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百七十七章不是個東西

第三百七十七章不是個東西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牛夜更,祝各位大大好這游游,順便求月票,沒月黑心洲推薦票也行,請支持狗子。..dudu有的大大建議葉凡殺幾個,不過法制社會也不能太亂,不過偶爾殺個把人也應該。蛤蛤蛤,謝謝」

一一一,

「老曹,現在市裡關係也是很不明朗,有些亂。」於建臣搖頭。

「嗯!以前的格局較明顯。原市委的楊國棟書記一系,羅浩通市長一系,周乾陽那時是副書記,也有一系。只是勢力有大有小罷了。現在周書記上個了,他肯定有一系的。羅浩通市長那一系的力量也加強了。就是剩下的就很不明朗」曹萬年也感覺到頭疼,這市裡勢力不明,弄得他也是無所適從了。

「我是聽說現在在幣里居第三位的謝國忠副書記也有自成一系的苗頭。而居第四位的第二專職副書記玉懷仁跟費玉秘書長有搭夥的勢頭。

政法委書記秦天岡和宣傳部長孔欣瑚指向不明。軍區的顧司令一

盧副市長估計會跟著周書記。老曹,你可得慎重些才行。這個搭錯伙的話會引來無窮的麻煩。」於建臣也聽到了許多小小道消息。

「呵呵呵!咱們不談這些煩心事了。今晚好好品茶,老於,這些事並不是我們自己能定的事,有些事還牽扯到省里。」曹萬年笑道,再不談這些了。「張科長,今晚臨時關押室關的是什麼人?這麼晚上你還要值班,這大冷天的真是受不了。媽的!老到年底了,天天還要加班。這日子真是難熬。」

林泉鎮派出所的趙鐵海所長有事網好辦完了出來。順眼看見張勝副科長正站臨時關押室外面,跟治安科的陳得志副科長正抽煙聊天。

「說得是啊,這幾天天天加班人都快加成*人幹了。咱們這些蝦兵蟹將就是命苦,這大冷天的還得看這破關押室。..

裡面關的又不是什麼重犯。一個局長,難道會飛天遁地的。趙所。說起此人你肯定還會認識,呵呵呵張勝笑道,站起來遞了根煙過去小心的點上了。

趙鐵海雖說只是林泉鎮派出所所長,但他還掛得有一個縣公安局黨委委員頭銜,所以在局裡也算說得上話的人。張勝當然要巴結一下了。

「局長,認識,啥人?」趙鐵海來了興趣。

「葉凡,怎麼樣?呵呵。」張勝略顯得意樣子。dudu

「葉凡,葉局長,他怎麼啦?」趙鐵海心裡猛地一跳,失聲叫了出來。不過轉瞬間又恢復了平靜。

「哈哈哈」張勝和陳得志笑了起來,說道:「看到沒有,趙所。我說你會吃上一驚的,果然。」

「到底怎麼回事?」趙鐵海心具一暗震了震。

「唉!還不是惹到玉家那娘們玉小大小姐倒霉了張勝嘆了口氣,似乎還有些同情心。

「玉嬌龍,葉局怎麼會惹上她的?」趙鐵海裝著好奇的樣子問道。

「其實事情很簡單,當時玉大小姐開車撞了車站一個水果攤,葉局長也正在場,還順手救了水果攤的那個老大媽。

結果怎樣?玉小姐撞了人都沒理被撞的人開車就要走人。後來估計是葉局長看不過去了,而且他自己好像小腿也受傷了,手機也撞壞了,那褲子都快成兩片布了。

所以攔住玉小姐不讓毛那娘們厲害,好像是被葉局長抓了一把。居然說是葉局長要牛氓,趙所你想想,在這魚陽縣城誰不知玉家的靠山虎玉世雄,有這膽子去對他親妹子要牛氓嗎?

那還不是找死,即便是葉局長不認識玉大小姐,不過人家看的可是一百多萬的跑車,非富即貴。..

葉局長能做到局長位置,眼力勁應該不會那麼差吧。這事」嘿嘿嘿嘿」張勝一會兒皺眉一會兒又顯出了一股子興哉樂禍樣子。

「這事周局知道嗎?我想這事你們肯定處理不了,人家畢竟是一局長,咱們級別不夠,什麼級別辦什麼樣的事嘛!」趙鐵海問道。

「周局親自處理的。小陳得志淡淡笑道,顯得有些神秘味道。

這時張勝用手指了指天說道:「當時周局接了咋。電話後也沒說什麼,回來好像變了個人似的,雷厲風行的就處理了。」

「呵呵。原來如此。」趙鐵海心裡一涼。本來以為這事如果周拍成局長不知道,去求求他應該不難放出葉凡來。如果這事是周拍成親自處理的那意思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周局以前跟葉凡好像還挺不錯的。當時見周拍成經常拍葉凡的肩膀兄弟兄弟的叫著,趙鐵海還有些心酸。心道自己是同屬於公安系統還沒見過周局對自己如此的親熱過。

想不到時局一變人心難沽,這人他娘的也變得太快了。什麼兄弟全是假的,有權有勢有錢就跟你是兄弟,我呸呀Rio8姍旬書曬譏齊余

趙鐵海在心底里狠狠地對周拍成這個局長吐了一口,走到門外後左思右想,決定還是給市局的於局說說,看看能否通融一下了。

這玉家勢大,如果於局也跟周局是一樣的人那葉凡還真有些玄乎了。自己一個所長,雖說掛了個黨委頭銜。如果真惹著周拍成弄出點什麼噱頭,人家要拿掉自己頭上那黨委委員虛銜的話也不難的。

趙鐵海知道如果把事捅到了市局那裡風險很大,也許自己那好不容易弄來的所長帽子,黨委委員頭銜就因為這一句話就丟了。

要給於局說就要看葉凡跟周拍成在於建臣眼裡誰的份量大了,趙鐵海決定賭了,心裡狠狠罵道:「這世道雖說人人都是在做買賣,權錢交易,權色交易,權權交易,但人間總有一點兄弟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