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五百一十二章瘋狂的粉紅色

第五百一十二章瘋狂的粉紅色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溫哥景略,兩位大師月謝「舊」柵」大師打賞。..dudu

不過那個小孫子還是在心裡嘀咕道:「葉主任當官當得好好的,怎麼肯去出家,當那野和尚多沒勁!」

「盧副市長,這裡沏多萬,加上南宮集團捐贈的如萬,去年市裡各行局在縣常委會上可是捐贈了近勁萬,原市委楊書記直拔了四萬,水州海關捐贈了四萬,市財政局的王天亮局長也給弄了2曲萬,這一合計就有,勸萬了,呵呵!」葉凡狡詐的笑道。

「是嗎!賈書記,後面的情況是不是真的?」盧塵天笑著問賈寶全。

「是真的,常委會上有備案,當時原市委書記楊國棟還在場的。」賈寶全一臉慎重說道。

「好好!不錯!」盧塵天贊道,掃了葉凡一眼,又說道:「好像還差奶萬吧?」

「不急,馬上就到了。

」葉凡淡定的搖了搖頭,胸有成竹樣子。

「葉主任不是會變戲法吧,呵呵呵」這時一旁市裡某位行局局長打趣道。

「那我成孫猴子了,不可能,各個領導,各位來賓,你們看,來了。」葉凡指著前方說道。

大家抬著順葉凡手指方向看去,一溜小車開了過來,全是高檔次的車子,賓士、寶馬都有。

「段海!快鳴炮歡迎水州遠道而來的客人。」葉凡一聲大吼,炮聲隆隆。

「水州泰興紙業集團捐贈如萬!」

「水州橫昌集團捐贈勁萬!」

「水州隆興紙板廠捐贈四萬。」

「墨香市電力集團捐贈徹萬。」

「景陽林場捐贈勁萬。」

「水州老王獸記湯店捐贈田萬。..」

「海江大學捐贈四萬。」

最後一合計,實數達飛比萬。後面捐贈的全是真金白銀,一張張正宗的銀行卡在陽光下閃閃生輝,扎人眼球。

現場不光群眾們呆了,魚陽縣全體官員愣了,就連市裡來的行局頭頭們也愕然了,盧塵天反而是笑聲震天。

說道:「好!好!好啊!了不起!賈書記,你可是撿到寶啦,早知道葉主任這般的厲害我就該把他給推薦到招商局任局長了,呵呵呵」

盧塵天笑完巡了一圈子下來,一臉嚴肅,說道:「借著今天喜氣,我想敬告各位公僕,大家都應該向葉凡同志學習,不計較個人得失,不計較個人榮辱,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9u.net

我想,葉凡同志為了這一筆筆的捐贈可是沒少費心吧,就是顧老的字又有幾個人能弄得來?

在這裡我盧塵天慚愧的說一句,就是我也不敢登顧大師的門。小葉同志是省部級大員嗎?不是!他費心了!林泉經濟區的全體同志們辛苦了,大家一個共……

最後,我也湊份熱鬧吧小葉主任,打個報告上來,市裡給你們經濟區3田萬特殊補助,千萬別說我盧塵天小家之氣,市裡有市裡的難處」

掛牌儀式隆重結束,賈寶全和衛初蜻以及縣裡一干常委們當然是滿意而歸,就是費默和周長河也只能在心裡暗暗嘆息這小子的能量。

晚上!

慶功宴上,葉凡這位英雄,這位蓋世的國術七段大高手,遭到了六鎮二鄉一二把手,一些留下來有意在林泉鬼嬰灘辦廠子的富翁們圍攻。

堅掛從政府食堂喝到了藍月亮歌舞廳。最後葉凡同志光榮的倒下了,其結果當然是趙鐵海這個不良的公安分局局長,居然組織了林泉鎮計生辦的一批娘子軍,舊戲重演,把咱們的化緣英雄給抬到紫雲酒樓的。

范春香急得直掉眼淚,可是不敢接近葉凡,因為沒理由接近。..不過最後還是炖了一鍋的醒酒湯叫李春水轉折給葉凡灌了下去。

半夜一點左右。

葉凡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到衛生間去沖了個涼水澡,才感覺好了許多。

現手機沒電了,網換了個電池手機就響了起來。

奇怪的是接通後對方半天沒講話,只聽見電話中傳來了呼哧的呼吸聲音。

「怪了,不會是又有什麼人要找我告些機密事吧。」一想到這些葉凡頓時酒散了一半,知道如果有人要整機密事的話自己不能太過著急,要耐心等著,等對方下定決心後才會講話的。

二分鐘過去了,對方還沒講話,但也沒掛機,葉凡也耐心的等著,越覺得對方應該有重大機密事要講了,越是被提起了興趣。

四分鐘過後,傳來了話音。「我是倪妹!我想見你,老地方,那個粉紅色的屋子。」方倪妹呼吸急促的說道。

「倪妹!」葉凡網喊了一句對方已經掛了電話。

「倪妹!你肯定在怨恨我,我有些對不住你。既然你現在跟謝端訂婚了,難」

某個人,身著黑衣,鬼鬼崇崇地下了樓,走的還不是正廳,而是從窗戶外那排水筒上溜下去的。此人身手敏捷,如狸貓一般一滑就下到了外面的空地上。

不久到了方倪妹那親戚家的小樓,後門還是虛掩著,葉凡觀察了一下周圍動靜,沒現有人的呼吸聲,估計方倪妹把她的親戚給支開了。

輕掩上門後,某人竄了上去,樓上門並沒關,粉紅色的燈光從裡面溢了出來,顯得溫暖,舒適。

不過葉凡久久的站在門外不敢跨腳,獃獃的。

「來了就進來吧!唉」裡面傳來方倪妹那熟悉的聲音,聲音中略顯得蒼茫無力,一絲怨恨之情蘊含其音。葉凡當然也聽出來了。

心裡一紮痛,葉凡抬腳走了進去。

屋裡開著暖氣,方倪妹秀高挽,居然是一身大紅婚袍子穿在身上。赤足踩在地板上,臉蛋也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