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四百九十一章馬革裹屍

第四百九十一章馬革裹屍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感惑的十方和書友則引刨胚,打賞」一一冬天裡的一把火啊,謝謝!,

「李山!」葉凡顧不及身上、背上被炸裂開,彈身一轉,四把李刀,以幻影一般合擊向已經逃開到刃來米遠的美沙櫻子。..dudu

「李山」洛雪飄梅和張強扶住他。見胸口一片鮮血,更可怕的是那血已經泛出紫墨色來。「毒針!是毒針,劇毒啊」張強啞著嗓門,聲嘶力竭喊道。

「盒,企子,副帥」盒」李山盯著美沙櫻子逃去的方向喊著。

「媽的,還我兄弟命來!」葉凡爆怒了,雙眼充滿了爆炸性怒火,幾彈之下已經到了被小李刀扎中雙腿還在一拐一拐往外逃走的美沙櫻子身邊。

破天拳一陣如雷管爆炸般的狂揍而下,能踢斷條石的鐵腿毫不留情的狂踢在了美沙櫻子那鼓漲的胸脯上。

葉葉葉,

喳喳喳,

美沙櫻子有著五段身手,不過她吃虧在先前的武器全被葉凡和狼破給撥走了。

所以最後只有出「吞月蝙蝠。的引子,和一枚毒針藏在口腔里,太隱匿了沒被查出。

在葉凡那七段高手暴怒的鐵拳鋼腿下整個人猶如一隻癟氣的皮球,身上骨節喳喳斷裂的聲音清晰可聞。

那邊狼破天已經快撕開李山衣服正在逼出毒針,不過那針已到內腑,最厲害的是不知用了什麼劇毒浸制的,李山很玄了。

幾個彈落葉凡抓著美沙櫻子到了李山跟前,「兄弟,盒子拿回來了,,你,」

葉凡伸手一掌拍下,隔三打牛功法使出,一枚已呈綠色的毒針飛彈了出來。

狼破天趕緊上藥消毒止血。

「咯咯咯,沒用的了,「鐵背蒼。..之毒天下舊大奇毒之一,能救活那我美沙櫻子死不冥目。」美沙櫻子得意的叫嚷著,嘴邊噴出的全是鮮血。

「鐵背蒼!」葉凡心裡一寒,望向狼破天。

「唉!估計,是沒辦法了」如果立即送醫院也許還有救不過過二分鐘過後就來不及了。此毒是鏡眼王蛇跟毒金王雜交的,其毒作更快,基本上是見血封喉,不過非常的罕見。一般來說都難以找到的狼破天嘆了口氣,轉頭罵道:「你是神道組的吧?」

「咯咯咯」沒錯!本姑娘本來的目地就是潛入伊賀魔宮盜取照月鑰的,不過我好恨,可惜了。.9u.net想不到這小子居然是一個高段位高手。」美沙櫻子知道自己也快不行了,那內腑全被葉凡狂踢之下估計都爛成糊糊了。

「撤退!」葉凡喊道,背起李山就要走。

「咋!」

正想背起李山的葉凡低著一看,心膽快裂了,大叫一聲:「李山,李山!」

李山居然乘大家有些緊張時刻拔出瑞士軍匕一刀戳了下去,看來是活不成了,李山當然是不想再拖累大家才這樣子做的。

「副,副帥!男兒馬革裹屍很光榮,我李山能為國家效力死在戰場上很光榮。把我燒了吧,你們快走,到」我老家,弄一點灰給我老爸老媽,說是我的骨灰就行了,過」。

李山睜大眼鼻快閉上時居然又掙扎著從脖子住拽掉那個骨頭心形雕品遞給狼破天,說道:「麻煩交給我表弟曹墨,交給飛」雅」說」說我李山來生作牛作馬,,相報」

李山閉上了雙眼凄然去了。

「李」喊聲如雷,在寂靜的夜空中特別的凄涼。

「李山,無論如何我要把你帶回祖國,我誓!」葉凡一聲大吼,背起了李山,喊道:「狼破天,命令你立即帶人撤回去,不得有誤」。

「殺!殺!殺!」遠處突然傳來喊聲和吼聲,十幾把強光燈柱在閃爍著。..

「破天,快走,估計是伊賀的人趕回來了,我斷後!」葉凡幾刀下去美沙櫻子已經頭身分家,隨後背起李山往燈柱射來的方向殺了過去,以分散伊賀那些魔士的注意力。

「副帥」狼破天和洛雪飄梅大叫著,背起張強和郭老最後看了一眼葉凡,無奈地竄進了山林子。

小老公,你要活著,我等你,等著你,」遠遠的傳來洛雪飄梅那沙啞的喊叫聲。

葉凡胡亂的幫李山包紮了一下,撒了些藥粉,不管怎麼樣,讓兄弟走也要走得安寧才對。

偷偷藏好李山,殺入了伊賀魔人群中。拳打腳踢,七段高手的瘋狂在這一時刻表現得淋漓盡致,那個威力的確嚇人。

估計處於瘋狂狀態的葉凡那是揮出了人體所有潛能,堪與七段頂階的高手相抗了。

一陣子噼噼叭叭聲音傳來,幾個魔士還沒鬧明白怎麼回事已經死在了飛刀之下。

「高手!階個高手」

「合陣攻擊!」這時一個蒼老聲音驚慌的大喊道。

魔師們瞬間閃開,由六個三段高手,二個五段組成的八歧蛇陣合擊了過來。

刀光劍影,拳腿飛舞,八把刀劍直往葉凡砍壓了下來,使得他感覺到了空前的壓力。

戰鬥了好幾個小時下來已經漸漸的感覺有些體力不支了。胡亂掏出特勤總部的什麼補充體力的藥丸吞了進去。

「擒賊先擒王,射人先射馬,」葉凡突然閃現了這名話,找准那個話的皺皮子老頭,估計就是什麼三長老麻生奈川的小僂鬼了。

葉凡迷糊中先是甩出四把飛刀佯攻四周,分散魔師們注意力後另外四把飛刀合成一把,狠辣地直擊了過毒。

「喳」地一聲微響。

「哎喲!」麻生奈川呼痛之下倒了下去,這陣腳一倒八蛇陣頓時就亂了。

葉凡見機不可失,一陣子亂刀砍去,飛刀夾在其中射去,不久叭叭叭幾聲下來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