡又不承認有這麼一回事,所以周拍成這夾心餅乾也不怎麼好做。有心叫葉凡認個錯就算了,其實也等於變相的承認有這事實了,葉凡當然不肯了。

就在這時候,電話響了,周抬成一接通。那臉已經陰沉了下來,趕緊走到一個房間接聽了起來。

電話裡面傳出一個柔和的女子聲音來,縣委宣傳部的部長玉雅枝和聲細雨的說道:「周局長,聽說葉局長在光天化日之下做了什麼,這事兒在咱們縣城可是傳得很是響亮的。

你作為縣公安局局長肩護著維護縣城平安,讓老百姓安居樂業的重任這些事我就不說了,唉!早知道叫我那妹子不要出去逛街了,叭下午惹出麻煩來真是煩人啊!幸好邁沒出什麼大事,剮知山了什麼大事叫

掛了電話後周拍成了一陣子愣,看來玉家搬出了宣傳部長玉雅枝來了。如果不處理葉凡,玉家那一關口就過不去了。不過葉凡好像跟市局局長於建臣關係好像還不錯,這要處理葉凡不就得罪於建臣了,也許於建臣跟葉凡也沒多大關係。

周拍成正舉旗不定時電話又是響了起來,是費默的兒子費武雲打

「周局好,剛才我跟父親在看電視。聽說了在咱們魚陽生的新鮮事。父親當時就說了:唉!咱們魚陽縣城治安是得要整頓一下了,白天居然都能生這種事兒,要是晚上還了得。

並且一直告誡我們兄妹幾個晚上的早點回家了,要是遇上那種人就麻煩了。

特別是我堂姐堂妹,父親更是叮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