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四百五十五章找死

第四百五十五章找死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四百五十五章找死

心道:「憑著玉家的勢力開個地下賭場有啥希奇的,即便一時出了異外,不防被抓了幾個錢不就解決了,這事還真是邪門了。」

「唉!關在墨香市野戰一師裡面,都這麼多天了連人影都不讓見,真是奇怪。」玉世雄一步一步的把李橫山往井裡引去。

「野戰一師,我幫你們問問。」李橫山大嘴一張說道,就要掏電話。看來在獵豹混了幾個月下來也認識一些軍隊中的朋友。

說得也是,墨香市野戰一師是直屬水州藍月灣基地的第二集團軍管轄,而李橫山所在的獵豹兵團跟第二集團軍共用一個基地。

所以自然就熟絡了,而且獵豹作為嶺南軍區的最大王牌,想巴結獵豹軍兵們的普通軍官士兵多著呢。

「那個很難,聽說這次父親的事是由獵豹一個少校營長專門負責的,野戰一師只是關押地,並沒審理權。」玉雅枝適時的湊上了話,看來就要揭秘底子了。

「獵豹的人,叫什麼名字知道嗎?」李橫山失聲叫了出來,心裡一沉,覺得這案子可就大到天了,能讓獵豹出面的案子在軍隊中可是相當重大的案子,獵豹就有點像是刑警隊里的重案組。

「聽說叫齊天!」玉嬌龍插話冷哼道,顯然對那個齊天心懷不滿。

「齊天!」李橫山差點驚掉了下巴,齊天不正是自己的直接上司。

沉默了一陣子,見玉家姐兄妹們全望著自己,心裡也明白了。敢情玉家人今天來了好幾個,就是等自己的。

說道:「齊天少校正是我的直接首長,我可以幫你們問問,成不成這個難說,估計沒多少希望,待我問問。」

「謝謝,那就麻煩橫山兄弟了。」玉家人一聽心裡也是一喜,既然是李橫山的直接領導,那至少也得照看到一份情面了。

「首長,我是李橫山,現在還好吧,呵呵呵……」李橫山小心的打著哈哈。

「好啥,累死了。你小子倒是先回家過年了,咱就是一勞碌命,方方面面的破事兒特別多,煩啊!」齊天微微一愕,心道,這小子怎麼會突然來個電話。倒是奇了,不會是跟大哥在一起吧。

「我……我是想問問魚陽玉家的案子怎麼樣了。」李橫山恭敬得很,完全收斂了猖狂,看來軍中幾個月的訓練下來還是很有力度的,把這小子的脾氣也磨平了不少。

「玉家人找你啦?」齊天冷冷的哼道,知道這小子打電話來就沒什麼好事,最近玉家人通過各種渠道想聯繫上他,不過都給頂回去了。對於傷害大哥葉凡的敵人齊天決定要給玉家人一個沉痛的教訓。

「玉家的玉世雄跟我哥是兄弟,所以……我想問問……」李橫山聽齊天那冷冰冰的口氣就感覺不妙,不過既然問了也只好硬著頭皮繼續問下去了。

「兄弟!好了,這閑事你別摻和,沒事多練練身手,掛了,哼!」齊天根本就沒解釋,隨即掛了電話。

「玉哥,唉!估計這事很大,首長口氣嚴厲,不理人,這下子是麻煩了!」李橫山沒多少心眼,直接就把齊天的態度給透露了。這個當然也是齊天故意的,就是要通過李橫山讓玉家人知道他的態度,讓玉家人年都不安穩,倍受煎熬才是。

「啊!爹!怎麼辦啊!」玉嬌龍首先沉不住氣了,一直在眼眶中打轉的淚珠子再也忍不住嘩啦啦直往下掉了。玉雅枝也是一臉的黯然,玉世雄更是氣得牙齒咬得格格響。

「媽老子的,我去跟他們拚啦!」一旁的玉貓發狠了,搖了搖手,罵道。

「跟誰拚!玉貓,說什麼話呢!」玉雅枝還算較冷靜,立即出口訓叱。

「唉!玉貓老弟,別說這傻話了。拚!你想跟獵豹拚,那是嫌命太長了。玉貓兄弟,你能打過我嗎?」李橫山一臉嚴肅的說道。

「不可能!」玉貓搖了搖頭。

「那不就得啦!我在獵豹裡面就等於一個普通的兵,你別看我是一肩佩一杠三星的上尉連長,獵豹裡面多著呢。最差的兵蛋子都是少尉,而且很少,基本上都是中尉打頭的。像我這種身手的一抓一大把,隨便出來個人都能撂翻十幾個像你這種身手的人。這個可不是我吹噓的。」李橫山一談起獵豹那是口沫橫飛,又恢復了得意勁頭。

其實李橫山當然也有點吹了,李橫山在葉凡的雷陰九龍丸助力下突破到了三段的開源之境,在獵豹兵團中三段的高手其實並不多,不會超過30個。

不過玉世雄等人當然也不清楚獵豹情況了,也是給蒙住了。一臉的無奈加苦澀。

「難道爹真的要坐牢了嗎?爹!」玉嬌龍小聲的哽咽著,臉色蒼白,樣子楚楚可憐。

「橫山兄弟,這事謝謝你了,雖說不成,但也讓我們玉家知道了一些重要信息。」玉世雄舉起一杯子跟李橫山哐鐺著碰了一下。

「我倒是想起一個人來,如果你們能求他得出面也許玉老爺子還有點希望。」這時一旁的李宣石突然想起了什麼,神秘一笑。

「誰!李哥快說。」玉世雄忍不住急問道,就連玉嬌龍都停止了抽噎,一臉緊張,眉心那顆美人痣都在微微顫慄。

「葉凡,你們可能聽說過。」李宣石吐出了這麼一句話,令得玉家人那臉頓時就陰暗了下來,特別是玉嬌氣龍,畢竟還嫩,沉不住氣,立即失聲叫道:「怎麼是他,一個牛氓!」

「牛氓!誰是牛氓了?」李橫山不解的問道。

現場沉默……

「怎麼回事?你們不會是跟他有過節?」李宣石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