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五百零七章嬌龍是不是賣身救父了

第五百零七章嬌龍是不是賣身救父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酒肉穿腸佛的《官場歲月》,網答約,很有味道的,公口八大。..dudu可以去翻翻,不一樣的味道,盡在其中。

聽說豬哥。夫人過生日,賀一下,紅包沒有了,狗子這廝一向小氣。昨天一直咳嗽到現在,醫生說是虛火太旺,所以本想三更的都無法實現了,還得老著臉皮求一下月票……

對於這幾個人心中的一些算盤葉凡通過相面術觀察許久後也隱然的有所覺察。

暗道:「娘的!賈書記放權給的,倒給我惹來了無限的麻煩。此事一旦定下來的話估計立即就得得罪了幾個關係較好的同事。以後這些沒撈到副主任的一把手暗地裡鬧騰起來也是一件麻煩事。就是黨委會上估計立即都得丟了幾票,不划算!該怎麼平衡這些關係,讓大家即使是沒撈到這個副主任位置也會支持我的工作呢?太難了,魚與熊掌難以皆得

葉凡面上閃著淡淡的笑跟各位一把手碰著杯子,聊天看著劍舞,其實腦子裡盡在搗鼓著這些亂七八糟的人和事。感覺真是越解越亂,生生的理不出個頭緒來。

按自己的想法,當然是最想給柳政了,不過柳政資歷太淺,如果給他將會引起更大的麻煩。

宋寧江的資歷倒是夠,可又怕傷著柳政和其它一把手。自己現在還想爭取一些人投入自己陣營,是不能把人往費家那陣營中踢的。

要是冒介;第三者出來就好了,葉凡感覺眼前一亮,心裡又在搗騰著怎麼樣弄個第三者出來當這個副主任了。

「寶全,林泉經濟區成立我就不來了,要到省里開會。盧塵天副市長代表我來吧!不過你把葉凡一個口歲的小夥子擺在那麼重要的位置上真的放心嗎?」市委,口氣相當的親切,兩人不但是上下級關係,好像私人關係也不錯。

「不放心!」賈寶全恭敬的說道,乾脆利落。..

「不放心,那又為何」周乾陽說了半句。

「有國華在一旁協助葉凡應該不會出什麼大問題,他可是市委辦出來的,八面玲瓏,處理起一些關係來是遊刃有餘。」賈寶全老實的說道。

「那你為何不直接推國華上去擔當經濟區主任,你有沒想過,假如林泉經濟區展一旦失敗,很可能宣告魚陽縣整體經濟上不去。你可要想好啊!」周乾陽口氣不變,不過似乎慎重了許多。dudu

「我想了許久了,葉凡雖說還有些稜角沒磨平,有時甚至有股子蠻牛般的衝勁。不過,我需要的就是他那股子衝勁。

以前在林泉鎮時他當時不過一個副鎮長,可是他弄來了三千五百萬的巨額資金投入魚陽紙廠。

現在把他放在更重要的位置上他應該會更賣力的。以前是為了一個鄉鎮,現在直屬的鄉鎮就有六鎮二鄉。

我想他如果要拉投資的話面對的可就不是一個鄉鎮了,而是六鎮二鄉。

不然其它鄉鎮肯定會有意見的,不要說多的,一個鄉鎮能接來一千萬的款子就有上億。對於這一點我很是期待啊!呵呵呵」賈寶全在電話中笑了。

「看來你還挺滑頭的。要張國華來其實是為了暗地裡主政林泉經濟區,推葉凡上馬為的是激勵他賣命拉車。不錯!」周乾陽掛了電話。

「小月,現在林泉經濟區成立了,你跟國思要緊密配合,前段時間南溪的鐘明濤有示好的趨向,蔡大江此人有點莫名其妙,我會警告他的,你們好好接觸一下。要在經濟區的黨委會上好好的給葉凡小兒上上一課。哼!他要做的你們都要反對,他要反對的你們堅決要求去做。」縣黨群書記費默坐老爺椅上一邊搖著一邊跟費小月談著。..

「那樣子做林泉經濟區的經濟展不是會受到極大傷害,會不會波及到我們身上。到時賈寶全和衛初猜震怒之下估計經濟區所屬的六鎮二鄉一把手全得大換血了。」費小月有些遲疑,拿不定堂哥費默這是什麼意思。

「換血!不怕!再怎麼換你的位置也不會比武溪鎮一把手那個位差的。經濟上不去更好,二年時間眨眼而過,到那個時候哭的是賈寶全和衛初蜻,哼!」費默嘴角邊翹起了一絲陰澀的冷笑。

令得一旁的費小月沒來由的打了個冷顫。

心道:「賈寶全和衛初嬉倒了你不正好尖位,原來堂哥眼睛盯著的是賈寶全那個位置。也好,堂兄上去了我那副處級還不是隨手拈來。」

玉大大院內。

「春嬋,林泉經濟區成立後你要注意多跟繆勇聯繫。至少在乒委會上咱們玉家保有了兩票。費家雖說估計是有三四票,但那個還存在著變數。你要注意把多拉幾個人過來,如果能把蔡大江」曰刊」長玉雅枝正跟遠房堂姐縣長,也就是縣長助理玉春嬋聊著。

「聽說前次那個葉凡還欺負了咱們家妹子,你看我跟他的關係該毒么處理?」玉春嬋徵求著意見。

「此一時彼一時了,暫時的話咱們不支持他,如果有利益交換的話咱們也可以暫時跟他結盟。不過繆勇想兼任副主任的事還得葉凡點頭才行,賈寶全也不知怎麼個想法,居然把這麼大的人事權直接全權交給了葉凡,這點頗令人費解。」玉雅枝也沒猜透賈寶全的真實想法。

「妹子,我克得嬌龍最近有些反常,鬼鬼崇崇的出去了十幾天也不知在做些什麼?」玉春嬋突然說道。

「她不是回學校了嗎?不是導師叫她先回去補課?」玉雅枝愕然的盯著玉春嬋不知她講的是什麼意思。

「補啥課?我鄰居家有個姑娘也在水州音樂學院,聽說要正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