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四百四十一章突擊提拔

第四百四十一章突擊提拔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3更到。..dudu感謝,洲「陸郵,和,八識磨王兩位魔尊的仆」咐謝!,

「這咋。我也不怎麼清楚,如果說葉凡跟齊副省長有關係這個應該不可能,要知道當初他網畢業就被林泉鎮給安排到天水壩子那個民風特別彪悍的村子當一村官。

那個村子聽說就是當時的李洪陽和張曹中都大感頭痛的村子。還隱晦的許下了承諾,誰能解決天水壩子的老大難問題就給提一級,葉凡一個海大畢業的高材生到那裡實際上有配的嫌疑。

不過小夥子的確有些手段。年紀輕輕的硬是降服了那個村子,結果也得到了特殊提拔。就任副鎮長。

不到二嚇,月又因為被人動了私刑提了副書記,又不到多久因為拉來了三千多萬投資,一千多萬的捐增款子,想搞林泉大通脈藍圖被楊國棟親點為林泉鎮鎮長。所以,如果他跟齊副省長有關係那當初絕對不會被扔到天水壩子那村子去的。所以我認為齊副省長下來釣魚應該是巧合。」賈寶全談了自己的看法,也很有道理。

「也許是吧,晚上再視情況再說了。不過不管有沒關係。齊省長既然到了婆羅山,估計葉凡同志在事先不知情的情況下也許把自己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給透露給了齊省長,這個也許是無心的。

不過,齊省長知道了此事。面上不說心裡肯定也會打個結。你們縣委縣政府要當機立斷,在晚上飯桌上要拿出個態度來,不能再拖了,這事處理不好也許一叮,大大的問號會存在齊省長心裡的,這個對你們魚陽不利。從大的方面講,對咱們整個墨香市都不利。

齊省長最近也在大力提倡招商引資,對於這種人才他肯定很是欣賞的。你看看。你不是心底里也十分的喜歡葉凡同志嗎?」周乾陽很親切的跟賈寶全談著。

「那周書記您的意思是立即表態恢複葉凡同志的職務?」賈寶全有些拿不定主意,心裡十分的茅盾,如果恢復了葉凡的職務玉史介在縣裡耳目眾多,玉雅枝又在常委會裡。他知道了肯定心裡不痛快。那自己那兩筆款子有得麻煩了。

「我知道你的顧慮,是不是怕玉史卜扣住那兩筆款子?那你換個角度再想想,齊省長那頭重還是玉史介那頭重?孰輕孰重要分清楚。作一個主政一咋,地方的第一把手,耍有拿得起放得下的狠心。看準目標。分清輕重。有些東西看似很緊要。實則不然。..該出手時就要出手了,不然拖拖拉拉的兩咋,不討好,最後受損的總是自己。」周乾陽談著心裡話。

「我明白了周書記。唉」賈寶全嘆了口氣,無奈地放下了電話。

心裡暗道:「你這是坐著說話不腰疼,沒有了省里的七八百萬款子我拿什麼去擺平年底要做的事。」

四點半左右。

市委書記周乾陽和縣委書記賈寶全幾乎前後腳跟著就到了,市長羅浩通正準備著去都燕京跑項目的計劃,聽了衛初蜻的彙報也是急巴巴的趕來了,不過他幸好沒在墨香,不然五點半是無法趕到的。

齊振濤也知道,既然給衛初婚知道了自己的到來,再想瞞住市裡兩個頭頭是不可能的了,所以也是泰然處之,再說他也有自己的目的。既然葉凡幫了齊天的大幫,他也應該投之以桃。報之以李。

齊振濤雖說只是練了一點皮毛,不過他卻是最清楚國術修練想突破一個小境界那都是難於登天的。

葉凡助力齊天突破到了國術第三段的第二層次,這可是相當了不起的事。

不然齊天想正常突破到那種地步估計還得三年左右。國術境界對於齊天軍銜的提升至關垂要,間接的也等於幫助齊天為下一次提拔作好了準備。

不然齊天如果想再一次提拔到中校級別。估計得離開獵豹才能辦到了。不過齊天非常堅決的表個態。即便是得不到提拔也得呆在獵豹。因為他愛獵豹,不願意離開的。

齊振濤可是最清楚獵豹的權力了,為了兒子的級別職務能再上一次樓。冒然離開獵豹也是很可惜的,因為離開了想再回去就難了。

齊振濤清楚,即便是把兒子弄出獵豹利用一年時間軍銜提高到了中校級別,但回到獵豹後也得重新考核,估計照樣得降到少校,因為獵豹不同於普通部隊,它有嚴格的自行規章制度,不容許任何人鑽空子。

婆羅山水庫辦迎來了最高貴的一幫領導。樂得水庫辦公室主任向明濤差點晃花了眼。一個個平時只能在電視中偶爾見到的大佬先後駕到。

衛縣長來了不久就來了縣委書記賈寶全。賈寶全到了不久居然迎來了市委書記周乾陽,一個多小時後市長羅浩通也匆匆趕到,令得向明濤主任一直懷疑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在作夢。..這難道不是真實的?

一張大圓桌子。

上面坐著主人葉凡,賈寶全。衛初蜻。齊振濤,風清錄,羅浩通,齊天七叮,人,秘書們全坐在另外一桌。本來葉凡是不夠資格坐這一桌子的。不過他今天是正宗的主人。周乾陽也沒說什麼。

「哈哈哈」周書記,羅市委,今天釣個魚還勞煩你們大老遠跑,來,我齊振濤有些過意不去啊!本來只是一時興起陪同風司長到婆羅山來釣魚的,不過倒是碰上了一個有趣的人,這裡的水庫辦主任葉凡同志很有趣。有趣。哈哈哈」齊振濤爽朗的笑著,也不知什麼意思。一下子就點出了葉凡來。

「風司長。不得了。不知是什麼司的司長?」周乾陽等人在心底里打了咋,問號,覺得這次來得太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