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五百二十七章美人送上門來了

第五百二十七章美人送上門來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二允葉幾不再乎眾此,但從汝方面辦能看出其人作人的咒世,對紋件事的態度,以及對自己的態度。..

「來就來了,還提什麼東西。坐吧葉凡淡淡說道。笑著。

剛才在酒桌上此人表現得還是挺自然的,這下子要單獨面對葉凡了,在葉凡那彷彿能看穿人心的灼灼目光下古羊也有些心虛了起來。畢竟單獨面對領導一般人都有些怵的,何況古羊是來求人的。

古羊談了自己對招商引資的一些個人看法,談到了對林泉經濟區建設的一些好點子,有些點子也引起了葉凡的一些共鳴。

二個小小時後,古羊知趣的說道:「葉主任,打撓你休息了,我回去了。」

「呵呵呵,」這些東西你隨手給提回去。」葉凡笑道,對古羊的表現相當的滿意。也不願意收這些,這些對自己來說不算什麼,對古羊來說人家可是要節約一年左右才能攢到這點錢的。

聽葉凡這麼一說,古羊那表情一下子有些沉了下來,心裡一格噔,暗道:「白費力氣了,看來葉主任沒看上眼。如果有點意向的話應該會收下煙酒的,難不成是嫌東西太少,幸好我事先在酒盒中塞了個刃。塊的紅包,老子也豁出去了,兩年的工資全砸這裡了。」

有些遲疑樣子,說道:「葉」葉主任,裡面一個小紅包,是給伯父伯母買點補品的。我也不知伯父伯母適合用什麼樣的補品,所以就沒買,放再盒子里請葉主任代買了。」

「古羊!你這是什麼意思?」葉凡一聽,那臉一下子是陰沉了下去,說道:」你拿點工資,買這麼貴的煙酒。太可惜了,拿店鋪去退了吧。這樣吧,這煙留下了,其它拿走,以後再敢提紅包什麼的以後就不要來了,哼」。

「我知道了。..不好意思,以後不會了古羊那臉漲得通紅,抽出了煙提起了剩下的東西,感覺自己的事好像又有點門路了,不然葉主任不會提出留下兩條中華的。

如果沒一點路數應該會不收的,不過現在即便人家收了你的煙酒不幫你辦事也正常。因為煙酒只是串門時必備的東西,算不得什麼。

時下官場的一句俗語不是說一煙酒敲門,一萬報道,二萬備案,三萬考慮,四萬推薦,五萬敲定」

古羊心潮起伏著,提起兩瓶茅台轉身走了,不過剛走到門口,突然聽到後面傳來了悅耳的福音。

葉凡說道:「明天到林泉經濟區報道,協助我處理一些文件資料,你不是搞文秘的嗎,那就先干著老本行。代理綜合科科長,以後視工作成績而定,出成績了可以轉正,成績平平的話還是回你的老窩去。我這人就是這樣,說話直白,不想繞彎彎,這就是我的要求。覺得划算就來,不哉算就不用來了。」「謝謝!」古羊差點噴血了,那心臟彭彭跳得厲害,似乎胸膛都關不住它了。古羊趕緊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心臟部位,轉頭恭敬地彎了一個橋拱腰,輕輕帶上門後一溜煙的跑出了水雲居。

這廝一口氣跑到了一個「大王,處,我們這裡一些宗氏經常有搞一些假墳墓,就叫「大王」其實是宗族祭拜先祖的地方,它只是一個象徵,往往都建在環境幽美的地方。

「啊,,啊,,哈哈哈」老子終於提拔了,老子終於提副科了,老子,」

古羊像一瘋子,在人家「大王,處瘋狂的吼叫著,驚得老樹上的一群鳥兒葉愣愣的拚命逃著飛走了。

舊點半,好像有默契一般,葉凡的門又響了起來。..打開門一看,愣神了幾秒,居然是庄紅玉。

現在又換了一身衣裙,粉紅色的套裙。估計是甚少幹這種事。臉蛋漲得紅紅的,正合了那句小人面桃花兩相映。

人可能是因為緊張的緣故,胸脯那兩座高峰是劇烈的,如海上波濤般的在起伏著。心跳的嘭嘭聲葉凡的那靈敏的狗耳朵早就聽見了。

光澤圓潤的額頭上一頭原本披肩的飄飄長此刻也給高挽了起來,顯得更加的高雅,素潔。斜飛的長睫毛襯著她那雙令人如夢似深潭般的雙眼皮的丹鳳眼更加的惑人,柔唇上塗了點粉色又帶了點淡淡的芳香味兒。

下身有點像旗袍似的裙子,所以在一側的開叉處的厚質長裙縫隙里,那雙修長的小美腿在此處是若隱若現。足下是一雙粉紅色的高根鞋,襯得身體更高挑,風姿綽約。令人瑕想萬千。雖說打扮很是前衛,但並不沒顯出一絲的輕浮,粗

「咕嚕!」

葉凡這廝相當不雅緻的居然在這個時候掉了鏈子,那聲吞咽口水的聲音估計是連莊紅玉都聽見了,因為那喉結處的起伏相當的明顯,再配合上這一聲「咕嚕,聲,是個人都能猜到這廝此刻在頭腦里肯定在丫丫著啥不良想法。

「媽的!丟臉丟到姥姥家了,淡定些,不能一看見美女就掉鏈子。

這樣子下去會犯錯誤的,老子是高手,國術大師,大師風範何處去了?」這廝暗暗的自罵了自己一句。

淡淡一笑,說道:「進來吧小坐。」

「嗯!」庄紅玉還是有些放不開,順手乘葉凡不注意時還伸手去攏了攏那裙擺的開叉處,好像怕走*光似的。

剛才葉主任的那聲咕嚕聲可是令庄紅玉後悔莫及。本來是想給領導留下一個氣質高雅的印象,想不到這位領導好像還不是一般的猥瑣,當著面都差點流口水了。

等下也不知會生什麼事,庄紅玉一雙眼神中隱晦的透出了一絲堅毅,一絲倔強,一絲不有,還有一絲惶恐,,

心道:「既然來了就坐一會兒,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