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四百八十六章一個特別的妓女

第四百八十六章一個特別的妓女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惑的十方大大打賞!!泣幾章也許不合有此甩。..請大家克服一下,支持訂閱支持狗子,幾章就過去了。

,,

「什麼那個這咋。的,本院本來就是一正宗的妓院,不過在這裡不叫妓院,應該叫「流俗院。才對,呵呵呵」幾個客人遠道而來,要不要本院長挑幾個小僂和服少女伺候著,而且絕對正宗貨色,不帶性病的那種」楊再庭一番話下來倒也沒引起多大波動,因為大家都明白。

院子底下還有一個密室,幾人下了密室。

「再庭,斷刀流的情況怎樣?我想實施火拚計劃,你看看可行?。葉凡問道。畢竟楊再庭潛伏在小僂國已經十幾年了,對於此地情況最是熟悉了。

「葉先生,前幾天斷刀流的宮本一郎與伊賀魔宮的麻生久太郎又鬥了一次。雙方都帶了幾個手下,最後手下傷了幾個,本人倒只是一些皮外傷。

而他們那兩個當長老的祖爺都沒管這些小事。估計認為是小輩的小小打小鬧。

所以,如果要讓他們火拚起來估計得來點狠的。不過如果搞得太過了就怕他們查起來會懷疑到咱們華夏頭上。因為小僂國也有一個與咱們特勤組差不多的組織叫神道組,對於情報方面的靈敏度一點也不輸於咱們組的,如果引起兩國特勤組織間大規模的互相攻擊就麻煩了。

那個估計是兩個國家都不願意看到的。雖說兩國之間小打小鬧的隨時都在進行,但只要不太過分兩國也只是睜隻眼閉隻眼了,這個就有一個度的掌握問題了。」楊再庭站長略顯擔擾。

「怕個鳥!老子真想一鍋端了神道組。咱們華夏是龍的傳人,他們一些化外小民也敢稱神道,神個屁!」狼破天居然與張強一起粗罵出聲來。

「好了,這次的任務是上伊賀救人,不是滅神道組。..再說憑我們這幾個人能滅了神道組嗎?那個以卵擊石的荒唐事幹不了的。」

葉凡掃了兩個憤憤然的愛國人士一眼,說道:「我想宮本一郎與麻生久太郎既然是為了爭一個叫美沙櫻子的歌故。我們就從那美沙身上行些文章了,這事最好晚上就開始,時間不等人!如果等伊賀的二個長老回來我們的「屠魔計劃」根本就無法實施。dudu三個高手,其中一個還是七段位的大魔師,憑我們這幾個人還不夠給人家送菜的。」

「嗯!就這麼辦了狼破天點頭道。

晚上!

一行人到了僂國的康奈市,這康奈市在僂國北部,人口上百萬,建在一個山窩窩裡面。古老的舊屋與新建的高樓交相夾雜,別有一番異國情調。

因為只有葉凡一個人較熟練的掌握了小僂國語,所以這次對美沙櫻子的行動就由他這個副帥親自擔當了下來。

狼破天和洛雪飄梅雖說小僂國語講得也還湊合,但因為狼破天名氣太大,洛雪飄梅人家只是協助特勤辦事的,所以怕引起僂國的政府組織神道組的注意。

葉凡收斂了全身氣機,如一隻狡猾的野貓子來到了「離園」因為美沙櫻子就住在「離園。

「離園。是康奈市的一個頂級富人、名流居住地。是全別墅型區。

里研良大部分綠化方面設計採用了咱們華夏蘇州園林模式,結合了小僂國獨特的風格融合於一體也挺怪異的。

葉凡摸索著對照地圖潛到了櫻塵屋。

放出鷹眼探出觀察了一陣子,一道悠遠、高潔的琴音傳來,令人如墮一個花香滿谷的奇佳之地。

現用籬笆樹密密圍著的院子里正有一個全身白衣的和服女子正在操琴。..

彈的居然是華夏名曲「高山流水」用的也是咱華夏的古琴。琴音行雲流水似空遠幽靈,,

細細審視那女子,兩彎細眉就像兩條新嫩的垂柳,臉龐光潔感覺彈性十足。

樣貌比蘭閩竹略遜一點,但其身上溢出的一股子異國女子那股子溫婉勁兒,卻是令葉凡那靈魂深處沒來由的震動了一下。

心底里不由得嘆道:「空谷幽蘭說的估計就是這種女子了。」

聽完了一曲後,葉凡淡然的從樹背後閃了出來,輕擊手合著拍子,贊道:「琴音如天上銀河直入浩渺人間,不錯,好曲!想必你就是美沙櫻子小姐了

「你是誰?為什麼無故撞入我的櫻塵屋?」美沙櫻子嚇得一羅嗦站了起來,緊張地注視著葉凡。

不過她是無法看清葉凡的面容,因為葉凡特別地戴上了一個薄紗式黑色斗蓬。這個斗蓬還真是好,戴頭上輕若無物。一點也不也防礙視線,好像自已的皮肉一般。

即便是高打鬥「正一點也不影響日葉幾驚詫的現此斗蓬好像女天然絲直接編製的,真是件好寶貝。估計也是特勤組裡那「科能組,搞出來的奇怪東西。

「到屋裡談談。」葉凡淡淡一笑。

「對不起,我不喜歡帶陌生人進屋美沙櫻子眉兒一翹哼道,「請你即刻離開,不然我要叫保安了。

「呵呵!是嗎?我想美沙櫻子小姐是個聰明人。我最喜歡跟聰明人作朋友了。」葉凡還是淡定的笑著逼著櫻子進了屋。

進屋後,美沙櫻子倒是平靜了下來。還款款挪步給葉凡泡了一杯清茶,當她彎腰時那深深的乳溝卻是一覽無遺。不知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葉凡總覺得眼前一直晃動著那兩團蠕動著的勾魂山峰。

趕緊急度行氣一周後心裡暗暗罵道:「尤物!禍國殃民!難怪會引得宮本一郎和麻生久太郎大打出手,就連老子都差點把持不住了,唉!我現在總算是體會到了昔年呂布的心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