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四百八十三章千年蛟參

第四百八十三章千年蛟參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汽們專!,鳳松德那臉煮陰陰的能滴出幕汁來了。..dudu嘴準備走人。

「慢著,此等事了之後希望鳳公子不要再生什麼事端了。君子以誠信為本,無信而不立,我相信水州鳳家是大家族,鳳公子是個君子是不是?呵呵,」

葉凡淡淡地說著小小的棒了一下鳳家,這個,能不結仇最好不要結了。當然,今天鳳家的臉那是丟盡了,這段梁子估計是結定了,不過能淡化一點就淡化一點吧。

「哼!」

鳳弘德以哼聲作答灰溜溜走了,心裡一直納悶著這姓葉的小子怎麼會跟國安搞在了一起,而且很熟絡似的。

而且從那個叫齊天的獵豹軍官眼神、態度來看似乎還有巴結之嫌,真是令人費解這姓葉的年青人倒底是何方神聖?

是什麼來頭,這次回去一定得跟家主好好查查這小子底細。不翻介,底兒朝天絕不罷休。

後面當然是賓主盡歡,孫排空,葉飛宵,等頻頻過來敬酒。雖說不能一下子成為朋友,但至少先混個臉熟還是非常重要的,朋友關係可以慢慢來

而張強與雷香草終於得到了雷家的認可,葉凡當然乘熱打鐵。立即叫雙方交換了信物,也算是搞了個簡單的變相訂婚儀式。而葉凡大師的賀禮卻是一顆春宮丸,一顆後宮玉顏丸。倒很是奇特,對於張強和雷香草來說正好合適。

後來齊天一聽說後那是大跌眼鏡,眼神怪怪的好幾天看見張強都想笑。只是雷家主卻是憂心仲仲,面上是強顏歡笑。因為今天冒似得罪了水州鳳家。

不過魚與熊掌不可皆得。至少又認識了這個神秘的可能是六段大師的葉公子以及水州的盧家,也算是頗有收穫吧!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雷家主,我看令公子好像快突破到三段了吧?」其實葉凡早就用鷹眼,再加上張強提供的情況,也就查清楚了雷火雲的真實段位。..

「呵呵!唉小兒進入二段頂階已經五年了,不過還是無法突破,也不知什麼原因。」雷章很是無奈地輕搖了搖頭,這也是雷火雲一直想進入青城派練功的緣故,只不過是想找到一個突破第三段的契機。

「噢!能否讓令公子伸出手來。」葉凡自然的微笑著。

「火雲,快,大師是要給你找找原因。dudu小雷章可是喜上眉梢。這種六段級別大師經驗是舟其老道,也許能查出集因。

「謝謝葉大師。」雷火雲急走到葉凡跟前,躬身恭敬地行了一禮,伸出了手,有些顫慄,激動。

對於武者來說每突破一個大的段位都是一個遙遠的夢想,突破後不但實力大增,其它方面好處也是不少的。

比如功力越高的國術大師那內勁之息也可以延緩一定的衰老的。七十歲的老頭看上去跟四十歲的中年人差不多。

「放鬆!抱元守一,唯守本心,自然行氣,小周天遁環」

葉凡淡淡地說道,探手一縷內勁之息從經絡通過毛孔溢出了一絲絲,遁著雷火雲的經絡遊了進去。此匆廳中靜得可怕,其他人連呼吸都好像靜止了。

「運氣!這小子好像立即就要突破了。底子很厚,內勁之息似乎已經漸漸達到了二段純化境的頂峰。我只要輕輕一推他立馬就能進階三段,也許一舉還能突破到三段的截流之境,算啦,幫人一把勝造七級浮屠。

也算是送給張強和香草的一份提前的結婚大禮吧」

葉凡暗暗思忖著,花了一個小時熟悉了雷家的行功路徑,湊雷火雲耳旁小聲說道:「我可以助你突破到三段,不過,以後你得全力支持張強和香草的事。..等下可能很難受,你能受得了嗎?行的話就點點頭。」

「行!絕不失言,請前輩相助。」雷火雲的頭差點成了雞啄米了。弄得廳中人是丈二和尚搞不明白這兩人在搞什麼。

「嗯!開始!」葉凡說完,拿出雷陽九龍丸弄了半顆,拼了命擠了一絲絲內息遁入了雷火雲的經絡中。

對於葉凡來說,因為段位還太低,想逼出一點內息出體外還是相當難的,因為那個是「先天尊者。才能辦到的事。

九段位以下的國術者內勁之息一般來說只能在體內經絡中遁行,可以鼓注於肌肉皮膚中,但是想溢出體外就相當的難了。

不久,雷火雲身上開始煥出一些淡淡的金色汗霧似的,活像一個正在蒸饅頭的蒸籠。

廳中人有修為的國術者全瞪大了眼睛,嘆息雷火雲的好運,居然能得到這位神秘的葉先生相助詭異的居然突破了。

三個小時候後。

「噼啪」。

幾聲骨節暴響過後,雷火雲斂氣歸田。一道金芒神光如灼熱之火從眼中一划而過。

「謝葉前輩相助,火雲永生難忘!」雷火雲居然半曲膝行了

「火雲」你」你是不是,突破了?到什麼地步了?」

雷章家主也是激動得連嘴兒都有些顫慄的小聲問道,也有點不敢相信。要知道武者想突破一個大階是何其難啊!

對於雷家這種二流世家來說一個三段中階的國術高手可是能為家族帶來多大的威勢啊!

而且雷火雲是未來的家主,這般年青就突破到了三段中階,以後很有可能進階四段甚至五段,想想這些遠大的未來雷家主就想哭,這可是光宗耀祖的事啊!因為雷家主都四十好幾了也才剛剛突破到四段的開源之境。

「是的爹,多虧了葉前輩。我估計應該達到了三段的截流階。」雷火雲非常激動地說道。

雷家當然是歡賞了,而其他的賓客們懂國術的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