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三百九十七章被鐵哥算計了

第三百九十七章被鐵哥算計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是啊!現代槍械的不斷更新換代。...9u.net促使著國術修練旯鐮不幽沒人肯去花那苦功夫了。不過國家卻是越來越重視了,因為上層領導知道了國術修練來不但在於身手敏捷。

還在於國術是提高咱們華夏人體質的一個重要法礎。同樣的使用現代槍械,國術高手的殺傷力那可是增長。

可惜國術修練也有一定的局限性。要求良好的根骨。這是老天天生的本事,沒有好的根骨國術修練取的的成就太低,練來也沒大用。不過也有通過苦練突破到較高層次的高手,不過那種苦又是幾個常人能吃的。」葉凡也是嘆了口氣。

七點半。

葉凡電話響了起來。

「報告長,我是獵豹鐵團長座下張強,奉鐵團長命令特別送車來了。我現在已經到了魚陽縣城,不知長住在什麼地方,我好送車過來。」

裡面傳來張強的聲音。聽說張強是鐵團長的親衛,少校軍銜,具體職務不詳。當時考察葉凡時還跟葉凡幹了一架,擁有三段半的身手,不錯的一個小夥子。

「是張強少校,這次的事麻煩你了。開到水雲居來,不知道路的話花幾塊錢叫人帶就行了葉凡很是客氣的說道。

「大哥,送什麼車啊?,小盧偉好奇的問道。

「唉!你老弟送給我的那部改裝三菱給林泉溪吃了,現在連輛車都沒有,太不方便了。所以才問鐵團長要了一部退役的車子。先湊和著用用了葉凡一臉的鬱悶,還有些心疼那部七八十萬的改裝三菱。

「大哥不早說,我家裡還有輛開了五六東的切諾基,四缸的還行。要的話先前就開過來了。軍隊里那退役軍車有什麼好開的,肯定快散架了,不然怎麼會退役。看來鐵團長也很摳門,他不是大哥的拜把子兄弟嗎?真是的盧偉一臉的不屑,了句牢騷。..

「算啦,整天麻煩兄弟也不好意思。你是富人,當然不再乎破車了。我可是窮人,不能比的,呵呵呵」。葉凡並沒感覺到什麼。

「走!看我的車去,別老得掉牙就是了。」兩人下了樓,網到水雲居院門口的石鋪空地時就看見從遠處飆來兩部車子。

「吱嘎。一聲,前面一部車子網停穩就跳下一個壯實漢子,不是張強還是誰說。

張強行了一個標準軍禮說道:「長,鐵團長親自指示,叫我把這輛牧馬人安全準時送到了。」說完後遞過了一串鑰匙和一咋。文件袋。估井是有關這輛車的手續。

葉凡網接了過來,從後面車裡又跳出兩個壯漢子來,都是向葉凡行了一標準軍禮說道:「鐵團長座下王五,趙端向長問好。」

「你們也來了,看來最近很閑啊!」葉凡開了句玩笑。

「報告長,我們不團長說了,我們來看望長肯定有見面禮的。

。王五臉上長了幾個痘痘,一臉正經的說道。張強和趙端互相對望了一眼,眼神都隱隱的透著些怪異。

「見面禮!什麼意思?葉凡心裡一抖,預感到有什麼不妙的事要生,趕緊打著哈哈對盧偉說道:「盧老弟,兄弟我最近窮得很,你每人包五百塊給兄弟們打打牙祭吧!呵呵呵

「長,我們不要錢,鐵團長說」說是你明白的,那見面禮」禮」張強也湊熱鬧了,不好意思說出口,一直在腦腦袋瓜。

「完啦,給鐵哥算計了,我說他怎麼那般的好心,急匆匆的送車子來。一下子還來了三咋。肯定是不懷好意,唉!老子的雷陰九龍丸子看來得去了幾顆了。..」葉凡暗自為自己的藥丸嘆息了一聲,肉痛得臉上肌肉都在抖瑟了起來。

又掃了那車子一眼,問道:「什麼牌子的,用過幾年了。」

「沒用過,網開了幾天小還是武車。」張強答道。

「好車啊好車,大哥,你財了。」這時盧偉摸著那輛大號牧馬人讚嘆不已,手一直在摸搓著,好像在摸一花姑娘似的,都捨不得放手了。

「什麼意思?。葉凡有些莫名其妙,對於車子他是不怎麼熟悉的,感覺這車子也不怎麼扎眼,只是保險扛和輪胎看上去特別的多和粗礦。

純黑色車身,車身好像也特別寬大和加長了一些,四門,四周加得都有橫權,一條條都非常粗大,看上去大氣。粗擴,充滿了一種暴炸性的野性美。其實葉凡打心眼裡就愛上它了,只是嘴裡沒說罷了。還得在這些人面前擺擺長樣子嘛。

「兄弟,我沒猜錯的話這車子是專門為你們部隊生產的,本來是6缸的現在都改成8缸了,自動手動混合。特別加強了車子的動力性和攀爬能力,避震設備全是原裝的,也不會抖得厲害,車身加長加寬了,在山路卜行駛姐沁「刪六這車子估計得上百萬,你說我說得對不對,最棒的牧馬人,全進口貨色。」

盧偉嘖嘖說道,手舞了舞對葉凡說道:「大哥,那車鑰匙拿來。我試兜上一圈子,肯定爽,娘的,回去也改裝一輛去。」

「你買不到。」張強哼了一聲。

「買不到?」盧偉微微愣神了幾秒,面部抽了抽有些失落,嘆了口氣,「嗯!這是特製的軍車,看上去又不像軍車,是買不到。你們鐵團長真是大方。」

「真要一百萬?」葉凡訝然了。本來說好要一部退役的舊車子的,這下子變成全新的隱藏式富貴車了。

要知道咕年時葉凡的工資年薪不過四千塊,這一百萬對他來說可就是個天文數字了。不得不一邊搖頭。一臉的苦笑不已。

暗道:「鐵哥呀鐵哥,你這是逼兄弟我上梁山啊!看來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