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五百零六章是祝賀還是給下馬威

第五百零六章是祝賀還是給下馬威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感馬點王,「書友舊巧四舊一友剛丑引鐲口o3。..各位大俠打賞,謝謝!,

張國華這個常務副主行就不用說了,人家是市委辦下來的,平時接觸的基本上都是副處級及以上的官員。從官場經驗來說絕對比自己豐富的,可以算得上是老狐狸級人物了。

玉春嬋這個副主任也是由市團委下來,背後有玉家撐著也不好對付。也許賈寶全放權給葉凡自己推薦一個副主任的名額也是為了平衡三個副主任間的權力,讓葉凡這個正主任的話講來有人聽才行,不然三個都不聽互相扯皮林泉經濟區還怎麼開展工作。

就是那剩下的8個鄉鎮一把手所謂的黨委委員沒有一個是好相與的,全是鄉鎮一把手,手頭上有實權,也有財權。

葉凡想使喚動他們也是相當難的。除非給葉凡再掛個縣常委頭銜,不然一個副縣長人家背後有靠的人未必鳥你。

葉凡思前想後,覺得這個經濟圈主任權力很大,但都有些虛。估計麻煩事更大。

以後各鄉鎮一把手之間互相扯皮,利益分成不公平鬧事都有可能生。

在這。個委員裡面玉家佔了兩個,是玉春嬋和繆勇,因為緣勇是是玉懷仁的外侄兒,肯定是偏向玉春嬋的。

費家占的份額也不武溪鎮書記費卜月和溪坑鄉書記費國思都是費家的人。

斜岩鎮書記蔡大江以前跟著張曹中縣長,而當時的張曹中跟費默又是一夥的,也許蔡大江早就投靠向了費默了。

這三人一聯手那可是一攤不得了的力量,到時黨委會上肯定會頂自己牛的。因為自己現在跟費家可是已經撕破了臉皮,黃海平被拿下人家那賬肯定得算自己頭占

有傳聞說南溪鎮書記鍾明濤也靠向了費默,如果真是如此情況的話四人一團伙對自己的威脅那就更是不可估量了。..

不過自從黃海平被拿下後現在縣裡那些個當官的同事看見自己都有些畏懼,不敢再像以前那種有些輕視樣子了。

剩下的柳政可以爭取到自己手下,趙挺是趙柄健的弟弟,也許通過趙柄健能擺平他。

宋寧江以前跟自己關係還行,就是不知道幾個月後是否有另投新東家了,不過爭取到的可能性也較大。dudu

葉凡滿打滿算下來,在即將組成的林泉經濟區黨委會中自己估計能弄到總計四票,就這四票想靈活自如的掌控黨委會無異於天方夜譚。

「人心隔肚皮,人家要怎麼想這個都難說。當務之急是還得多拉幾個加入自己陣營。以前的老關係一定得穩住才行!」葉凡掃了一圈六鎮二鄉的一把手心裡嘆了口氣。

現在總算是體會到了賈寶全作為一個縣委書記的難處。自己手下不過幾個鄉鎮一把手都這般難對付了,賈寶全作為縣委書記,面對的是全縣,那個關係不是更複雜。

「當官不易!」葉凡心裡吐出了四個字。

「葉縣到了,呵呵呵,葉縣,我們今後可都是您直屬的兵了,您是領導,今天得好好賀賀。賀我們林泉經濟區的成立。」柳政搶先一步迎了上來。其他幾個也是笑眯眯的略顯恭敬樣子打著哈哈。

「大家都是一方諸候,我可是不敢自稱是你們的領導什麼的,咱們都是同事嘛!以後為了林泉經濟區共同展,大家一起使力就是了,說我是你們的後勤部長還行,呵呵呵葉凡謙虛的笑著,不敢擺老資格。

「葉縣長,你好!我是舞月山莊的總經理謝拍強,歡迎葉縣長頭次光臨本山莊,真是蓬篳生輝啊!各位書記,今天的消費全算山莊賬上了,這是本山莊為林泉經濟區的成立賀喜了。..」

這時從後面走出一個感覺很是圓潤,一臉笑意的中年人,此人走上前來遞給了葉凡一張上面有著一個女子舞劍的金色卡片,聽說叫什麼舞劍金卡,也分為金銀兩種。

平時來消費的話估計能打七八折的貴賓卡。當然,給各個一把手的卡片檔次稍次一點,用的是銀卡了。

謝家人一向傳承了謝強的笑臉,使人很難生出什麼敵意來。所以謝家的舞月山莊生意估計在魚陽的四大山莊裡面生意也是處於頂頭位置的。

「謝老闆,這次可不能讓你們山莊破費,我們幾個說好的,這次就由我們六鎮二鄉中經濟占鰲頭的繆書記請客了。哈哈哈,大伙兒說是不是?」柳政笑道。

「對對對!繆書記的林泉鎮以後又是經濟區的中心,就像是祖國的心臟都燕京一般。近水樓台先得月啊!那票子還不是嘩啦啦拚命流來。

我們其它幾

,一都得圍著穴轉了,唉!不羨慕都不行泣時身川淺扮的武溪鎮書記費小月抿著嘴唇小聲笑道。

「這女人,一個假村姑裝扮,明明是名牌女裝穿身上,硬要整得像個村姑。這話似乎有點挑起戰爭的味道。這林泉經濟區還沒正式掛牌成立,想不到還沒成立居然已經有人坐不住了。難不成是想給我一個下馬威?。葉凡暗暗掃了嫣然而笑的費小月一眼。

「對對!葉縣又是從林泉出來的。林泉的位置不是我們這些鄉鎮能比擬的。

葉縣,聽說您正準備啟動天水壩子建路工程,現在林泉經濟區成立了,我們溪坑也屬於經濟區內一個窮鄉,那邊的路可是比天水壩子那條路差得多了。

所以,您這直屬的大領導這一碗水可得端平實了,能不能均些款子出來也讓溪坑鄉那條破路整理得平實一點,呵呵呵,」費國思跟費月一個鼻孔出氣的。

明面是大領導的叫著好像很熱乎,其實這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