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四百九十二章哼敢叫我女兒當姘頭

第四百九十二章哼敢叫我女兒當姘頭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幾慌得趕緊貼耳。..施展開了蝠耳通術貼在了李山胸脯卜,源的有微弱的心跳,那心跳的確太弱了,普通的耳朵根本就感覺不到。

「怪了!難道李山自己扎了自己一匕反而解去了一些毒素,鐵背蒼毒聽說又叫住七步殺,現在都走了幾萬步了李山還有氣,也許還有救,陰差陽錯的李山放血反而救了自己

葉凡心裡一陣子狂鼓,趕緊搗鼓出一些藥粉,施展開乾元金針封穴術止了血。不過李山已經因為流血過多,人已經處於半死狀態。當務之急是輸血。

「先激活潛力再說!」葉凡下定了決心,一顆雷陰九龍丸和著水給硬灌進了李山嘴裡,順喉而下後葉凡全力拚出冉勁之息,溢入李止經絡中遁行於全身。

二個小時過後,李山的氣機跟先前相比好像強了一點點。也許是自己那能助人突破境界的雷陰九龍丸起了反作用,激活了一些李山的潛能。

葉凡不敢怠慢,裝上李山爬火車了,直往南邊而去。到了南邊一個口勺網基市的地方。葉凡利用老法子當了一回盜賊,弄了些錢回來。

偷偷潛入了一個較大的醫院,下了狠手,把那叫福田康夫的院長的兒子給綁架了。

逼著福田給李山動了手術,輸了血。只是那「七步殺。的蛇毒只是稍微緩解了一些。

福田院長也是無奈,說是自己無能為力了。那種蛇毒他沒見過,聽都沒聽說過,解不了。

葉凡無奈之下威脅過後走人,不過福田康夫估計也是給嚇破了膽,還以為遇上了黑幫中的老大,也不敢聲張,葉凡倒是沒什麼事。

狼破天、洛雪飄梅在楊站長協助下,休息了半天,主要是想等到葉凡歸來,不過沒見到葉凡聯繫他們,倆人心裡一片黯然,估計葉凡生還的希望是相當的小了。..

因為當時伊賀魔宮的人可是有一大群,而且總部傳來消息,伊賀的二長老已經提前從英聯邦趕了回來。

在幾個五六段高手圍攻下想脫身那是相當的難了,而且當時葉凡已經受了傷。

「不能再等下去了,出!」狼破天一拳砸在桌子上,咬著牙出了命令,現在葉凡不在了,他就是副指揮。9u.net

「狼將軍,能不能再等一天?也許他已經在趕回來的路上了。」洛雪飄梅眼中那淚珠子在打著轉兒。

「走!」狼破天鐵血無情,堅決的拒絕了洛雪飄梅的請求。

心裡暗道:「葉哥,希望你能平安,國家的大事要緊,我對不住你了。如果兄弟真的犧牲在小僂,兄弟我答應你,一定會重返小僂國。不滅了伊賀魔宮誓不為人!」

轉頭對楊站長說道:「你全力出去按找葉副帥,不惜一切代價要保護他的安全。當然,你自身身份隱秘也是最重要的,我不希望這個站被小僂的神道組聞出來。從目前情況看,那個美沙櫻子因為被我們搜走了一切,所以還沒來得及把關於我們的消息傳給神道組。」

「是!我會全力撥找葉副帥。」楊站長雙眼閃著冰一樣的寒光。

「唉!洛姑娘,我們的確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就怕小僂國方面聞出點味道來的話有可能全面加強活上巡邏,封鎖海面都有耳能,那介,時候想夜渡出去那個就難了。」在狼破天的嘆息聲中出了。

費盡周折,兩個正常人帶著兩個傷殘人士。終於是安全抵達心神龍號潛艇。

坐在潛艇里狼破天和洛雪飄梅都是一語不,張強綁好蹦帶後也是獃獃的坐那兒,一句話也不想講。..

眼睛紅紅的,眉頭皺成了一堆山。曹艇長東望望西瞧瞧,感覺情況好像有些不妙,似乎少了一個人,憋了一陣子終於忍不住了。問道:「狼將軍,怎麼沒看見葉副帥和李山?」

「唉!」

狼破天一聲嘆息過後,一拳砸在了那鋁合金做的桌子上,頓時就四了下去。

「李山犧牲了,葉副帥可能」張強嘶啞著嗓子說了半句,終於哭出聲來了。

「這個雕品是李山交待給一個叫趙飛雅的女子的,你代轉一下。唉!」狼破天嘆了口氣,遞過了心形雕品。

「表哥」曹艇長嘶啞著嗓子喊了一聲,接過雕品,狠狠把臉一擦,沒再言語回到了艇長崗位上,專註的指揮著潛艇。

「長,您的電話?」一個軍官遞上了電話。

「鎮頭兒,這到底值不值?」狼破天大失風度,沖著電話中從總部打來的鎮國海將軍大喊道。

「什麼值不值,你給我講清楚,作為一個指揮員,在任何時候都要冷靜。特勤組裡沒有孬種!只有好漢,有的全是咱們華夏的鐵血男兒。鐵血男兒知道不

鎮國海劈頭薔臉的就批評了討與異常的嚴

「任務完成,可是核心第八組的李山已經犧牲,葉凡副帥下落不明,當時為了掩護我們撤離,他隻身一人背著李山的遺體在受了重傷的情況下殺進了一堆追來的的賀魔人中。生還的希望不到一成,不到一成啊鎮將軍!一個絕世天才,一個國術一流高手,就那樣子,唉!第一次執行任務就」狼破天聲音有些哽咽了,要知道狠破天從來以冷酷著名的,很少落淚的。在特勤裡面,人家也稱他為鐵漢子。

「值得!他們是為國家而捐軀的,為華夏千千萬萬的人民而捐軀的,他們是英雄,是每個華夏人都值得學習的凱模!」鎮國海聲音也有些哽咽,心如刀絞,這網現一個天才居然殞幕了。這次的行動雖說取得了重大成績,但損失也是不可估量的。

三天後,燕京總部直接派專機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