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四百七十七章升上校

第四百七十七章升上校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其實我要感謝下「」兄弟,雖說沒,但他以「跟進訂閱。..dudu和連投了三張月票,以及以催更形勢來支持狗子,謝謝!這樣的朋友還很多,狗子一併感謝!

如果早早給葉凡投了大校軍銜,如果他以後連立大的戰功,一直壓著不給他升少將軍銜那個也太說不過去了。

所以思前想後,決定還是先授予葉凡上校軍銜較妥當,以後立了大功再升大校,等到他再次立下大功,能升少將的時候估計也得幾年了。

到那個時候組裡也許能有多餘出的將軍軍銜供給葉凡了。因為特勤組裡面有二個老傢伙歲數都快達到勸了,估計也堅持不了幾年就要退休了。

而且授個上校軍銜也可以堵住軍委那些老傢伙的嘴,一舉可是幾得,只是葉凡吃虧了一點。

不過另一個方面也考慮到葉凡不願意正式成為組組員,喜歡在地方上工作。

在地方上工作軍銜高低對他的前途影響並不大,何況葉凡也不是一個喜歡張揚的人,估計這軍銜他都會捂著的,這個正適合他的性格。

授勛完畢,吃了頓簡單的賀酒,葉凡翻閱了核心第八組材料,才知道自己現在已經是國家特勤組的客座軍官了。

才知道獵豹兵團和嶺南軍區的第二集團軍都是為核心第八組特別服務的外圍組織。

基地司令趙括中將不過就是一個後勤總指揮罷了,是專門為核心第八組後勤保障服務的。

而且核心第八組也是一個相當龐大的組織,在南邊幾個省都設有一些秘密的駐點。

就連南邊幾個省的國安,公安,特警,武警、軍情等部門在特殊情況時都要接受核心第八組的特殊調度,

這個權力可說是大到天了。當然,也有一定的許可權的,除了遇上緊急的有關國家安全的大事需要他們配合時才出手,一般來說鐵占雄都不會理這些部門的。..

狼破天的身份還是令葉凡著實的驚愕了一陣子,此人居然是特勤核心第一組,也就是中南海保鏢組的組長。

隨時隱匿地護守在國家一號長身邊,對外明面上的職務就是中央警衛局的副局長一職,這可是相當關鍵位置。

對於能進特勤組,葉凡的內心還是機當激動和驕傲的,只是沒有表現出來罷了。

當然,關於特勤組的一些秘密都屬於最核心的機密。dudu估計就是於建臣作為一市的公安局長也都不知曉這個重大事件的。

如果遇上緊急情況估計得由省公安廳廳長親自下達命令了。

所以核心第八組這個神秘組織,南面幾個省的國安廳長,公安廳長。武警長還是知曉它的存在的。下面的縣市就不清楚了。這個也是為了保密考慮的。

深夜!

會議室里還是燈光通明。

「各位同志,因為遇上突的緊急情況,所以這次的行動必須分成兩組進行了。

我跟葉凡副帥分別負責一塊,我這方人員由馬陽春,蔡正秋等人組成。去美眾國執行特殊任務。

葉凡副帥這一塊由葉凡,破天,洛雪飄梅,三人組成,張強留守在獵豹負責分部內衛安全,其他不外加人員了,因為目標太大反而容易造成暴露,二來也容易造成拖累執行任務。

你們去小僂國執行特殊任務,對決的是小僂國的忍者組織,估計任務的危險度比我們這組的還要高,初步估算地,任務的危險等級達到級。

所以,你們每一位同志都要做好極牲的準備,這個我也不忌晦了,走前把一切事務安排好,唉」講到後面鐵占雄的嗓子略顯沙啞,一臉的悲壯。

本來鐵占雄要求狼破天擔當葉凡這一組的組長的,不過狼破天認為應該給葉凡磨練的機會。..

小雀不展翅何時才能飛上藍天,所以最終狼破天只是協助葉凡管理。

過後,葉凡跟狼破天,洛雪飄梅三人圍在一起商議了一陣子才散去。

網回到獵豹,齊天帶著葉凡去看隊里分給他的臨時住所,還不錯,三層小樓,獨門獨院,還外帶有一個小花園的高配額住房。

絲毫不輸給三星級酒店的,還專門有配得一個叫胡念玲的女軍官作為勤務員,專門打理這樣座小樓,葉凡覺得那個的確是太浪費了。因為自己根本就住不了幾個晚上。

齊天早就雙眼放彩,嘴裡一直嘀咕著:「老大,你這住房也太高檔了,我堂堂的少校營長,也才一個帶衛生間的單間。你這可是一座樓,還有漂亮的女軍官當服務員,軍銜只比我高一級,這差別咋就這般的大,鬱悶!」齊天一臉的不服氣樣子,估計是想逗葉凡開心些。

「是嗎?你看看我肩上扛的是什麼?」葉凡裝著

的笑,把齊天的目米引向了肩上六期,

「老」天!怎麼眨眼間就成上校了。我的天,這個到底怎麼回事,舊歲的上校,在我軍歷史上那是絕無前者的,估計也很難有後者吧!太牛逼了!」齊天那嘴張得老大,看樣子一時是難以合攏了。

「呵呵呵」運氣而已,運氣」葉凡神秘的一笑不解釋什麼。

「運氣!我咋的就沒這運氣,想升個中校都難於登天,這都什麼世道。」齊天忍不住了句牢騷。

「別急,麵包是有的,中校也是有的,慢慢來吧,你小子得拚命了,等你突破四段個時我給你爭取個中校。」葉凡淡淡一笑逼了過去。

「四段!我現在才三段的截流階,雖說只差兩小階,那個難於上天。算啦,那個好像只能是一個很遙遠的夢了。這輩子能否突破都難說。」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