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四百二十章峰迴路轉

第四百二十章峰迴路轉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沒錯,就是他,聽說其家族有著十幾億的龐大資猜四曰司有多少總資產就不清楚了。..dudu」肖竣臣說道。

「唉!」肖飛城嘆了口氣,眉頭突然皺了起來。

「飛城,是不是你們飛雲集團跟南宮集團有瓜葛?」這時市水產公司的老總肖振祥問道,此人也混生意場,所以也略有覺察。

「瓜葛倒是沒有,我們還真想跟他有點瓜葛。咱們飛雲集團是以經營絲織布匹服裝為主,最近南宮新落成了一座力層的高樓,叫天馬大廈。地段相當的好,底下五層都是商場,面積相當的大。」肖飛城說道。

「你的意思是想把飛雲集團的絲織布匹服裝等牛意弄進天馬大廈去?」肖振祥問道。

「嗯!沒錯!天馬大廈的鋪面。我們的打算是租下一層樓,不過最近遇上了麻煩。我們的老對頭「布升集團。也一直在跟南宮的高層接觸。估計也是想先下手為強搶佔天馬大廈。

聽說還有幾個中層規模的公司跟南宮集團也在洽談中,競爭者有十來個。「布升集團。的老總趙士才跟南宮董事長的弟弟南宮鴻華的關係相當的久遠,所以在競爭方面飛雲集團處於劣勢。

如果天馬大廈那一片地帶被「布升集團,佔領就麻煩了,我們集團的業務至少得損失二成左右。」肖飛城董事長有些憂心仲仲樣子。

這二成的份額那是相當大的了,也許能決定集團的生死。

「那一片區就沒其它更合適的商廈了嗎?」墨香市市委副秘。

「有我還何必如此費力,就天馬大廈地點最佳,位置最好了。其它樓盤都不怎麼合適,即便是拿過來也爭不過天馬大廈的。..」肖飛城搖了搖頭,淡淡的苦澀顯現在了臉上。

「堂兄,你的意思是」肖竣臣隱晦的問道。

「嗯!既然南宮董事長把勁萬捐贈都交待給葉助理打理,說明對他還是很信任的。甚至可以說是看重他。我是想看看能否從他這邊下手。聯繫上南宮鴻策先生。」肖飛城也沒多少底,南宮集團比宵飛城控股的飛雲集團資金雄厚得多。

肖飛城一直跟南宮集團也沒什麼生意上的往來,香港像他這種規模的公司多得海里去了,所以冒然想直接就打入南宮集團核心層那是非常難的。

即使人家肯見你也是表面上那種公卓公辦的勢頭,對任何公司都是那樣子的,談判起來相當的麻煩。沒多大作用。生意場雖說都是「利,字當頭,但也照樣子有人情在的。

「堂兄,我覺得葉助理這條線很重要。聽說當初葉助理提供線索救了南宮鴻策的兒子南宮錦辰,所以南宮董事長視葉助理為天大的恩人。所以才會砸了力o萬給天水壩子修路上,估計就是葉助理建議的。」肖竣臣暴出了個秘密來。

令得肖飛城心裡一震,暗道:「如果私人關係較好也許就有可能了。不過對頭「布升集團,找的可是南宮鴻策的弟弟,南宮鴻策是否願意冒著得罪他弟弟南宮鴻華的危險接納飛雲集團,這個可能性可是很小的。跟親兄弟情誼相比外人不足道也!儘管葉凡是他所謂的恩人這個也只是相對來說的吧!不過死馬權當活馬治了,試試也行。」

「不過這裡面還有一個問題。既然剛才葉助理隱晦的提出了想讓你投資魚陽絲織線毯廠的事,這又是一個問題。」肖振祥插嘴說道。

「嗯!這的確是個大問題。如果不投資葉助理未必肯幫我聯繫要知道聯繫這方面的事務也有可能引起南宮鴻策的不高興,相當的麻煩,另一個方面很有可能得罪南宮鴻華。

不過沒關係,關於魚陽絲織線毯廠只是一件小事。..如果能把天馬大廈的事辦妥就是投些錢,即便虧本的話天馬那邊賺得更多,補點回來就行了。」肖飛城也是挺無奈的說道。別無他法,想了想說道:「竣臣。這事就麻煩你去安排了,什麼時候給我約一下葉助理,咱們坐一起好好再聊聊。」

「這個好辦,乾脆就選在今晚上吧,就怕過得幾天放假了找不到人把事給擔擱了。」肖竣臣點小了點頭。

葉凡順步走到了南天頂的後山側坡一個平台上,現此處風景獨好,雲霧飄飄如薄紗,蒼勁古樹虯環而扎,頗有一股子另類的網勇之氣。

「啊,,啊,,啊葉凡豪興大,面對對面高山,聲嘶力竭的狂喊了起來,想把這些天來所受的悶氣全給釋放出去。

「哼!」一道輕微的不滿冷,亨聲從一株古松下傳了過來。

感覺此聲音十分的冰冷,訝然轉頭一看,才現原來古松下正盤腿坐著一姑娘弈旬書曬細凹曰甩姍不一樣的體蛤,綳雙的腰姿。高桃的身材,不是肖飛城的女兒肖茵含是誰帆※

「奇怪,她一個人呆這裡幹嘛,真是有點怪,也許此女性格有些孤僻。不過這卻是個好機會,看看能否說動她讓我看看她額上的麻斑。如果能找到治療的辦法這拉投資的事就有點眉目了。娘的。這年頭有人直路不通就走夫人路線,老子今天試試女兒路線是否行得通。」

葉凡有些自嘲的嘀咕了一句。

「對不起肖姑娘,打撓到你了。」葉凡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想拉話。

「嗯!」肖茵兮嗯了一下,習慣性的又把帽沿往下拉了一下就沒後文了,臉又朝向了對面的山上,不知在欣賞什麼。就這樣子的話按理來說葉凡甩志應該知趣的走開才對。不過葉凡想套近乎,一時又找不到下口的理由,只好厚著臉皮拉話了。

說道:「肖姑娘,咱們南天頂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