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四百零五章省委組織部長親來電話

第四百零五章省委組織部長親來電話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感由自在的老竄男,大俠打賞,狗子謝啦!強貼一風,希望各位大大能強化訂閱,繼續跟進。..9u.net責編說處於「封推。線門檻,很是危險,稍不小心就掉下懸崖萬劫不復了,兄弟,頂上吧,還沒訂閱的兄弟請訂閱吧!三心二意的兄弟請全部訂閱吧,助力狗子拿到「封推」讓「官術。之路能越走越長。如果失去了「封推,對狗子來說那個不亞於十級地震,對狗子的打擊將是致命的。

葉凡的官路軍路國術路風流之路稱霸之路能走到何種層次,靠的是一直以來不離不棄支持狗子的一個團的好兄弟們,好姐妹們了。狗子內心十分的感激,感謝你們一直默默地支持著狗子的寫作,狗了知道自己寫得其實不咋的,正是因為你們的支持才使得狗子一直堅持了下去,謝謝!

「咱們等吧!」盧偉嘆了口氣。心裡嘀咕道:「大哥也真是,一個五段高手,整天搞些扮豬吃虎的破事兒干。估計是想乘機鬧事了,也好,把那幾介。可惡的渾小子鬧進監獄更好。唉!看樣子大哥善長苦肉計。」

晚上口點半。

「鈴鈴鈴

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把正伏桌上暫時休息的縣委書記賈寶全驚醒了過來,作為縣委書記,賈寶全的電話是凹小時開機的。

不過這麼晚了電話也不多,一般的下屬沒有什麼解決不了的急事那是不敢來打撓書記的。

像這個時候的電話一般都是上級領導打來的,雖說賈寶全還沒睡,但總感的有點心驚肉跳的。

「奇怪,這麼晚了誰打電話,不會是又生什麼大事了吧!唉!年底了都不讓人安寧一陣子。」賈寶全心裡忐忑的接通了電話。「你是魚陽縣委的賈寶全?」電話中傳來一道渾沉的男子聲音。其語氣中略顯帶點怒氣。

「我是,請問您是?」賈寶全久經官場,從話語中都感覺到了對方那一股子令人壓迫般的如山官勢。

雖說對方話問得還算客氣,但隱然有股子上位者的自然口氣溢了出來。..令得賈寶全不得不慎重了起來。

所以問話中卻是略帶著一絲的恭敬味兒。當然,在還沒鬧明白對方身份的時候賈寶全盡量讓自己顯的沉穩。不至讓對方看輕了自己。

「我是省委組織部的宋初傑。」對方口氣中那不悅這次是較明顯了。

「宋」宋部長您好。」賈寶全第一個反映就是心臟好像被什麼重錘猛擊了一下,口匡嚨就像鴨子脖頸被人捏住了似的急喘了起來,頓時有些慌神了,口齒顯得有些不怎麼利索了。dudu

在頭腦中以千分之一秒的度捋了一遍,新任的組織部部長就叫宋初傑,所以賈寶全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

要知道宋初傑已經在省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的個置上呆了幾年了,所以南福省處級及以上的高官沒有不知道他的名頭的,那名字說起來用如雷貫耳來形容是一點也不為過的。

幾天前宋初傑剛剛登上了省委組織部部長寶座,那名頭更是響亮。只要聽到這個「宋,字南福省的官員耳朵里先就想到了管一省帽子的組織部部長宋初傑大佬是姓宋的。

省委組織部的電話打過來了,而且是部長親自打過來。從其人口氣中感覺對方有些不悅。

肯定是什麼事犯著他了,而且還是魚陽的事。不然他一個副部級高官怎麼肯打電話給一個旮旯窮縣的書記,兩人又沒交情。

要知道省委組織部的高官們城府很深的,很少表現出不悅。即便是心裡不痛快那臉上往往都是笑眯眯的。背後擺了你一刀你自己還得樂呵呵接受。

賈寶全很是自然的微躬著身子作出了小心的聆聽架勢。雖說宋初傑看不見他這副架勢,但這是一種自然的恭敬流露。

「你們魚陽縣到底是怎麼回事?把省報的蘭記者和省電視台的宋貞瑤請到魚陽,說是參加什麼肖夢堂先生的銅錢像落成慶典。..

結果怎備啦?

蘭記者等四個姑娘到了魚陽。去街上一個叫得月樓的地方吃餐飯。居然遇上了牛氓,遇上牛氓的話也正常,一個縣什麼人都有,好壞參差不齊也正常,這個我也不怪你們。

最令人不能容忍的就是四位姑娘反而被牛氓抓進了縣公安局,在公安局大廳里牛氓當作公安局局長面還敢公然耍牛氓,拔衣服,無法無天了,魚陽縣公安局還是不是黨領導下的執法機關?

聽說這些牛氓在縣裡挺有來頭。後來請記者去魚陽採訪的葉凡同志在公安局為了救出四位姑娘,跟牛氓起了衝突,最後被牛氓和縣公安局的民警圍毆,現在也不知是生是死。

你馬上查清事實,把葉凡同志救出來。我等著你的結果,還有四位姑娘也被打傷了,現正藏在水雲居避難。我對她們的安全很擔心。

哼!十分的擔心。」

宋初傑幾句話簡明的說了一下情況,冷哼著掛了。剛才自己的寶貝疙瘩貞瑤是一把鼻Rio8姍旬書曬譏口齊傘川只淚控訴了白陽縣的牛氓的囂張和縣公安局的事為虜作幗乓刁照也隱晦的點出了葉凡助理的一身正義。跟壞人拚命的事。差點沒氣炸宋初傑的心肺,急壞老婆的心臟。

所以宋初傑也顧不及太多了。查清了魚陽縣委賈書記電話後直接就打了過去,說話還算客氣,只是有些擔心女幾的安全。

這另外三個姑娘都是有大來頭的,宋初傑是最清楚了,任何一個受了傷害這事很可能捅破天。

宋初傑的電話剛掛了賈寶全手一羅嗦,鎖地一聲電話給掉到桌子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