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四百五十七章靠山虎滿地找牙

第四百五十七章靠山虎滿地找牙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道。...9u.net這事越鬧越大了,要是槍走火了傷著人可就麻煩了。

「多!你是什麼人,怎麼有槍!」盧偉厲聲問道,內勁全激出來,直逼向了玉高一,其實心坎里也挺緊張的。雖說自己有著四段身手。但槍子兒可不長眼的,一擊之下那照樣子會肚破腸流沒了小命。

「什麼人?你還沒那資格問。」玉高一揚了揚手中槍,極端不屑的哼道,掃了自家侄兒一眼突然喊道:「世雄,你們先走,我看著。」

「誰敢放走嫌疑犯就是同案犯!」盧偉充滿內勁的氣波炸了出去,破廟裡那瓦片都在沙沙震響。北啦一聲微響,一隻黑洞洞的短槍對準了靠山虎,冷冰冰喊道:「你敢挪步子我就以拒捕立即開槍,不信你試試。「小叔,放下槍,讓世雄跟他走。」玉雅枝見情況不妙。權衡利弊。趕緊退步了,這要是兩人火氣一大互相槍了那肯定有人受傷的。即便是世雄被抓去最多關幾天也會回來。事兒還不會那麼大。開槍那事就鬧大了。

「不行!今天誰敢亂抓人我這槍可不是吃素的!龜兒老子的,我呸!」玉高一擦出真火了,也不顧後果了。其實也是一紙老虎。心坎里惶惶的,現在面子上過不去了。

「盧局長,玉先生,把槍放下,咱們慢慢談談。」李宣石和李橫山趕緊勸解,不過沒用。

場上兩人如兩隻殺紅了眼的鬥雞。互相冷煞煞相持著,只差沒毛

了。

玉嬌龍早嚇得大氣都不敢出,就怕對方那手兒一抖,槍走火那就危險了。不過她挺勇敢的。儘管身體在抖瑟著如打擺子一般,但還是緊緊的擋在了哥靠山虎前面。

「讓開妹子。..」靠山虎見情況不妙,好像動真格的了。一把把妹子捋到了身後,站在了前面護著,看來兄妹情很深的。

說道:「小叔,把槍放下,我跟他們走。我倒要看看他們能把我靠山虎咋的了?公安局又不是龍潭虎穴。怕個球!」

「哼!」玉高一哼了一聲,槍沒動,也沒垂下,身體姿勢不變,冷煞煞的盯著盧偉。猶如一隻潛伏著的毒蛇準備隨時動攻擊。玉高一作為野戰一師的上校團長,帶著的是作風硬朗的野戰部隊,也有著過劈的本領和素質,並不是像王小波那樣的草包蛋子。9u.net

「哼!挺熱鬧的,廟堂變成戰場了。」突然外面傳來一聲熟悉的冷哼聲,葉凡緩緩的走了進來,不緊不慢,看上去悠閑自在。不過臉上卻是一臉的哀傷,巡了大廳中眾人一眼,根本就無視那兩把手槍淡定自若的走了進來。

當然是方倪妹見勢不妙,趕緊打去了電話。

「葉縣長,我」我向你賠罪,那天我錯了,你」你放過我哥和玉貓吧,,求你了,,求你了,,任打任罰由你,,我,,我明天就到公安局自,」這時玉嬌龍好像看到了希望,一下子撲到葉凡跟前,那臉上掛滿了恐懼和淚水,大聲哭喊著。

「妹子回來,咱們玉家沒有孬種!不用求這種人渣!」靠山虎虎吼蒼天,震得破瓦碎磚都在嘎嘎的響。此人的確是一漢子,很是硬朗。

「人渣!你再說一遍。」葉凡突然轉身。一道寒目冰凌凌的盯著靠山虎,一臉不屑,說道:「你不是號稱靠山虎嗎?呵呵,我用一隻手。咱們好生對上一拳,能擊得我退步你立馬走人。」

「哈哈哈小子夠狂的,老子活了二十幾年了還同見過如此狂妄的瘋子。就你那小身板,瘦不拉嘰的。既然想挨揍就來吧,老子一隻手定揍得你滿地找牙,到時別說我靠山虎狂毆政府官員,哼!」靠山虎可是大怒了,斜瞞了葉凡那不怎麼壯實的身板一眼,這麼多年來從沒遇上這麼個狂妄之輩,那是因為他沒遇上真正的高手。..

「我同意,只要你能擊退葉縣長。我立馬就不管這事,哼!」盧偉心裡一動,心道:「看此情景要動靠山虎是不可能了,就讓大哥使陰手好生讓這小子吃些苦頭。」

「接拳!」靠山虎再也忍不住了。腳一力,踮在一旁的柱子,騰身而起足有一米多高,一陣拳風迎面撲來,直往葉凡身上砸將而來。

葉幾卻是紋絲不動,嘴角微微翹的一道冷煞之笑。如一座高山,巍然而立。不過身上卻是樸實得很,感覺到這種怪異事玉高一莫名其妙的感覺有些不妙。

一旁的李宣石和李橫山乾脆閉上了雙眼,當然是不忍看到玉世雄的慘樣子了。

葉凡的身手不要說玉世雄,就是李宣石也從李橫山的嘴裡知曉了,估計還是一位正宗的五段級高手。靠山虎段頂階。眾介小根本就沒有可比性硬杠起來的話那州洲幕鐵定是一邊到了。

「嘭

一聲巨響,老宮那破殿頂上瓦片都被震得喳喳直瑟,似乎剛才在瞬間生過五級小地震,有幾塊碎瓦早就飛將了下來砸了在殿上出啪啦啦的聲音。

當然,靠山虎這隻玉家老虎是應聲被葉凡一拳給揍得像皮球彈起後來了個漂亮的拋物線,很是不雅的直接就跌進了天井中。

天井裡面還有淺淺的一層水,上面布滿了綠色的青苔,靠山虎在天井裡就像汽車突然剎車輪胎被震散了一般,整個身體成了一隻蝦米,連連來了個轉體旋轉三周半,最後後背撞在了天井池邊沿才硬是停了下來。

臉那是略啦一下就白了,兩腮邊也鼓起了兩個鼓鼓的,猶如旺仔小慢頭般的青包,鼻血直流,頭蓬亂如鳥窩,嘴嘔巴了一下估計是想叫痛,的確痛。不過現葉凡正若無其事的盯著自己時,這廝也很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