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四百五十章堅決反制

第四百五十章堅決反制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感煮人生友剛粒為概筋,兩位大大孵。..公,

這廝心裡也很是惡,掌聲停了後裝著很好心樣子突然問道:「葉副縣長,劉敏花、吳麗花、張鳳花、玉花月、劉紫花五位同志也是咱們局裡人,人家也正常上班了。

以前因為種種原因人家都是請假無法上班。那舉辦活動的獎勵性紅包是否也該一個給她們,當然小一點就行了,幾百塊錢也得意思一下是不是,不然有些厚此薄彼了。」

聽他這麼一問全殿人全盯著葉凡,五朵金花倒沒開口,一個個都冷然的看著葉凡,看他著么較勁。

「衛副局長,那天可是有記錄的,這次的紅包是獎勵舉辦活動的同志的,那天既然五位同志因事請假了沒參加活動那紅包當然就不能了」張衛青副局長為了表示對葉凡推薦自己的感激,也是豁出去了。先了一榴彈炮頂了衛寶國一句。

「沒錯!記錄在此,全體人員通過的,張昌局長要不要看看。」丁香妹跟葉凡有了親密關係後也是不顧及什麼後果了,再說昨天晚上去人事局的吳麗花家裡受盡了譏諷。心裡也有氣。反正也看開了,立即揚著那個本子補充說明道。

「這,,這,」衛寶國副局長偷偷瞅了五朵金花一眼,現沒動靜。自己唱獨角戲還怎麼擋得住人家圍攻。一下子就啞火了,臉更是成了黑麵包公。

「呵呵呵,既然有記錄還說什麼?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一個局子雖五臟也俱全,沒有規矩就不成方圓。這事就這麼定了。」葉凡臉色突然凝重了起來,此事就這麼敲定了下來,最後補充說道:「辦公室主任鍾才同志已經退休了。..暫時由丁香妹同志代為管理。」

五爾金花那臉上快能滴出墨水來了。

大金花劉敏花是副縣長孫榮春老婆,覺得自己老公是副縣長,而且比葉凡這個網提拔的副縣長年成久,根基那個當然更穩實。所以此女人先就冒頭了。

略顯陰陽怪氣,冷聲。享道:「葉副縣長,局裡去南天頂舉辦活動,這個本來就是縣裡安排的正常工作,如果說是補貼幾塊十幾塊的下鄉補助咱們五姐妹也沒話說。9u.net可是你這一補貼就是上千。這個可是有亂國家錢物的嫌疑。」

吳敏花也不笨,一開口就把五朵金花給全綁定在了一起,叫出了五姐妹一說,其她四朵金想閃人都沒辦法閃了。

「沒錯!我們從沒聽說過正常的干三天工作還有補一千塊的事,這明顯是扛起活動的旗子找理由亂錢,而且葉副縣長處理的極為不公平,咱們五姐妹也是局裡的正式工作人員,為什麼一分錢補貼都沒有?這拿到天底下去講也沒理由?」人事局局長費恩澤老婆吳麗花開了第二炮,而且還是一枚陰彈。

「嗯!我也覺得有些不妥當小有點偏了。」信訪辦主任牛立富職位最低,所以他老婆張鳳花在五朵金花中言權最前面兩位大姐都炮了,她本來是不想出頭的。

要知道炮的對象可是葉凡副縣長,自己老公不過是信訪辦主任罷了。一個正科級的幹部,而且也沒多少實權。你劉敏花、吳麗花的老公分別是副縣長孫榮春和人事局長費恩澤。你們不怕我可是有些怵。

好歹人家葉凡是副縣長,真惹毛了他下起狠心來要拿下自己老公這個信訪辦主任也不是沒有辦法的。..

不過其人在另外四朵花的微微不快的眼神中,張鳳花最後也只好硬起頭皮了一枚小鋼炮,因為張鳳花聲音太小了。廳中人張著耳朵才能聽清楚,差點成了啞炮。「鳳花姐講得沒錯,不是有點偏了,是大偏了。要補貼大家都應該有份,難道我們五姐妹就不是宗教局的人?咱們也是請了假的,這事如果葉副縣長不給個說法的話咱們只好向上級主管反應了。」王花月的老公是縣政府辦主任玉花月,是正宗的魚陽玉家人,根基穩實,那是一點也沒把葉凡大大放在眼中的。

而且前次傳出了葉凡大大在車站公然調戲玉家小公主玉嬌龍那檔子爛事,玉家人要能逮到機會,對於葉凡同志,那個是決不會留情的。能用大錘砸就絕不會改用小鐵錘敲的。

「咯咯!網好,卓凱協助辦理反貪案子回來了。聽說是鄰省一個縣長落馬了,外帶著一長串的副縣長。那幾個人也很慘,現正在牢里唱著《鐵窗淚》呢,咯咯咯,,

葉副縣長的事我得回」劉訛提起了他老公,也就是縣檢察院檢察長蘭卓凱,居然還拋出了其老公正辦理貪污案子的事,其意就是個傻瓜也得聽得出來。

五朵金花完話後大殿中靜默如水,只聽見了喘氣的聲音。丁香妹和張衛青砸巴了一下嘴終究沒出聲音來,畢竟要面對的可是五人的小集團,背後勢力太強悍了,不是他們能比擬的。

「呵呵呵」五位同志的意見還不小嘛!從亂補貼到有失公平,最後連貪污受賄都拿出來了,是不是接下去就要整我進大牢蹲著還唱什麼《窗戶淚》。老遲同志的這歌我倒是喜歡唱,不過一般來說都會讓給別人先唱唱,我嘛,作個旁觀者還是行的葉凡不咸不淡的笑著。

五朵金花一聽,那臉色突然大變。暗自嘀咕道:「這個姓葉的,嘴皮子還很利索。不過聽說是有幾個人被他整進了局子里,周小小濤是幾進幾齣了,王波現正躲醫院躺著

不過,正當她們想著時葉凡同志卻是突然,臉色一變,板得像包黑子,只是不那麼黑罷了。

說道:「既然話都說到這個份頭上了,哪咱們就公事公辦了你們不是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