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四百六十三章002號帶來的震憾

第四百六十三章002號帶來的震憾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們哪!二天沒見到月票票了?????覷「是啊!不就一個賭場子嘛!葉縣長,這事你能否幫助再問問齊營長,早點結案,該罰多少款子玉家也承諾交上。..dudu不過希望能早點放出玉老爺子,讓老爺子也能沾點年氣。」蕭秉國看似隨意的笑著,露出了廬山真面目,醉翁的意思終於挑明了,兜了幾十個圈子終於又兜到正事上了。

「這事不好說吧,我都問過一次了,再問的話真怕惹上什麼麻煩。不過既然蕭部長這樣子說了,麻煩就麻煩吧,那我再問問,成與不成那個就」葉凡虛與委蛇,當作蕭秉國面打起了電話。

「齊卓長啊!怎麼樣?咱古川人傑地靈,歷史悠久,挺好玩的是不是?」葉凡說道。

「還行!大哥有事嗎?,小齊天問道,心裡直嘀咕,好好的打什麼電話,屁事都沒提一句。

「噢!是這樣的,我想問問玉家那案子獵豹準備什麼時候結了?玉老爺子也被關得夠嗆了,讓人家早日回去沾點年味,畢竟也沒犯上什麼大事葉凡剛講到這裡齊天明白了。

故意大聲說道:「還想回去過年,不被槍斃就算不錯了!大哥,這事你最好別再問了,再問的話這點兄弟都沒得做了。那是機密,不能外傳的。

齊天根本上就是吼出來的,坐一旁的蕭秉國和繆勇當然也摸糊的聽見了,當一聽見那個「槍斃,兩個字繆勇臉色大變,蕭秉國雖說面上還算鎮定,但氣機已經有些紊亂了。

葉凡那靈敏的相面術還是很靈的,隱約的感覺到了。心裡差點笑破了肚皮。

暗罵道:「齊天這騷人也真是敢出這狠話,連槍斃都給整出來了。這兩個字就是咱送給玉家的最好的年貨,估計老蕭同志把這口訊傳回去的話玉家又有得忙碌一陣子了。」

葉凡掛了電話,臉色有些難看,喃喃道:「蕭部長,這事不好處理了,你還是趕緊回去再想其它辦法吧,我怕遲了就有些,唉」

「怎麼。..齊營長怎麼說?」蕭秉國故意問道,想證實一下剛才自己的耳朵是否聽錯了。

「他說」他說還想回去沾年味,不,不好說,不說了。」葉凡一臉菜色的搖了搖頭。

三天轉眼而過,初四的早上。

葉凡再次留戀的在自己的出身地古川縣城轉悠了整整三個大圈子,三輛車直飆向水州而去。9u.net

因為事忙,到水州後連盧偉的家裡都來不及去,匆匆到了胡董事長家裡,幫胡重之再次活絡通氣一番後回到自己的,楚天閣葉府」

給陳嘯天坦然了自己要去執行秘密任務的事,宅子就托負給他打理了。

「梅子,來一曲「十面埋伏。吧!」葉凡斜躺在龍椅上,盧偉、齊天、陳嘯天三人坐在下側的客座椅子上。幾人都微微有些醉意了,心情都不怎麼好受,一直在拿著酒撒氣。

不久,激昂,磅礴的琵琶聲響徹在「楚天閣葉府,的廳堂中。葉凡突然大吼道:

男兒當殺人,殺人不留情。

千秋不朽業。盡在殺人中。

昔有豪男兒,義氣重然諾。

睚眥即殺人,身比鴻毛輕。

又有雄與霸,殺人亂如麻,

馳騁走天下,只將刀槍誇。

今欲覓此類,徒然撈月影。

網唱了兩句,盧偉,齊天一起張嘴跟了進來,三人在廳中醉意中大聲的吼誦著,狂放猶如三個蛻去了現代外殼的粗擴野人。..

陳嘯天半眯著眼,不過氣機也有些激進,看來也頗受了點影響。

「哈哈哈

葉凡一陣子狂笑,「嘭,地一聲響,古董酒杯在地下哀鳴著粉身碎骨了。

「盧偉,就此別過。齊天,我們走。」葉凡大吼一聲,在院門口轉身沖陳嘯天老頭喊道:「陳老,給梅子二年的工資吧,她家等著用錢。盧偉,梅子年都沒回家過,你派人用車子送她回老家過年。」

「大哥放心,我親自送她回老家。」盧偉聲音有點哽咽。「沒出昔,學娘們是不是。走了。」葉凡哼了一聲轉身開車再去。

走到半路,葉凡換了一身迷幻的中校野戰服,車牌子也換成了獵豹軍牌。

尾號卻是狽。

網開到藍月灣基地,站崗的那個上尉連長慌得趕緊行禮致敬,心裡暗道:「見到大人物了,在獵豹中排第6位。」因為齊天的車牌尾數是凶6號。

該上尉同志再往後一瞄,差點震掉了眼珠拜立即小跑著上去沖著葉凡的牧馬人一個標準軍禮,大喊道:「長好!」轉頭沖幾個兵蛋子吼道:「媽的!還不敬禮,想找抽是不是?」

心裡那是暗暗駭然,大叫道:「不得了,居然是2號長。好像鐵團長掛的是號,什麼奶、咖、萬、酚、四都見過,就是

是第一次見到。開眼界了。神秘人物啊!也許在猜」處搞什麼的

葉凡絕對沒想到這麼個車牌子弄得那個上尉連長惶恐不已的。其實是鐵占雄耍了個小心眼,以葉凡的身份不要說給掛啞,就是能掛上四就不錯了。

不過鐵冉雄自個兒的意思卻是把葉凡當作未來的核心接班來培養的,所以認為自己是四」那自己的接班人暫時就掛啞了。才不會辱沒了接班人身份。

這其中的道道不要說葉凡沒搞清楚,就是齊天也暗暗駭然,當葉凡在車裡那密碼一開啟,車牌子換了過來後,當時斜倚在車一旁正噴煙圈的齊天一瞅,頓時也差點掉了眼珠子。

心裡跟那個上尉連長也差不多,暗駭道:「厲害!居然是啞號,這可是說不通啊!好像馬副團長小張副團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