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四百一十六章五萬塊一個吻

第四百一十六章五萬塊一個吻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2更到!「野馬之王。...9u.net大師說是特地從盜版區特地到來註冊了凹號訂閱支持狗子,而且一來就是連續打賞,真是令狗子,唉!說什麼呢?昨天晚上坐電腦前很是感動。最近有好多介,兄弟都說特地來訂閱支持狗子的,有你們的持續支持,狗子也有信心越碼越好了。雖說每個月的訂閱費僅六塊錢左右,但畢竟是你們省下來支持狗子的,還得說謝謝!下個月一號恢復每天萬字更新。這個月也更了出幾萬字。你們是狗子的衣食父母,希望看盜版的兄弟看在狗子每天熬夜的份上能再回來五成,這是狗子的心愿。讓官術走到金字塔的頂端吧!,

「吃大餐,我說葉助理,你現在是助理了,怎麼也得弄點錢給我們吧。不然中午的活動那檔次得下降很多的。這次肖家沒少給你們錢吧,總得分點給我們鄉安排活動是不是?」賀佳貞一臉正經說是道。

「賀書記,這話你也說得出來。你堂堂一個鄉黨委書記還記得著我那幾塊錢,咱宗教局是個窮單位。你又不是不知道的。」葉凡趕緊叫著苦了。那臉皮也學得厚了許多,一點也不感覺害臊。

「沒錢!我網到西盤鄉一接手才知道財政上就剩下幾百塊錢。外面的欠條一大疊,天天都有人來要債。飯館的,包工頭的,就連菜市場的小販都有人來要錢,說是政府食堂欠的菜錢,估計前前後後的還欠著幾十萬。就是年關都難過了,本來想去市裡弄點錢,可是一下子又批覆不下來。唉

賀佳貞一臉的苦澀,不像是裝的。她講的也是實情。賀佳貞有個。親戚在市裡任副市長,弄點錢應該有。只是年關到了,看來她是真來不及了,即便有錢也得等明年了。

看來這西盤鄉真是窮得掉渣了。其實葉凡心裡頭也明白,這西盤鄉跟原來的廟坑鄉差不多,都是乞丐鄉。

一年的財政收入還不到的萬。也的確沒錢。而賀佳貞又是網接手不久,估計即便是有錢也被原來的鄉長書記給花光了,哪兒有剩錢給她用。

就像自己去宗教局報道一樣,移交下來的就是一疊厚厚的安票和欠賬賬單。

賀僂貞網上任,這日子肯定難過了。..年關立即就到了,沒錢鄉政府的工作人員人家怎麼看你這個黨委書記,威信那可是會大打折扣的。

而且這次活動西盤鄉又是地主。總得搞些招待,沒有個萬把塊錢也是弄不下來的,雖說大頭葉凡這邊出了。

看著美人兒在一旁那是眉頭緊鎖,為錢愁得人都好像有些瘦了,葉凡心裡一酸,也不是咋。滋味兒。

一股子雄性要保護雌性的豪情又噴了,當然,葉凡不可能會胡亂去保護所有的雌性的,那當然是自己看得上眼的人了。

賀佳貞跟自己跳過貼面舞,那次在廟坑鄉的紅珊瑚舞廳還打了架,也算是共過患難。

而且賀佳貞調到林泉後對葉凡的工作一直都是大力支持著的,不管葉凡幹什麼她都是力挺的。所以葉凡也覺得能幫的也該幫幫她了。

「你真的見死不救?」見葉凡還在沉默相對,賀佳貞沒好氣地白了葉凡一眼,那股子韻味差點熏得葉凡立馬就想做點什麼,當然是想把她給擁進懷裡好好愛憐一番了。

「你還沒餓死嘛!呵呵葉凡調侃道。

「你」真想等我死了你還救什麼?哼!」賀佳貞有些生氣了,哼出了這麼一句話來後細細一想小好像有些太過於曖昧了,有點像是情人在打情罵俏的樣子,羞得趕緊轉過頭去不理人了。

「好了好了!三萬行了吧!你打個活動用度的收條去宗教局的辦公室丁主任處領取就行了葉凡笑道。不敢再開玩笑,時間也不允許。

「哼!才三萬就想打我?」賀佳貞其實心裡已經在大喜了,本來以為葉凡能給一萬就不錯了,誰知自己一嗲就給了三萬,心裡感覺到了微微的甜意,偷偷地掃了葉凡一眼。不過感覺面子上過不去所以還是故意哼了一下,那鼻音還是挺重的。

「還嫌少,那」那五萬算了,不能再哼了,不然我得破產了葉凡搖了搖頭有些肉痛樣子。..心道,這女人就是厲害,一個「哼。就能讓老子砸去五真,老子是不是犯賤啊!

「真的,你可不準反悔小五萬?」賀佳貞狂喜了,一雙杏眼盯著葉凡。

「我還騙你不成?」葉凡淡淡一笑,掏出筆來唰唰寫了一張條子遞給了賀佳貞。

「謝謝你葉助理。」賀佳貞搶過了條子。

「叭!」地一聲怪異聲音響起,葉凡還沒反應過來,感覺臉上好像一小團溫熱濕熱拂過,賀佳貞如一片落葉,早就飄走了,此地就餘一股余香淡淡在飄著。

葉凡伸手撈了一下,沒撈住人,倒是不小心在賀佳貞那臀部拂了一下。

「五萬塊,被你摸走了,咯咯咯」。一向穩重的賀佳貞居然像介。快樂的精靈,翹

擦巴了一下臉上,某豬哥喃喃自語,哼道:「沒錯!不是做夢。臉上的口水還粘著的。不知是否有唇印粘著,應該沒有,她好像今天沒用唇膏。太幸福了,太貴了,五萬塊錢一個吻,這生意他娘的得把褲子都陪本了。唉!她真像個小女孩。」

「葉助理,剛才賀書記領走了五萬塊,是你批的。時間差不多了。問你什麼時候起程?」

這時丁香妹輕輕推開賀,見葉凡一個人正傻,也愣神了一下,感覺怎麼有些兒怪怪的味道,不過她也沒弄明白到底生了什麼事。

「嘣!」地一聲當然是關門。

接下去是「哦!,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