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四百五十二章踩盤子查舊案

第四百五十二章踩盤子查舊案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四百五十二章踩盤子查舊案

『豬哥』和『淡哥』兩位妖人聯手。砸下了105張催更票,所以,狗子又一次見錢眼開了,決定明天上傳4更,晚上1點傳第1更。希望各位官術的書友兄弟們能繼續支持著小狗子。其實狗子非常的感激兩位兄長般的妖人,還有一個團的弟兄們,是你們一直支持著狗子,謝謝!

*****************************************************

「這個那個幹什麼,難道公安局這麼大一個局子還能跑了不成?要錢也行,我給你,到宗教局去領,不過嘛,呵呵呵,以後就不用再說什麼了。」葉凡臉一沉,不高興了。話語中含有一些特別的味道,謝老闆自然明白,生意人聰明著呢!

前次自己剛到宗教局上任時也正好帶著局裡人到魚陽酒樓吃飯,當時這位謝老闆就非常的勢利,差點不給飯吃了。所以,此刻葉凡也沒什麼好臉子給謝老闆看的。

「那好,葉縣長說了。我就再過些時候來。」謝老闆打了個招呼知趣的退了出去。

「唉!有奶就是娘,沒錢就是爛渣。」盧偉一臉的苦相,以前在市局擔任刑警隊隊長時還真沒為錢發過愁,現在自己主政一個局子時才曉得這當家人那是真不好當的。

「算啦偉仔,手頭上實在拮据的話我弄點給你算啦!」葉凡笑道。

「多少,不會幾千塊吧!」盧偉半信半疑,心道:「你以前分管宗教局還不是窮得叮噹的響,聽說一年的經費不過五千塊,就那五千塊還有閑錢分給我,庫區辦估計會好一點,但也不寬裕,難道還有閑錢施捨給公安局?」

「不說了,我還得去林泉。你想個名頭出來,庫區辦那邊給你五萬,宗教局給你五萬,乘我還沒卸任前這隻筆還有用,給你點實惠沒啥,不然又得罵我這大哥怎麼的,怎麼樣?縣政財那一塊就甭想了,我這個大哥夠大方的吧,要知道衛初婧那婆娘不過才給二萬的,我一出手就是10萬,呵呵呵……」葉凡一臉的得意勁兒。

「真得太感謝大哥了,有大哥罩著就是好。財神啊!」盧偉一臉的yin笑,眉頭一揚說道:「名頭多著呢,比如縣公安局協助庫區辦做好安全巡查工作,保水庫平安。協助宗教局處理好民族和諧問題等等,這個小菜一碟,不怕想不到,就怕沒有錢撈的,項目,那個多著呢,有幾千萬我也能撈回來的。」盧偉賣弄起了學說,一臉子的猖狂之態又顯露出來了。

「呵呵,你小子鬼點子多,沒事。不過,好像也有道理,乾脆你再協助縣財政局搞好警民共建不是更好。快去弄個報告來我給劃拉一下,去財政局老馬處撈10萬應該有,老馬現在手頭上應該還有幾百萬。」葉凡乾笑,加了一破點子。

「我的天爺,咋就沒想到財神爺呢!」盧偉一拍腦瓜子趕緊交待人去辦了。

「唉!真想跟大哥去林泉逛逛,可惜局裡破事太多,抽不開身子,你這副縣長倒是悠閑得很。」盧偉嘆了口氣。

「不過這次的事你乾的是正事,還真的要你跟我去。」葉凡收斂了笑意,一臉的嚴肅。

「怎麼回事。林泉出事了?」盧偉也正經了起來,眉頭皺了起來,他可是最怕出什麼事的。

「現在倒沒出事,是五六年前的事了。唉!天水壩子,那裡躺著一個姑娘,一個清純得能滴出水來的姑娘,跟李春波唱的『小芳』差不多。她叫葉若夢,父親葉水根……」葉凡嘆了口氣,久久沉默,盧偉知道大哥有傷心事,也沒作聲,默默的遞了根煙過去給他點上了。

「天水壩子有條神女溪,在神女溪的下游不遠處就是大名鼎鼎的景陽林場。五年前,若夢的爸爸葉水根也是林場的一名普通工人。他本來在場部開的一間木器廠工作的,工資也還不錯。後來不知什麼原因得罪了林場場長鄭輕旺被發配去守山巡山去了。

那個時候鄰近村子經常有一些不務正業的混子盜木頭,葉水根是個非常負責的人,在他的巡守下盜木賊對他是恨之入骨。

六年前的國慶節大家都放假了,可是葉水根卻被鄭場長安排去繼續巡山。10月3號,若夢的爸爸一去就沒再回來,正當若夢和她媽媽金蓮姨焦急萬分之時。

晚上六點鐘左右,林泉三霸的老三李德貴卻是背著葉水根回來了,不過那個時候葉水根已經斷氣了。

身上骨頭都斷了十幾根,滿身是血。聽德貴說是不小心滾下了山崖下摔的。

德貴走後若夢哭泣著正想給爸擦擦身子換上新衣好入棺,誰知葉水根突然活了過來。

其實他原來本就有一絲氣,不過他見到若夢娘倆只說了一句話就逝去了。」葉凡講述到這裡心底里一陣子扎痛,眼眶濕潤了。

「說了什麼?」盧偉也有些傷懷,問道。

「德貴不是好人,不要去林場。叫若夢娘兒倆注意遠離他。後來在天水壩子搶金馬慘案中若夢為了救我不幸中槍,她去了……」葉凡有些哽咽著了。

「後來我一氣之下追殺*級犯人。倒是把德貴追著了。只是那小子怕死,把葉水根很可能是被害死的事全倒了出來。

我也覺得此事很是奇巧,不過一直沒有證據。鄭輕旺可是正處級的幹部,我當時不過一個小股級的村官,有什麼能力去擺平這件事。而且當時那事已經過去幾年了,什麼證據都沒有,我只好慢慢來了。老弟,大哥年過後就要去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