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五百三十五章眼鏡蛇鑽進洗澡間

第五百三十五章眼鏡蛇鑽進洗澡間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二尺干算著很是自得,自以為自只猜得准似的。..自個幾礦燈擦家休息了。

走時還偷偷溜了庄紅玉一眼。有些曖昧樣子湊近葉凡耳旁羅嗦道:,「恭喜大哥了,那個庄姑娘估計還是個處。看她那冷傲樣子,大哥你可得擔待著點,別晚上給整殘了,憐香惜玉是咱們爺們本色。我說嘛,大哥怎麼喜歡混政府官場,這好處可也不少。名義上是公幹,實際上卻是帶下屬出來,還免費旅遊,不!應該是揩油式旅遊,雙宿雙棲的,好不快哉!嘖嘖,羨慕,」呵呵,」

葉凡剛想伸手彈這小子一下,不過他早就淫蕩的笑著跑了。

不過葉凡心裡也蕩漾了一下,偷偷地掃了庄紅玉一眼,居然現庄紅玉也正盯著自己,而且那臉也微微火,估計也是有所想法了,很是尷尬,聳了聳肩笑道:「庄姑娘小跑了一天了,也累了,回去休息了

「嗯!」庄紅玉輕聲點了點頭。

回到房間後兩人都有些不自在了起來,因為這是一個二室一廳的套間,本來齊天的意思是訂這樣的房間來想跟葉凡來個談天到天明,另一個房間是留給他自己的,不過後來看見庄紅玉後臨時頭改變了主意,所以趕緊把**讓給了葉凡,這個大燈泡還是不做為妙。葉凡心裡罵道:,「這不子,搞什麼套間,這下子還真有些曖昧了

而且更糟糕的是現這套房裡衛生間居然才一間,並不是兩間。

葉凡有些傻眼了,呵呵笑道:,「庄姑娘,你先洗洗

話剛出口,感覺好像有點一語雙關了,什麼叫你先洗洗,那個什麼意思,所以一時有些愣神了小隱晦的看了看庄紅玉,現她臉蛋略地一下就紅了。

頭一下子就垂了下去,嗯了一聲進了自己房間,哐檔一聲門就關了起來。..

「媽的!丟大丑了,人家會怎麼看老子,老子是正人君子,不是色狼葉凡暗罵了一句,感覺晦氣得很。

為了給庄紅玉一個緩衝的機會,葉凡隨腳進了房間,躺床上休息一陣子。

衛生間里傳來了嘩嘩的流水聲,葉凡心裡一陣子燥動,躺床上丫丫著庄紅玉那曼妙的身姿全裸後那是一種什麼狀態。

「,,」

這廝正丫丫得起勁時衛生間突然傳來庄紅玉那壓抑著的喊聲,隨腳一跨就沖了出去,正想推門而入時葉凡瞬間停住了腳步。

暗道:「怪了,前段時間丁香妹也是這樣子叫的,難不成庄紅玉也遇上了老鼠,不可能啊,婆羅山水庫那房子就三層樓高,老鼠能順源排水管爬上去實屬正常。

這寶德萊大酒店可是有幾十層高,現在自己不正在石層上面,怎麼可能讓老鼠爬上來,這鼠除非是飛天鼠還差不多。

難不成是庄紅玉在考驗自己,故意為之,好像也不可能,此女子如此傲氣,即便是想整到手的話不花點功夫。心思那是不可能的。

謝端如此賣力了最後還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如果老子毛毛燥燥的沖了進去那她不是走*光了,」

正猶豫不決時又傳來庄紅玉那抖瑟著的聲音喊道:「葉」葉主任」你在想什麼,」進、進來,救

「糟糕!看來真是遇上事兒了,也許是她什麼老毛病患了也說不準。」既然庄姑娘有請了這廝也不矯情了,一把推開門沖了進去,香艷倒沒顧及頓時到是冷寒直冒背了。

庄紅玉一見葉凡進來,那本已崩潰的神經此刻那是徹底軟達了。一下子就往地下坐了下去,葉凡一見,趕緊隨手一伸就把人給抱進了懷中。..

不過這廝此刻根本就來不及瞧一瞧庄紅玉什麼狀況了,因為對面有隻能要人命的長蛇。

此獠足有小兒手臂粗,長估計也有3米左右。此刻正用它的尾巴纏在浴缸上方一個掛毛巾的架子上,嘴中舌著吞吞吐吐,出細微的沙沙聲,甚是嚇人。

「眼鏡王蛇,娘的,還是個大傢伙。」葉凡暗道一聲不好。

因為此獠的頸部膨漲起老寬大,像半個蒲扇。一般來說,眼鏡蛇最明顯的特徵是頸部,該部位肋骨可以向外膨起用以威嚇對手。因其頸部擴張時,背部會呈現一對美麗的黑白斑,看似眼鏡狀花紋,故名眼鏡蛇,所以葉凡一眼就看出來了,因為以前師傅練他時曾經抓過。不過沒這麼粗長大,屬於個頭小型號的。

聽說此獠喜歡獨居,有點老大的勢頭。白天出來捕食,夜間隱匿在岩縫或樹洞內歇息。

它不僅非常兇猛,靠噴射毒液或撲咬獵物獲取食物,而且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一種前溝牙類毒城收!所以名聞技爾,是因為它除了捕食老鼠、蜥蜴、」月類,同時還捕食蛇類,包括金環蛇、銀環蛇、眼鏡蛇等有毒的蛇類,連同夥都吞噬,從中可以看出此玩意兒的可怕性。根本就是毫無獸性。

葉凡當然也微有些緊張,因為此獠可以隔空噴出毒液來,距離長達幾米,這衛生間如此狹想閃開都有些難度,何況懷裡還有個人,這時感覺懷中人抖瑟得厲害,尖挺的乳峰一直在自己胸脯前顫慄著,余光中感覺庄紅玉此刻已處於半暈迷狀態了。

人蛇就那樣對峙著。

那眼鏡王蛇好像一點也不懼人,戲耍般的仰起了脖頸,蒲扇漲得更寬大了,舌頭也伸得更長了一些小彈出來出的沙沙聲更響了起來。

偶爾還會張開嘴砸巴一下,作出攻擊的姿勢,那森森毒牙在葉幾的鷹眼下可是歷歷在目,似乎都聞到了上面腥臭味兒。

「媽的!這蛇到底從何而來?好像專門練過似的,一點不懼人。那動作瀟洒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