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四百四十四章風司長出馬了

第四百四十四章風司長出馬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惑道豬頭和野馬!王,兩哥們的打賞。..dudu諷洲洲腮沂各位大大很支持狗子,狗子心存感激,謝啦!順手求月票!

牙一咬,瞅了瞅一旁的風清錄,想道:「既然這個也是財神爺,還是財政部里來的,能不能求他出面說叨一下,一般來說也有用的。齊叔也幫了我許多了,這個副縣長可就是他面子上撈來的。

不然周乾陽和賈寶全那麼好心,立即就任命了,還特事特辦什麼的。這世上還真難,我們抖命追求的官帽子人家那些大佬一句話,開玩笑似的就解決掉了

嘴裡說道:「風司長,您是大領導,能遇上您的機會那是萬分之難。市裡、縣裡領導信任我,給我挑重擔子。特殊提拔,再怎麼說我也得表現一下不是。

不然周書記羅市長賈書記衛縣長怎麼看我,所以這第一件事雖說難度極高,但絕對不能辦砸了。

您看看能否幫忙說兩句,讓魚陽的幹部群眾回家能過個好年

葉凡滿面含笑,笑意真誠,恭敬但並不顯諂媚,初步做到了張馳有度。鬆緊適宜。就連齊振濤都在暗中點頭,感覺小葉長大了不少。

「嗯小葉說得實誠,今天小葉的招待也是令我感到非常的舒坦。這樣吧。你們在省財政廳的那兩筆款子是什麼名頭的,金額有多少?」風清錄司長開口了,不過不是盲目就答應,而是先了解情況再說。像這些大領導一般有把握的事才肯出手的,這才能顯出個沉穩來。

「謝謝您風司長。一項是關於農業科技展補助,有如萬。一項關於扶貧,地方經濟性補助項目。有勸萬左右。這兩項款子上面都已經審批了,就是在款子到位一項上財政廳說是年關緊,一時排不過來,也許要推到明天再哉拔過來了。魚陽是貧困縣。這個拖不起。」衛初蜻作為縣長。這方面當然非常熟悉的。

「嗯」。風清錄聽了後並沒立即表態,嗯了一聲後在考慮著什麼。

幾分鐘後笑道:「這樣吧。兩筆款子,勸萬那筆我打個招呼,看看能否趕在年底前拔下來。就當是提前賀一賀小葉同志高升了,呵呵呵」。風清錄也很乾脆,直接掏出電話打了起來。

說道:「學正兄,好久不見了。哈哈哈

「風老弟,你這一眨眼功夫就不見了人影子,聽說你下來,可就是不見真神,害得我好找啊!,小南福省財政廳廳長楊學正笑道。

「看來兩人關係相當不錯,這風司長難道在財政部任職?有可能,不然省里的大財神爺楊學正此人風司長怎麼喊出兄弟來了。..」周乾陽等人心底里暗暗驚嘆。

「我在魚陽婆羅山水庫釣魚小遇上一個有趣的小夥子,叫葉凡。是這裡的庫區辦主任,聽說快提副縣長了。

隨意中談到了魚陽縣年關的事。好像日子過得挺難。說是魚陽有筆扶貧性質的經濟展補助,估計有勸萬左右。

也許勸萬在沿海地區算不得什麼,不過在魚陽可是一大筆巨款,說是能否在年底前拔下來,聽他叫得那般子的慘,我也有些心酸。魚陽的經濟是該挪騰了。呵呵,這小夥子很有手段。.9u.net搞的那咋。「叫花魚。堪稱一絕,老楊你沒下來,可惜了風清錄說完後也沒再說其它的什麼,掛了電話。

「謝謝!謝謝」葉凡連聲說了三個謝謝。衛初蜻和賈寶全也是跟在後頭連連稱謝。

「呵呵,謝我幹啥,我沒做什麼啊!只不過跟老朋友打了個電話。講了講釣魚的事。談了談你的叫花魚。」風清錄一臉的輕鬆,令得葉凡是感慨萬千,人家一個電話魚陽的同志跑斷了腿還難辦到。

晚餐過後喝茶聊天。

周乾陽、羅浩通和賈寶全等人被齊振濤趕走了。

「齊老哥,今天我可是大獲全勝,你那五成是我的了,哈哈哈風清錄也暴出了猙獰的狂笑,也許喝了些酒的緣故,估計應該是很開心。

「唉!這魚它娘的也是勢利眼。見你風老弟是從財政部來的財神爺全往你那口子上撞,看來有錢也能使魚上鉤啊!老子省里的就不來問津。真是有些躁人

齊振濤無奈的嘆了口氣。突然掃見了一旁正默不作聲陪著笑臉的葉凡,氣道:小子,我的損失就由你來陪了」當!」

「我賠,賠啥,您可是省長小賭的肯定是高檔貨,我可是賠不起?。葉凡一慌,趕緊站了起來連聲推脫。

「賠不起也得賠,哼!齊振濤狠聲說到,逗得風清錄在一旁狂笑不已。很是得意。看來兩人真的很隨意,互相鬥著取樂。

「齊叔,我真不怎麼你們賭什麼,這無影的東西叫我咋賠?」葉凡苦瓜著臉,瞅了一眼正乾笑的齊天叫道:「賠什麼,你說」。

「嘿嘿嘿,大哥,就是那個,那個玩意兒齊天陰聲乾笑不已。

「那介」那咋。什麼,我」。葉凡不明白。

「跟娘們有關係的東東齊天湊葉凡耳旁賊笑道。..

「啊!」葉凡嚇得差點凸掉了眼珠子,隱晦的偷窺了一下齊振濤和風清錄,暗道:「兩位大領導要春宮丸,我的老天,大領導也好這口子?」

「瞪啥瞪,只許你們享受就不許咱們這些半老頭子樂呵一下了。沒啥。增進情趣的東西,男人嘛!偶爾為之有益於身心,食色性也是不是?風老弟,你說是不是,哈哈哈」齊振濤一點也不感害燥,直言不晦。

「嗯!男人風流不是病,正常!」風清錄也開了句玩笑。

「說說,你小子還有多少存貨,全拿出來齊振濤問道。

「我」我沒有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