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四百六十四章能整人時就不要錯過

第四百六十四章能整人時就不要錯過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感謝大強心蝶和霸道豬頭兩位大師打賞,謝謝!,※

「砸就砸了,有啥了不起,賠錢得啦!反正是報銷,又不用自己掏腰包。..」另一個女音更是翹皮,雖說聲音相當的好聽,但其中的傲氣十足的,令得葉凡心裡可就有點惱火了。暗道此女倒真是寵傲,估計有點來頭的,難不成是第二集團軍中的某要人的親戚?

不過一旁那幾個先前打過招呼的軍官們倒著實被嚇了一跳,心裡全是一股子興哉樂禍,暗叫:「高月啊高月,你雖說有個副軍長姐夫在後面撐著,但你現在砸的可是獵豹二號人物的車子。

就是你那姐夫也惹不起這軍牌子的。不過高月平時也太傲了,全把咱們這些爺們當蛤蟆了。

今天倒是想看看這個嬌寵的天鵝倒回大零也帶勁頭。最好那位2號出來好好收拾一下這娘們,罰站,不,最好是脫了褲子打屁股才帶勁頭,媽的!太翹皮子了。」

「原來是高月,此女也太傲了。好像跟梅亦秋那娘們關係很鐵的,整天稱姐道妹的。有一次老子被梅亦秋用拳頭羞辱了,此女還站一旁偷笑。哼!你不就有個副軍長姐夫嗎?好,讓高月去碰撞一下大哥也好,彗星撞地球,不知能否擦出炫麗的火花來,快意啊快意!痛快啊痛快。」

齊天這子不良的想著,差點樂歪了破嘴。這廝眼珠子一轉,又趕緊是添了一把火,嘴裡故意大聲,惡聲惡氣的哼道:「怎麼回來,誰幹的,怎麼踢球的,這眼往哪裡看了?沒長眼是不是?」這小子陰啊。嘴裡頗有股子罵高月沒長人眼的吊吊在裡面。

高月正走過來,一聽,那河東獅火可就爆了,而且齊天的聲音她也聽出來了。

唇兒一翹,略顯尖刻,說道:「怎麼啦,我們的齊營長,撞了一下你那車了就壞啦?又不是泥捏的。垃圾車還差不多?如果齊營長是垃圾咱們就認了,哼!要不我給梅姐說一下,叫他來給齊營長補補車子,咯咯咖,」

此女妖嬈的笑著,胸前那**子顛得嚴重,晃得令人有些眼暈快暈菜過去了。..

不過她提出梅亦秋此女來可是有些傷人了,齊天那臉一下子成了豬肝,這可是戳中了他的心坎深處永遠的痛。

因為齊天以前經常被梅亦秋這娘們用拳頭揍成豬頭,那個時候齊天功力比梅亦秋差太遠了。9u.net這小子一聽大怒了,正想開口時卻聽見葉凡冷冷哼道:

「你叫什麼名字,怎麼說話的。我這車子什麼時候成了垃圾車了。那咱也成垃圾了是不是?哼!過來給我講清楚道個明白?不然,哼」葉凡那話語中威信十足,而且隱含著一絲警告。

「垃圾車裡裝什麼?那個什麼在場的是個人都懂的,咯咯咯,你自己想當成什麼了那就當成什麼了?就像齊天一樣,就是那個,哼哼!」高月那傲氣可是被帶燃了,一向在這第二集團軍中當母螃蟹,橫著走慣了,這次不過也得估計也得濕濕腳了,因為他碰上了葉凡這咋。另類。

齊天差點吹起了助陣的口哨子,這個時候見大哥葉凡出面了反而不吭聲了,也不解釋指明什麼,這小子的心思當然是居心叵測了。

不過一旁的幾個軍官爺們可是群情激奮,絲毫沒有一點作為同個軍種戰友的思想覺悟,就等著看高月這娘們出醜了。而且,一個個脖子伸得老長的,像是幾隻鴨子突然被主人餵食時脖子給提吊了起來似的,不過這夥人那眼神卻是裝得一本正經,很是清明。不帶一絲雜念,裝著渾然不知葉凡身份似的,不過一個個想笑卻是不敢笑出聲來。

「咯咯咯」過來就過來,難道敢把本姑娘吃了不成,哼!」隨著話語聲飄蕩著,緩緩的走來一位高挑女子,估計有一米七左右。..

一張溫婉動人的白嫩鵝蛋臉,一雙水靈汪汪的大眼,微翹的鼻子趴在臉盤中央最合適,厚薄適中,粉嫩的唇兒,笑起來很甜,不過此剪卻是兇巴巴的樣子好像要噬人。

此女並沒穿軍裝,下身牛仔褲緊蹦著圓潤的臀部,那性感的翹臀很明顯的鼓漲在身下,而且隨著走路的擺動在上下扭曲變形著,中間那溝渠子相當扎眼,引萬千男兒盡折腰的溝子令得一旁看熱鬧的幾個軍官們全在心裡歪歪著什麼。上身米黃色的皮茄克,溫婉中不失陽氣,頗有股子女人的英姿。

後再跟著一個清秀姑娘。

屹你」本人沒興趣,再說你也不是什麼好的食品,對於一些劣質產品本人很是倒胃口。」葉凡卻也是鐵嘴鋼牙,一出口就把那女子貶得是一無是處,成垃圾食品了。

「高啊!大哥實則高人也,不虧為海大畢業的驕子。那啥子的講著講著高月就成偽劣產品了,從女人角度看的話俗語稱之為「破訌。者渣子也說大哥外號給某女叫成,糊冊豬」看來真是有些名符其實了。哈哈,爽快,太爽快了」

齊天真想哼起「路邊的野花你不要采。這歌兒,不然難以表達心中的歡快勁。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想占本姑娘便宜,不扒了你狗牙我就不姓高」。高月是徹底震怒了,兇巴巴的沖了過去。探手就想從窗戶口伸進去抓車裡坐著,正一臉淡然的葉凡同志。

周圍圍觀的爺們軍官們全捏了一把汗,乾脆轉過臉去了,因為不敢看,那下場太凄慘太可怕太驚心動魄了。

「月姐!」這時身後那個叫張欣的女兵來了個餓虎猛食,當然,她撲的不是虎了,而是沖了上去拉住了高月。

「幹嘛張欣,他們雖說是獵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