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五百二十六章一個很倔的姑娘

第五百二十六章一個很倔的姑娘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息!堪稱絕品!的確有獨特的韻葉幾暗自給江糾凶打了個,「歷分。..要知道葉凡現在美女見了也不少,能打既分那是相當的有層次的了。

玉嬌龍在水州音樂學院校花榜上穩佔花魁,葉幾給她打了吶分。所以這奶分相當高了。像庄紅玉此等身姿韻味估計在水州音樂學院能佔到前六甲的。

「段海,這兩位是」葉凡故意問道。雖說準備招這兩位人才到自己手下,但也得擺擺領導架勢。不然也太那個了一點,有點委屈自己了。

「我朋友,葉主任,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叫古羊,在縣委文秘股」。段海隨竿子就爬了,給兩人好好的介紹了一番。

吃得幾盤菜下來,葉凡也漸漸的熟絡了。畢竟葉凡也是年青人。而且那口材是相當溜的,現在拋卻了領導架勢回歸成了一普通年青人。

「葉」葉主任,你看古羊可是不錯啊!師大中文系畢業的,人又年青,口材也相當的好。咱們林泉經濟區剛建立不久,各方面人手都還沒飽和」段海故意拋出了今天的主題。隱晦的有推薦的意思。

聽段海那麼一說,古羊和庄紅玉臉蛋有些紅紅的,支起了耳朵,就等著葉主任怎麼看法了。「呵呵,是還沒滿,不過」葉凡瞥了兩人一眼微笑著又不說話了。

大家心照不宣,也沒再談這事兒。在聊天中葉凡感覺古羊應該能勝任招商引資工作,不過這職務不好安排。

至少得提一級才行,現在段海坐上了經濟區招商科的主任一職,不可能再給招商科安排一個副科級幹部的,那樣子招商科也太牛逼了。

庄紅玉的倒是好安排。經濟區財務科的主任正好沒確定下來。..她是搞財經出身的。再說人家還是東南財經大學的研究生,提個副科的主任別人也不好說閑話。

要知道林泉經濟區雖說人員還沒飽和,但全縣上上下下估計都有幾千雙眼睛在盯著,最近來找葉凡的小幹部特別的多,上頭也有一些副職,常委們打了招呼。

不是人不夠。是不合適,所以全給葉凡壓住了。魚陽有著二萬名吃皇糧的工作人員,一個。林泉經濟區充其量人員不會過一百人,還怕找不到人。9u.net

古羊人較活絡,一直恭敬地敬著酒,但並不顯得諂媚。張馳有度。掌握得較好。看來在縣委辦混久了見識的人多,所以也有一些氣度了。

庄紅玉的表情還是淡淡如水,只是禮貌性的敬了一杯後就不再敬了。而且葉凡回敬酒時她也沒顯得多麼的恭敬。害得一旁的段海乾著急,一直向著庄紅玉使著眼神兒,可是庄紅玉就是不為所動。

「哼!紅玉!還真有些脾氣小這女子,有點味道葉凡心裡暗貶著。

吃完飯後古羊提議去歌廳逛逛,不過葉凡說是有事走了。葉凡剛走包廂里段海就脾氣了。

有些心焦,說道:「紅玉,難道你真的想在檔案局那旮旯呆上一輩子?我好不容易把葉主任請了出來,你看看,耍清高,一點也不合群。

這就是你對領導的態度,要知道現在葉主任手掌著林泉經濟區人事大權,只要他一同意,往組織部一報,你這副科級就有希望了,這可是縣委賈書記授予他的特殊權力。

要知道,咱們要弄一個。副科級多難啊!要不是葉主任提拔我,估計我段海現在還在天水壩子那村裡掃地放羊呢?

現在全縣至少有幾千雙眼睛小几千個正股級幹部盯著那僅剩的三個。..副科級職務了。

你知道葉主任推掉了多少個飯局,拒絕了多少人求情。3!你倒好。現在還是以前那老樣子。我段海也算是對得起朋友了,以後段海激動,氣憤,嘴唇都在顫瑟。

「我,我,唉,我就是這脾氣,段海。我改不了啦。想叫我去巴結領導,巴不來。算啦,我一輩子窩檔案局。」庄紅玉嘶嘶挨挨。臉蛋也有些紅了。最後還是嘆了口氣不想說什麼了。

「紅玉,你真得扎把了勁頭了,過了這村就沒那店了。我已經下了決心,這次投靠葉主任去。如果人家不要也沒什麼話說了,如果沒有好的職位正股級先干著。

我也算是看透了,在縣委辦名頭好聽,但是人才太多,全是溜須拍馬的牛人。咱們比不上他們。

背後又沒「靠」朝中無人想當官,那個只能是天方夜譚了。你們看看。像周小濤,王小波之流。整天只懂得糟塌女人,還吹噓什麼風流,風流難點屁,都是一夥不學無術的渣。

不渾後靠山硬,就是破渣也能卜位,有啥辦飛十神特別的亮,下定了決心了。

「紅玉,言盡於此。要行動儘早點,就在晚上了。古羊先去打咋頭陣,你自己看著辦吧,你也不要把葉主任想像成什麼人了,並不是所有的領導都猥瑣,這世道上正人君子還是多的。唉,不說了段海嘆了口氣不想再說了。葉凡站街上,打了個。電話給規劃科的科長鐵明夏,把縣裡關於的招標的要求提了,鐵明夏連夜組織人手加班修改去了。

晚上8點,盧偉還在加班,葉凡隨腳逛到了縣公安局。

「大哥,很對不起,天水壩子葉若夢父親被害的那件案子還是沒理出一點頭緒來。

不過憑著我的直覺覺得景陽林場的鄭輕旺不像那種人。」盧偉略帶歉意,說道。

「不是他又是誰?我對鄭輕旺的印象也相當的好,此人雖說面相儒雅,但在對待朋友方面還是直當真誠的,並不像那種狡詐之輩。」葉凡也感覺這事有些奇巧。

「不過,雖說在辦案子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