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四百三十一章葉凡的手段

第四百三十一章葉凡的手段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酬謝女糊懈柵位怕引;

宋初傑雖說身居高位,但身居高位的人更需要人支持才行,不然一個光竿司令那位也坐不長久。..dudu

特別是到了他這個層面,更是需耍派系的支持,人脈要廣如大海。靠山要硬好蒼穹,不然很難往上再進一步,那怕是一小步,能否保住現在的位置都難說。

「說這些都還早,不過這次葉凡也的確幫了貞瑤的忙,適當的時候能拉一拉也拉一把吧!不然你那寶貝女兒得把我的腦袋都嘮叨透了,唉宋初傑皺起了眉頭。

躺在床上,葉凡無聊的望著天花板。本來閑散的臉形一下子猛地變得狠厲了起來。

掏出起了電話。

「是胡董嗎?我是葉凡,我現在已經調到婆羅山水庫辦任主任。立即停止林泉紙廠的一切工作,捐贈修路的事也沒必要了,因為林泉大通脈已經被縣裡擱淺了。

你們可以揚言撤資了,至於令郎的事你今天送到魚陽武溪鎮一旁的婆羅山水庫來。我想再給他疏導一番再說,應該能維持一年半載了。年過後我要去辦一件急要事,那邊的事一時沒時間去,不過不要擔心,我會儘力辦妥的。」葉凡一臉嚴肅。

「行!既然縣裡對你不「仁,咱們也沒必要再「義。了。我一切聽葉大師的。謝謝!」水州泰興紙業的胡世林董事長點頭道,「晚上之前我會親自把重之胡世林兒子送過來,葉大師還需要帶一些什麼東西沒有,我可以一併帶過來。..」

「嗯!如果有上好的老山參就更好了,帶一些來有助於補精調神。」葉凡說完後掛了電話。

「尚董你好,我是葉凡,你叫上雲天,今晚上趕到武溪鎮的婆羅工水庫,快到年底了,答應你們的事也該兌現了。不好意思,拖了這麼久了,一直以來都很忙,現在倒是清閑下來了,呵呵!」葉凡笑道,其實是一臉的苦笑。

「行!謝謝葉哥了,我們立即出,爭取早點趕到。」黑貓尚天圖心裡一陣子驚喜,盼了這麼久了總算是快熬出頭了。

這廝放下電話後一拳砸到桌子上喊道:「陰家山你這老匹夫,給尚爺等著,內勁一突破,咱就要你丟臉丟到姥姥家去,哈哈哈,,痛快,暢快啊!」

「是范總嗎?你好,聽說范總最近準備上位電力集團老總位置了,可喜可賀啊!」葉凡故意賀喜道,其實他知道範仲揚現在正昂足了勁頭,正跟市財政局局長王天亮的弟弟王亞哲搶奪市電力集團老總的位置。.9u.net兩人勢均力敵,現在還難為高下,勝負只是在五五之數。

「唉!葉書記,還講這些幹什麼。還沒影的事。唉」范仲揚心裡十分的毛燥,難受,嘆了口氣。這事沒辦下來每一天那神經都緊繃著,各人有各人的勢力。王亞哲的哥哥王天亮貴為市裡的財神爺。背後一大幫子人在撐著,雖說自己跟謝副書記關係還行,但別人也不差。

角逐還在進行著,鹿死誰手誰的心裡都沒底兒。范仲揚甚至都覺得自己都快被逼得喘不過氣來了,現在就是組織部敲不進去。

聽說王亞哲已經聯繫上了市委組織部的蕭秉國副部長,也就是林泉鎮黨委書記慘勇的姑丈。

范仲揚也一直想敲開市委組織部的大門,可是一直沒找到機會。市委組織部是直接的考察部門,至關重要。..其他人都是旁敲側擊的,使不上大力。

「范總,你們電力集團答應給林泉修路的徹萬應該還沒劃拔出去吧?」葉凡問道。

「沒有,不是聽說林泉大通脈擱淺了嗎?還拔去幹什麼,再說我現在也沒空管這事兒了,是不是林泉大通脈魚陽又重新恢復了?」范仲揚說道。

「沒有,我的意思是如果林泉來催問你把錢給壓住就行了。」葉凡笑道。

「這個就要看後面了,葉書記,跟你說句掏心窩子的話。如果王亞哲上去的話這個我就沒辦法做主了。聽說你們林泉的繆勇書記有跟王亞哲作了交易,如果王亞哲坐上老總的個置就得大力幫助林泉修路,而且電站家屬樓區落戶廟坑的事估計也能一錘子定音了。

王亞哲有了繆勇在幫襯著勢力一下子加強了不少。要知道繆勇的父親繆大興也是市裡的副市長,姨丈又是組織部的副部長,姑丈是玉懷仁副書記,所以這個很難辦啊,我一時也做不了主。」范仲揚十分的為難,現在自己位置還在搖來飄去的。哪有閑情管這些。

想了想范仲揚覺得很奇怪,葉凡原來為了徹萬和電站家屬樓區的事聽說卜誠過王氏叉弟倆,怎麼現在就變卦了,由促成落戶變成年難道林泉生了什麼大的變故?范仲揚最近一直在忙自己的事所以也無瑕顧及到魚陽這邊了。

問道:「葉書記,魚陽生了什麼事?。

「呵呵,我現在已經不在魚陽了。到婆羅山水庫辦任主任,說起來還是你的兵疙瘩了。婆里山電站不是你們市電力集團也佔有一大塊股份嗎?。葉凡淡淡的說道。

「啊!你一個大鎮長去當一個庫區辦主任,這到底怎麼回事?。范仲揚大吃一驚,幾秒鐘後差不多就猜了個大概了,心裡也是嘆息不已。估計是葉凡得罪什麼人了被配了。

「算啦,這個不說了,說說你的事。市裡我倒是認識一個人,如果范總想認識一下的話我到是可以牽個線搭個橋什麼的,呵呵呵」。葉凡不願再談被貶的事。

「葉先生請說,到底是當然想認識了,多個朋友多條路子是不是?我是從來不會嫌朋友多的范仲揚心裡一震,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