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四百九十章做個交易

第四百九十章做個交易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淡木推,難不成是伊賀魔宮那個大老長橫木講二餉咋,狼破天隨口問道。..9u.net

小哼!沒錯!就是他的父親。這兩父子狼狽為奸,蛇鼠一窩。橫木推一暗算我時也被我擊成重傷,現在也不知躲什麼老鼠洞里療傷修養,也許該突破到段了吧!可恨的是我不能親手宰了這畜牲」。秋山屯田破口罵道,那蒼啞的聲音聽來像是老鴉在叫,刺耳得很。

「我想他們估計是想從你這裡掏出件么秘術或秘密吧?」葉凡笑道,恢復了鎮定。

「那個當然,老夫的「紅血刀法,不要說僂國,就是在整個地球來說都是響噹噹的秋山屯田講起自己的神秘絕技那個自信又上來了,

「紅血刀法葉凡跟狼破天那眼珠子又快凸出來了,暗道既然能砍張有塵一刀的刀法肯定是絕世刀法,練武的哪個不貪此種秘術。

「小嘎嘎嘎」兩個小娃兒,是不是想得到老夫的刀法?」秋山屯田得意的笑道。「嗯!」兩人都很是自然的點了點頭。在這種高手面前也沒必要虛化。

狼破天問道:「你有什麼條件。可以提出來

「小紅血刀法是不可能傳給你的,不過我想你們攻進伊賀魔宮來無非是想得到一把鑰匙是不是?」秋山屯田道出了一個大秘密。

小鑰匙!前輩知道?」葉凡問道。

「沒錯!那個叫照月鑰,我的「好,徒兒橫木推一當時下狠手毒害我無非也是想得到伊賀老祖宗留下的「照月鑰。

傳說這把鑰匙能開啟華夏某個地方的一個神秘宮殿,裡面有突破功力的強葉蓮芝,有伊賀祖輩們留下的絕世秘術。

你們華夏被八國聯軍打進來的時候,當時我的師傅宮田糾四君還秘藏了許多關於華夏的秘密情報和一些珍貴古董在秘殿中。

當然,他們也想得到我的紅血刀法,不然早就殺了我,哪還會留我一條殘命至今秋山屯田神秘的說著。..

「小老前輩的意思是想用那「照月鑰,作為交換條件換取你的自由?」葉凡一想就明白了。

「不不不!我這條殘命無所謂了,你想錯了!我給你們「照月鑰,你們幫我做一件事,咱們就是做筆交易。」秋山屯田嘴唇抖瑟得厲害,看來也相當的激動。

「小可以,你先說說那是什麼事,我們能辦到的當然答應,辦不到能力所不及也莫可奈何。.9u.net」葉凡點了點頭。

「你們肯定能辦到的。兩個小娃兒,你們的功力不低啊,估計有著六七段身手吧!

就是在以前也算得上是大師級了。天才啊!唉!不知我的孫兒是否達到此段位。」

秋山屯田吧嗦了一陣子莫名其妙的話,突然好像清醒了過來,笑道:「我的條件就是你把我的腦袋割下來送到秋山家族的秋山林一夫手中。要親自交到他本人手中才行。」

「我們可以連你整個人都救出來送去不是更好嗎?」葉凡有些吃不定這老頭打什麼主意了。

「救我!不可能的,你們看看我身後的幾根鐵鏈,全是玄鋼打制的。不好弄斷丁最主要的就是你即便是據斷鐵鏈,但山腹後秘藏的炸藥就會立即引爆。

而且老夫最近也感覺到大限將至,活不了幾天了。要交換的話我寫下遺書你們裹在我頭上帶走。不然你兩人還是快滾吧,沒時間了。」秋山屯田突然變得冷冰冰起來。

「換了!」葉凡拳頭一捏。見狼破天也點了點頭,說道。

不久,秋山屯田咬破手指頭寫下了血書。

。我以華夏神龍老祖宗作證,拚了性命也要把秋山屯田的頭顱和血書親自交到秋山林一夫手中」接過血書後,葉凡跟狼破天都慎重的下了毒誓。

小我相信你們!咱們僂國有武士道精神可以剖腹,你們華夏也有國術大師精神,這點我不懷疑你們的。..拿去」。秋山屯田突然鼓腹運氣。掩出最後一道力勁。那嘴張得老大。

不久。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一道血花噴了出來。不過裡面卻是夾雜著一把血乎乎的像鑰匙的東西,不過很是明顯,那鑰匙似乎從中間被人扯裂開成了兩半。

。上當了」。葉凡和狼破天心裡一沉,怒瞪著秋山屯田喊道:「老頭,怎麼才一半,另一半呢?」

「唉!不是我誠心欺騙你們,想當年在4o多年前老夫已經是口段高手了。有必要欺騙你們這兩個小娃娃嗎?

另外半邊鑰匙被我師傅交換給了英聯邦的羅克家族。你們來時是不是沒見到大長老跟二長老。估計他們也得到了消息,去羅克家族談判交換那半邊鑰匙了。

老夫話已講到此了,信不信由你們。唉!來吧。引九」老夫也撐不住。秋山有田言語中極為落暮,不陳丫杜說假話。

「慢著,老前輩,好像還有一個華夏人和小僂人也被關在這魔宮裡面的,你知道他們去處?」葉凡突然想到這次來的任務還有營救一個人。

「好像是有那麼一個。男的小估計現在也老了。關了幾十年了。女的就不清楚了。

有幾次我還聽見外面傳來了鞭打的聲音。這山壁左邊還有個牢房,你們可以去看看。

不過時間很緊,估計這山谷再過十幾分鐘就會自爆了。你們去看看,那血池肯定開始翻騰了,那就是自爆的兆頭。」秋山屯田說道。

兩人趕緊衝到左邊大牢里,炸開後還真是現了十來個人,全像叫花子一樣被綁在牢里。

「小郭老」。葉凡和狼破天大聲叫著。

「我,,我是」這時最左邊一個牢房裡傳來了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