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五百零四章權力不可謂不大

第五百零四章權力不可謂不大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新年裡。..敬浪小道十,大俠成為本辛,只賦…「困惑的十方。大俠打賞。祝所有支持狗子的大俠們新年快樂,桃運滿天,蛤蛤蛤,兩更連,順便趁著喜慶求月票」

大哥厲害啊!斧底抽薪!如果大哥能把四美全搞到手的話那他可就大了,有四美那雄厚的家世相助,軍方,政界、黑白兩道都有人,那大哥那官帽子還不是蹭蹭蹭地直往上冒騰。

盧偉淫蕩的笑著,差點流口水了。

不過四隻母大蟲圍著一個人估計此人也是很慘的,那個趙四小姐像大姐,大哥估計是難以降服此女了。蘭閱竹像只尖尖的竹筍,很傲很看得上他了。葉可可是只洋娃娃,從國術方面看的話她家裡絕對會喜歡大哥的,可惜大哥可能不怎麼喜歡她的。當寵特樣拍拖一陣子才行,不是結婚對幕

葉凡正坐賈寶全辦公室談心,盧偉卻是胡亂丫丫著。畢竟他是從公安部調查室出來的人才,把水州四美的老底子全查清了,比葉凡這咋。大哥,國家特勤組的上校顧問厲害得多了。

「葉凡同志,經過縣常委會討論通過,為了加快促進我縣經濟的全面復甦和大展,以點帶面工作全面展開。

決定成立「林泉經濟區」其實也是一個縣域經濟區,下轄魚陽南部的六鎮二鄉,分別是林泉鎮、龜湖鎮、武溪鎮、南溪鎮、角林鎮、斜岩鎮。外加溪坑鄉和柴木鄉。

區里設一個管委會,你就是第一任務管委會主任皆黨委會書記。黨委委員分別由六鎮二鄉的一把手擔當。

他們分別是繆勇、柳政、費小月、鍾明濤、宋寧江、蔡大江、費國思、趙挺八人,加上兩個副主任和你就是。人的大黨委會了,絲毫不差我們縣常委會了。

黨委會是管委會的核心機構,希要你能用好管委會的黨委會,讓它能真正的揮出核心帶子頭作用,加快林泉經濟區展,帶動魚陽周邊鄉鎮的倔起」賈寶全一番話下來令得葉凡心裡大喜之時,一邊也在直冷笑。..

暗道:「看來是先給我棒得高高的,給了塊金磚砸我頭上了。六鎮二鄉的黨委書記好像都在我的分管範圍下了,這權力不可謂不大,佔了魚陽的半壁江山。

經濟總量估計能佔到整個魚陽縣的六成左右。權力估計郗過那些縣委常委了。

為了王天亮這個財神爺,賈寶全和衛初鑄下的本錢不可謂不大。dudu

不過過後面接下來估計就得拋出叫我顧全大局,從全縣大業出,放了王小波一馬,弄個緩刑什麼的了,無非是叫我不要去鬧了井么的噱頭」。

「葉凡同志,六鎮二鄉在咱們魚陽佔有舉足重輕的作用。魚陽雖說有。個鄉鎮,但你分管的8個鄉鎮的經濟總量可是佔了全縣的六成左右。

全縣凹的提可全看你這管委會主任了,壓在你肩上的擔子是很大的。

當時賈書記指示我訂製了這個計劃,在縣常委會上也頗受爭議的。許多常委都擔心你太年輕,能否扛得起這面大旗,這可是關乎著全縣經濟的大展,搞砸了的話咱們魚陽將被一抹到底。

我跟賈書記估計都得挨市裡批判了,魚陽的常委們的擔心也有他們的根源。

不過賈書記和我都相信你能勇敢的權起這面經濟展的大旗子,充分揮出六鎮二鄉8個帶頭人的領頭作用,推進我縣經濟快地奔上一個大展時期。

魚陽不能再等了,不能再在市裡墊底了,墊底的問題估計在近幾年內一時都無法解決了,但凹不能跟倒二的紅星縣拉得太開了。去年為什麼原李書記和張縣長一到市裡就抬不起頭,心裡怵,就是因為咱們縣的凹增長值幾乎為零,而紅星縣卻是有著百分之四的增長,雖說他們增長也不算快,還趕不上市裡的平均值百分之八多。..

但跟我們比人家可是大跨步在前進。今天紅星縣縣委縣政府更是高奏凱歌,開年才力來天就乙經拉來了舊四多萬投資。

我聽說香港飛雲集團最近正神秘的跟福春市在接洽,肖飛城估計有把絲織基地建在福春市的打算。

所以這次絲織線毯廠他們提出的條件才會如此的苛刻,甚至可以說是令人難以接受。

擴廠的事縣委常委會也討論過了,大力支持你們招商局的決定。目前絲織廠的事就由招商局和縣經貿委牽頭處理了。

無論如何都得留下香港飛雲集團,賠本也能賺吆喝,從經濟總量來說還是有所得的」衛初蜻大大的講了一翻,神情嚴肅,講的全是經濟怎麼樣展的問題,令得葉凡是頭漲欲裂。

「衛縣長,即便是答應飛雲集團的條件咱們拆川,一何外來。那可是接浙只千萬的巨款啊!不要說二千萬舊兒風二百萬也拿不出來。如今我又要組建林泉經濟區管委會,又要處理絲織線毯廠的事,分身乏術啊!」葉凡藉機叫苦。無非是想撈得更多的人事權。

不過令葉凡奇怪的是賈寶全和衛初情都沒提到王天亮侄兒王小波的事,難道是自己猜測錯了,兩位縣太爺根本就沒理王天亮這個財神爺,不過盧偉被批評又從何說起。

當時賈寶全可是直點盧偉同志是狗咬耗子多管閑事,意思是王小波的案子你縣公安局報到檢察院就是人,你已經盡到職責了。

至於縣檢察院和法院怎麼處理那是人家的事。你一定叫嚷著要通過市局逼人家縣裡兩院什麼意思,似乎有點犯上作亂的由頭,

「這個好辦,你只是指揮員。事事不的恭親。如果事事都自己去做那國家主席還不得累死。

你得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