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四百七十四章七段大師的風範

第四百七十四章七段大師的風範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燦惑的十方不弟打賞,謝謝!

「轟隆!」

兩條人魚又從湖中飛騰到山上,凌利的劍光之下山上的千年老樹可是遭了殃。..

「啪啦啦」巨樹被削斷倒塌的響聲不絕於耳,亂石雜木如天女散花樣在空中飛飆著,雙方連著過了三四招。

「火狼噬天!」

狼破天一聲大吼,劍氣在空中快摩擦著。一道道劍光居然摩擦出了道道條形火線,那些金色火線似乎都凝成了一個面盒大火球拋向了葉凡。

這個就有些真實了,是因為狼破天的劍勢太快,摩擦著空氣產生了火花,火花在劍勢下融攏成了一再而形成的。

「想不到這小子還有這手。」葉凡退到湖面,隨勢陰陽心法使出。

一股巨大吸噬之力從劍上傳入湖中。藍色湖水形成一條淡淡水霧飛騰到了空中,眨眼間凝成了一條全身渙著水霧的鱗鱗樣子,筷子粗大水龍繞向了火球。

這個也是真實的,是葉凡師門絕技,名叫龍噬九天。以體內強勁的內息之氣旋轉作為動力,就像一個強勁的小型吸塵器,吸抽上淡淡的水霎在內勁劍勢逼壓下形成一條筷子粗水龍當龍筋水鞭使用了。

「嗥!」

隱隱有龍吟之聲從水龍嘴中彈出,葉凡突然感覺丹田中那剩餘的「火龍翔天。太歲精華隱隱一動。從中彈出一股詭異的內勁氣息扎入了水霧劍龍中。

那劍花融水霧形成的的龍好像活了似的,懸空旋轉了一圈化幻作一條繩子,猶如捆仙繩一般把狼破天出的金星火球緊緊的捆住了。其實是狼破天的劍勢被困了。

「爆!」

狼破天一聲大吼,「葉。地一聲,爆是爆了,只是沒聽到脆響,只是一聲悶響過後水龍只是擺了擺尾那火球就沒聲音了。

遠處觀戰的洛雪飄梅嬌軀微顫著,心裡駭然極了,獃獃地喃喃道:「這姓葉的小子倒底是什麼人,連劍花水龍都能舞出來,難道他是位不出世的「先天尊者。..?

聽說有的突破「先天。的尊者因為注顏有術,吃了什麼能養顏的怪果子也能讓蒼老的容顏長期保持年青時的樣子,只是退化的度慢了不少。」

想了想覺得有些荒謬地搖了搖頭嘀咕道:「不可能,現在哪裡還有那種神秘東西,就是我巫山宮裡也只是古代書里有記載,從沒見過,也許根本就是一種傳說,上古神話傳說罷了。

純屬虛構的,娘說有些配製好的藥丸就有養顏效果,只是長期服用能讓人年輕上十來歲,一個百歲老人看上去就像是五十歲的中老年人。dudu

想退到二十歲那是絕不可能的。娘已經快田了,可看上去跟我差不多。這可是我們巫山宮的秘術。」

「最後一招,天劍印獅子,出!」

狼破天暴怒了,狂嘯一聲山嶽震顫。劍勢狂飛,不久虛影中渙現出一尊威武的雄獅尊在一方印鑒上面。

葉凡鷹眼之下差點叫了起來:「媽的!這寶劍也能舞得像一尊獅子印來,好像封神中的翻天印樣子還差不多。這姓狼的來頭不簡單」

「沙啦!」

那劍印影子鋪天蓋地的壓了下來,「滋啦。一聲水龍虛影就被此印幾砸之下碎成水雨散開了。

天劍獅印虛影滴溜溜轉著懸撲到了葉凡頭上。狼破天陰著臉大喊道:「小子,服不服?服了的話就算了,不服咱就不客氣了。這劍獅子暴出來的劍花可能會要人命的!」

哼!就剩一招了,勝負可是難料的,笑到最後的才是英雄,我還等著你叫我大哥呢!還有我的小老婆可不能丟了,哈哈」葉凡毫不示弱,狂笑著劍光一閃小李刀彈射而出,直往劍獅子擊了過去。

「好!」狼破天氣得嘴唇都在抖,惱羞成怒了,也狠下了心不管這小子死活了,真的殘了的事話也怪不得自己,因為自己已經仁至以盡了。所以招指一點。..劍獅子以無匹的氣勢壓向了葉凡。

「鎖。地一聲脆響,葉凡,葉哧。一聲,噴出一口鮮血,內腑一陣翻騰,好像受了傷。那劍能幻化出的劍獅子太厲害了,氣勢如宏也不為過,重重地壓在了小李刀上,狼破天乾笑著,鼓足了內勁一點一點地朝著葉凡壓了下來。

「頂上!」葉凡大叫一聲,丹田一陣顫慄,內勁之息暴然注入劍中。

居然被他逼出了一絲絲內勁氣息來,這可是不得了,那可是「先天尊者。的特徵。這個有形的內勁氣息不同於無形的,這是實實在在的內勁之息。

不過劍獅子太過奇特,而且是重如泰山。

輕型的小李刀怎麼敵得過砸人型劍獅子。

周圍劍光與虛影交錯在了一起,觀摩台上眾人只看見了兩團影子在一上一下翻騰僵持著。

「看樣子葉老弟支持不了多久了,唉!」鐵占雄喃喃著一臉的沮喪。他是怕葉凡輸了後狼破天要覆行承諾,加上跟洛雪飄梅的賭注,就是兩條腿。慘景可不是鐵占雄想看見的。

「嗯!畢竟功力境界相差太多。」張強也是一臉的黯然。

「起!」葉凡又是大吼一聲,如雄獅嘯天。腔中內勁如狂潮湧出,把小李刀。如電光寒星合攏著彈射而出,旋轉著翻騰著,疾如雷罡,摩擦著空氣,使得空中溫度驟然升,空氣如爆炒豆子一樣出了「噼噼啪啪,地聲音。

在這種高溫燒烤下,風兒似乎都被燒得扭曲了形狀,劍幻的獅子籠罩下的空氣急膨脹開去。

引動得周圍的空氣一陣陣開始騷動了起來,一道道水紋樣漣漪非常清晰地出現在了各個軍官們面前。

裡面蘊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