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四百六十七章一指敲斷人家腿

第四百六十七章一指敲斷人家腿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葉幾凡經是七段個高年了,凡經初步踏入了下等旭虱※列,雖說還不能做到內勁直噴而出,但從經絡毛孔中溢出一點點來夾雜著風勢還是能應用上的,而且內勁之勢相當的凌利,猶如刀刮針扎也差不多。..dudu

「吁嘭啪!」

就像是一顆疾炮彈一樣,一頭長的鳳霸同志在葉凡那漲滿內勁的罡指無聲的破壞下,直接從空中「叭嘔。一聲摔在了葉凡面前。

在慣性作用下,此獠還來了個瀟洒的狗啃泥外加轉體功度滾地翻,而後抱著那被葉凡使陰手直接點斷裂開了的小腿骨慘嚎不已。

「嗯!哥們,到底怎麼回事?無緣無故的,你沖著我直接就拜下去了,還嫌不夠再來了那麼二下懶驢打滾。我可是一窮鬼,沒有錢包紅包的,對不起啊!」

葉凡同志還聳了聳肩,裝著不好意思地對地下慘嚎著的鳳霸說道。

臉上可是表現得一臉的茫然不解,眼珠子轉著,好像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似的,還四處巡了一圈。挺逼真的。

弄得一旁的盧偉和齊天。張強都在暗自嘀咕道:「裝逼的大師,一個五段高手在一個二段低階位武士面前還裝得那般的像。扮豬吃虎魔功已經修練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了,俺們不佩服都不行了!」

幸好鐵占雄不在場,如果在場的話肯定會暗中豎起大拇指喊一聲,說道:「牛,這演技完全可以去搶奧斯卡了,可惜了那破小金人給別人搬去了

「霸仔,毒么回事?」鳳九飛也是一臉茫然,他還真以為是鳳霸不小心,沒控制好身體姿勢,自已從空中跌了下來摔痛了。

眉頭一皺,喊道:「買不起來,丟人現眼的東西。」

「堂哥」我的」腿」好像是」斷」斷了。..

」鳳霸抱著腿大聲慘嚎道。臉上那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滾著,看架勢不像是在演戲。

「斷啦!怎麼可能!」鳳九飛人一愣,一個健步撲上了前,查探了一翻下來,那臉色陰沉得快滴出水來了。

眼神寒著,巡了一圈葉凡那一堆子人,雙手一抱拳,哼道:不知是那位高人出的手,還請出來一見。九飛多有得罪

齊天和盧鼻可都是一臉茫然,心裡也是暗暗納悶:「奇怪!真是莫名其妙。dudu難道還真有高手相助我們,可是一點動靜都沒有,就憑大哥的五段身手也不可能一指就能敲斷一個二段高手的腿的,那可是七八段的級大師才有的力勁,詭異啊

齊天的眼神偷偷在葉凡身上搗鼓了一陣子,跟鳳九飛得出了一樣的判斷,絕對不是他乾的,所以,最後還是搖了搖頭認為不可能。

鳳九飛暗道:「七段高手,那可是家中長大老才有的身手,咱家傳承有二千多年了,時至今日也是沒落了,七段哥手就剩下那一個。聽說一千多年前那個時候可是一抓一大把。連九段十段的階位高手都有。

那種高手往這兒隨便的一站就像是一座永遠不倒的山。而且能達到那種內勁高度至少也得有四五十歲了。

最年輕的七段高手鳳四姑娘,號稱「西疆爬狸貓」其人身輕如貓狸,聽說也有28歲左右了。

據說華夏像那樣的天才高手絕對屬於比國寶大熊貓級別還珍貴的貨色,此年輕人看面相接近力歲,說他是位七段位高手那只能是高燒時說胡話還差不多。

「你兩小子都能查出我的底細了還了得,笑話葉凡面上淡然不驚,裝著也是丈二和尚一樣愣愣的。

「哼!聽說鳳先生整天往我老婆那裡跑。送什麼羽朵,這樣可是不大好吧!」張強更是火上添油。..突然在後面冷哼道。

「就你。你老婆,哼!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小子,離開她遠一點,一個破兵蛋子,你不配,不然

鳳九飛氣得臉色鐵青,快暴怒了,拳頭捏得咔嗒直震響,話語中威脅之意相當的明顯,這廝覺得特丟面子,堂弟莫名其妙的斷了腿。現在這個兵蛋子居然還敢跟自己搶女人,那個氣可就大了。

「九飛,不好意思,來晚了。」這時,電梯門網打開就傳來一個中音男子聲音。

從電梯里走出一個中年一個青年人,長相有些相似,估計是父子倆。四方臉,都留著大老闆頭,梳得很是閃亮的那種,其人身上很有一種財大氣粗勢頭。

「爸,哥,你們怎麼來了?」這時從後側傳來一道好聽的女音,長得十分的婉約,青秀,亮晶的眼睛十分的傳神。

「香草,你怎麼跑這兒來了?」中年男子臉一陰一塌,有些不好看了。眼神往葉凡這一群人中隱晦的掃了一下,不過沒再作聲。

「香草,難道是魯香草,那個不是張強的女

估計泣兩個男午應該就是蒼海來的雷家家辛和大爾耳川凡暗自想道,「奇怪!他們好像找鳳九飛有事樣子,也許是談生意。」

葉凡正想著雷香草走了過來。說道:「爸!是張強哥叫我來這裡玩的。」

「噢!是雷叔,火雲老弟,我們進包廂再談。

」鳳九飛狠狠地盯了葉凡一眼,咔嚓一聲拳頭骨節聲響起。

那意思雖然隱晦,但葉凡卻是知道他在向自已示威,就差沒揮拳頭了,估計是礙於雷家人在眼前有失鳳家公子風度。

雷章掃了葉凡等人一眼,又大有深意地盯著雷香草身旁的張強,凝視了幾秒鐘,隨即搖了搖頭,臉一下子陰沉了下來,哼道:「香草。跟我進去,陪九飛賢侄唱唱歌跳跳舞。」

「不要了,我跟強哥出來玩的。」雷香草心裡明顯感覺到了父親雷章那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