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四百七十五章臣服

第四百七十五章臣服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惑的十方大師打賞,謝謝!晚卜抱著火籠靜牛來,晚上零點過後加一更,求求月票!

「糟糕!我的練場。..dudu」

鐵占雄心底里暗叫一聲,趕緊順著繩子滑到了湖中搖著船沖了過去,老遠就狂喊道:「葉老弟,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別再劈啦。再給你劈幾下我這獵豹的特場就該改成丟廢棄物的垃圾場子了

「轟隆」。

水勢翻騰,一股水箭從湖裡直噴七八米。彷彿一天然噴泉,從噴泉中的冒出一個**的身影子一當然就是殺神狼破天了。

「哈哈哈,」痛快,」好久沒這般痛快了,」大哥劍勢如宏啊!」

狼破天雖說全身淋漉漉的但人並沒顯出什麼的不高興來,反而是興奮異常。此人一個怪脾氣就是只服強者,敬重強者,那聲大哥從他嘴裡喊出來卻是一點也不含糊。

「呵呵!狼老弟寶劍舞出的劍獅子可是厲害啊!差點被你砸砍成肉餅了。」葉凡出言調侃道。

「呵呵!厲害,厲害個什麼?最後還不是被大哥破了,而且那舞出的劍獅子上還被大哥留下了一條蚯蚓,真是倒霉啊!我那劍可是精品玄鋼打制的寶劍

狼破天一臉的鬱悶,有些肉疼的說道。轉眼掃了一眼葉凡,略顯驚訝地說道:「嗯!大哥的劍勢好像更凌厲了,難道在戰鬥中進級了?奇怪,好像」好像」不得了」修為啊!不過以後可是找到人煉拳了,呵呵」

「進級那倒沒有?只是內勁稍稍精純了一點。」葉凡當然不會把自已的保命的小李刀。暴露給任何人。

不過當現狼破天的一雙狼眼在自已身上掃著滑溜時渾身沒來由地打了個寒顫,說道:「狼老弟,我看以後要樓陪練的話其實這位張強老弟就不錯,我這人比較懶,煉拳的事偶爾為之就是了,呵呵

「葉」葉哥,我雖說喜歡打鬥,狼哥可是煞神,你這不是叫我去作沙袋嗎?這個有點過了張強和一旁的馬陽春身子骨沒來由的一羅嗦,趕緊叫苦道。..

心道:「跟煞神作陪練。那跟找死有何區別。即便不死估計也得在床上躺上十天半個月了。」

「俗語說,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戰鬥中最容易進階的。作沙袋有什麼不好。而且狼老弟還會時不時的指點一二,這樣高明的師傅想找都找不到的,只是狼老弟以後練拳時礙手下留情一點了,呵呵

葉幾怪怪的掃了兩人一眼,兩人都是好戰份子,這下子還真是湊一塊了。不過得為經後張強的悲慘命運默哀了,因為他已經被狼破天盯上了。

「張老弟其實不用擔心,我這人面相看上去凶,實則下手是很有分寸的。」狼破天掃了一眼張強,興趣來了。拳頭出咔嚓咔嗒的聲音。似乎剛才意猶未盡。

「來就來,不過下手輕點,臉可不能打張強也被激起了戰鬥**。兩股拳風捲起,兩人進入了戰鬥狀態。

葉凡正想回去,卻聽到一道甜甜女音用能蜜死人不償命的聲音,羞怯怯小聲喊道:小老公,妹子洛雪飄梅給你見禮了。還望你能對小妹子先前的無禮見諒。」「哪裡話,以後叫葉哥吧!小老公就免了,那個純屬玩笑性質的。而且大哥能有你這樣的一個小妹感到非常榮幸,榮幸至極

心道:「當你的小老公,老子是不是嫌命太長了,要是晚上睡一起惹著你了,一刀下來老子就得到黃泉地府報道去了。惹不起的,不知那巫山宮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葉凡偷偷瞥了一眼風姿卓絕的洛雪飄梅。這女人一身艷紅裙擺。水蛇腰上束著一條黃色緞帶樣描凰飄帶,蹦緊之下使那本來就波瀾壯闊的玉峰更是高潔紅辣得很。

令得這廝沒來由地「咕嚕。了一口唾沫下肚了,此女先前冰得像塊寒疙瘩。..這下子猶如百花盛開,令人心裡甜酥酥地麻癢難奈,真是個天生尤物。

「葉哥,既然你認了我這個小妹,那你這個當哥哥的是不是要送點什麼給紀念品給小妹嘛?今天可是第一次,見麵包可不能少喲」。

洛雪飄梅面上微紅,眼睛似乎春水欲滴,當作鐵占雄等人的面居然伸出了滑嫩的小手遞到了葉凡跟前,見葉凡有些遲疑,不由得有些怨念,嗔道,「難道葉哥叫的小妹妹是假的,唉」我這是不有些自作什麼的」

這下子鐵占雄,張強等人那眼珠子可是瞪得特別的大,差點掉下地了。

滴溜溜轉著可能要打著什麼主意。而張強卻是條件反射樣子摸了摸自已的口袋子,為葉哥袋中的好東西即將變成美眉之物而默哀。

「好了,再給你說下去我成葛朗台了。給你葉凡快步走到自己皮袋子前,從裡面掏出一個瓶子扔過去了,笑道:「沒有什麼好東西。這個湊合著用用吧!」

「這是什麼?」洛雪飄梅掃了那介小

「後宮玉顏丸,聽說專門給女人去斑,養顏的,效果好像也不咋的。」葉凡淡淡說著盡量淡化著此丸的功效。當然是怕引起大家的興趣。

「葉哥,也給」我一顆湊合著用用吧!反正效果不咋的,估計這藥丸也不怎麼珍貴,我就老著臉皮子沖你要一顆了,呵呵!」張強適時地伸出了手掌,因為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女朋友雷香草,葉哥給的東西肯定是好貨色,前次不是就拿出了能突破功力境界的雷陰九龍丸。這個後宮玉顏丸絕不會差到什麼地方的。

「後宮玉顏丸,啊」小洛雪飄梅失聲驚叫了一聲,手按在嘴唇上誘人至極,一雙美目直愣愣的盯著葉凡,看得他是全身汗,似乎被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