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百九十一章撈錢就像擠牙膏

第三百九十一章撈錢就像擠牙膏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呵呵呵一,一肖井生,那敢情個我有絕對把握。..「如滯,的萬的過如果你們能再疇些款子我倒是可以請市歌舞團的人順帶著在魚陽演出一翻。熱鬧熱鬧。當然,這次演出是全免費的,邀請的全是魚陽甚至外地名人來參加,你們看怎麼樣?」

葉幾又撒了一張更大網,當然是為了能從肖家那鼓鼓的荷包中掏出一些錢了。

「行!再加力萬!」肖振祥隱晦的看了肖竣臣和肖飛城一眼。三隻老狐狸在那裡不經意的互相一點滴就明白了對方心意,當然,他們也不笨,當然知道葉凡在進行擠牙膏的工作。

不過他們心裡很好奇,不知葉凡還有多少後手。就連香港來的肖飛城先生也來了興趣,默默的呻了一口酒掛著淡淡的笑看著葉凡。

「行,市歌舞團的演出就定了。」葉凡點了點頭,「我提個議三位都是跟肖夢堂先生有關聯的人,可以說是他的後裔。為了肖夢堂先生同干一杯怎麼樣?四位姑娘,換大杯來,斟酒吧!」

「行!葉助理是個爽快人,咱們同干一杯,為了肖夢堂先生。」肖飛城先舉起了杯子,四人「鎖鎖鎖。碰了一大杯,估計有三兩白酒下了肚皮。「我相信葉助理應該還有話沒說出來,很是期待啊!」肖飛城開口了。

「呵呵呵」肖董事長神算啊!本來我有個朋友在南福日報的,我想如果這事能在南福日報佔一塊地盤,哪怕只是豆腐塊的一個小方塊,那個影響肯定深遠了。南福日報作為咱們南福省的排頭大報。意義大過事情本身

葉凡又撒出一張大網來,從市裡撒到省里了。

「哦!葉助理還認識南福日報的記者,能說說他是誰嗎?」肖竣臣也來了興趣。要知道想在省報上表什麼是相當難的,層層關卡卡著,一不小心就會被宣傳部給咔嚓掉了。

「蘭閱竹!當時天水壩子那事件就是她表在省報的,呵呵呵」不好意思,我當時還被她寫成了一個不學無術的鄉下村官呢!」葉凡笑眯眯的拿出了作標本的南福日報。..把蘭闃竹那天給自己寫的那塊豆腐塊指了出來,為了撈錢也只好自揭短處了。

「葉助理有把握會表嗎?」肖飛城慎重了起來,他雖說住在香港。但國內省報的威力他還是知曉一些了。商人對信息方面是最靈通的了。

「說是有把握這個我不敢保證。我得先問問。」葉凡打了聲招呼出去打電話了。

葉凡網走肖飛城問道:「竣臣,才才聽你說這葉助理不過一個縣長助理,他真有那麼大本事請來市電視台和歌舞團,這下子連省報都敲進去了,會不會是耍嘴皮,,?」

「應該不會?堂哥,你想想小我也在場,他會那樣子用虛假的手段來欺騙嗎?呵呵呵,我這個常委可不是吃素菜長大的,」肖竣臣搖了搖頭。

「這個我到是把你這咋。常務副縣長給忘了,看來葉助理還真是個能人。竣臣,此人如此年輕就坐上了縣長助理的位置,以後前途不

咱們肖家對這種人可不得失之交臂。也許這個時候他的位置比你還紙,可是他有的時間。

按他這個爬升度我估計用不著幾年就能達到主政一方小縣的地步。青年俊傑啊!」肖飛城大有深味的說道。

「嗯!是人才就不能錯過,特別是這種時候,咱們得抓緊些下手。魚陽不止有咱們肖家,費家、玉家、謝家他們都盯著的。」肖振祥幫腔道,說得更直白。

「我明白,其實我早就注意到他了。此人的確不凡,名叫葉凡其實不凡。咱們華夏《海江大學》畢業的高才生,畢業不過牛年,歷任了駐村工作組組長一職,後為因為安撫好了天水壩子那個特別糟糕的村子而被破格提拔為副鎮長。

不久陰差期錯的居然搬倒了張曹中一派的古征華副局長,市裡兩大常委重拳出擊,為此人鳴冤。..

為此當時的縣委書記李洪陽和縣長張曹中又提他為鎮里的副書記。不久又遇上原市委書記到魚陽大檢查,本來他是要倒霉的了,誰知他起死回生了。居然拉回了近半個億的巨資。」

肖竣臣小聲的把葉凡的光輝事迹給倒了出來,就連肖飛城都忍不住嘆道:「真是能人,一個鄉鎮幹部能拉到半億投資,竣臣,就是你出面的話都難以辦到啊!」

「不要說我去拉,就尖縣委書記都難以辦到。」肖竣臣並沒感覺到難堪,反而是信服不已。

「難道這小夥子出身於一些顯赫家族嗎?」肖振祥沒說紅色子弟了,隱晦了一些。

「沒有!他家裡我們早就知道了,正宗的工職家庭,父親不就一介。副科級的小主任,母親小學教師。家裡親戚也沒什麼人能算得上品級官

不過我現這小夥子交際能力非常的強,卜十滬靜大方,雖說有時也會犯此小脾與,但也赤傷大※

好像有一個軍隊的團長是他拜把子兄弟。」肖竣臣網講到這裡肖振祥有些輕視樣子笑道:「一個團長有什麼用,轉業到地方時還不如你這級別。」

「我也納悶,一個團長能量能有多大。不過好像那個團長不簡單。呵呵呵」肖竣臣搖了搖頭。對於那天在春香酒樓聽說到的鐵團長其人也是沒摸清底細。

「蘭姑娘,你好,我是葉凡。能不能請你幫個小忙?」葉凡心裡有些忐忑的打著電話,說句實話小內心底里還真有怵蘭閱竹此冰傲女子。

「什麼小忙,說來聽聽,本姑娘忙得很。」蘭閩竹口氣還是那樣子的略帶點冷氣味兒。

「咱們魚陽最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