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五百三十六章倒打一耙

第五百三十六章倒打一耙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塞進被窩了。..你先休息一下。穩定一下心情,等下穿上衣褲咱們一起殺蛇炖湯。」葉凡嘴裡微笑著就想溜走。

「還說沒什麼?你知道我沒穿」庄紅玉脫口而出,不過「衣服,兩個字怎麼也無法說出口來了。

「呵呵,那個沒辦法,是你叫我進去的,不是我故意看的,當時慌亂之間也沒看見什麼,黑乎乎的」葉凡感覺口齒有些不靈當了,說話好像有點口吃。

「黑乎乎!混蛋,你給我滾」庄紅玉怒了,伸手抓起一個枕頭砸向了葉大大。心道:「都被你看光了還說沒什麼?黑乎乎,什麼地方才是黑乎乎的,那可是我最神秘的地方,居然被這混蛋給」

「我滾……我滾葉凡趕緊乘機溜了。

在廳中自語道:「有啥錯的!當時衛生間那燈被我用刀砸關了當然就是黑乎乎了。不然什麼地方還會黑乎乎的。」這廝一念叨倒是給想起了什麼來。

暗道:「完蛋了。女人的那個地方不是黑乎乎的嗎?我倒!那個地方的確是黑乎乎的,而且是誘使男人犯罪之源。庄紅玉肯定誤會了,把衛生間的黑乎乎誤會成她那兒的黑乎乎的,丟人啊!老子堂堂一海大畢業的高材生怎麼會犯這種常識性的錯誤。一個「黑乎乎,估計老子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葉凡狠命地捶了自己那豬腦子一拳,打得頭腦直嗡嗡震響。真想跳進維多利亞港那水中去洗唰一番才好。

」算啦,看都看了,於事無補。」葉凡念叨著瞪了瞪廳角那隻蛇一眼,那個氣可就大了,一個健步彈了過,抓起蛇尾又是一陣子天旋地轉般的掄甩,整整約下後感覺手中的蛇快斷成兩截了才停下了手。一把拋在廳角。現那兇殘的眼鏡王蛇已經口噴白沫,估計已處於迴光返照的絕境了。..

」都是你它娘的惹出的事來,詭異啊!這蛇怎麼會爬到刃幾層高樓上來,又不會飛?難道是那個丁春秋大少故意使壞?應該不會吧!這酒店他可是總經理,客人就是上帝,出了事他不是給自己惹麻煩。而且這事如果傳出去誰還敢到寶德萊酒店來逍遙了?」葉凡左思右想就是沒想出個輒來。

隨手拿起電話打了起來。

「前堂經理嗎?我是鷂室房客葉凡。你們寶德萊怎麼回事,高檔套房裡居然出現了長達萬米的眼鏡王毒蛇。我這邊一個女同志已經被嚇得暈了,快給老子來人處理,不然我立即報警了。葉凡口氣是相當的沖,大聲吼道,哐榔一聲就甩了電話。這個當然是葉凡同志故意的。

就是要給寶德萊找點麻煩事做。這下子抓住了那個丁大少尾巴還不得糾住耍他一回,不然整天狗眼看人低,看不起咱們大6來的窮光蛋蛋。

「蛇,怎麼可能,哦,對不起葉先生。我們馬上就到。」大堂經理叫丁天涯,咋一聽說齒層樓居然現了蛇。而且還是毒中王蛇眼鏡蛇,頓時就蒙了,愣神了幾秒後才反應過來,連連賠不是。這邊立即安排人隨著自己沖了上來。

這廝一邊跑向電梯一邊打著電話,說道:」丁少,酒店強號套間中,客人葉凡先生說是現了眼鏡王蛇,跟他一起的一個姑娘嚇暈了,要不要叫救護車?客人威脅說是要報警,怎麼處理?」

」你立即上去查明情況立即給我彙報,絕對不能讓他報警,不然咱們酒店只能關門大吉了。我馬上就到。」丁春秋正摟著一娘們在泄,那玩意兒還沒溜出來,正關鍵時刻酒店居然掉鏈子。

而且聽說就是那個給自己難堪的大6來的窮副縣長在找事,好像說還要報警,這廝一骨碌從肚皮上爬上起來。..

一邊穿著衣褲一邊想道:「不會這麼巧吧!飛層居然會有眼鏡蛇爬上去,那蛇難道長翅膀會飛?難不成是那姓葉的小子為了報復,故意弄了條蛇來損毀本酒店信譽,用心其毒啊!不過好像應該不可能,這小子好像聽說是來香港跟金世界的蔡家談生意的,怎麼敢節外生枝。再說大6一個窮地方的副縣長有什麼能耐跟咱們這麼大的酒店叫板,難道就不怕老子」

大堂經理正在跑向電梯時,庄紅玉卻是從房間沖將了出來,手中抓著那把以前威脅葉凡的匕。呲牙咧嘴的叫道:」蛇在哪裡?」

「在那!」葉凡身子骨一愣嗦,用手指了指廳角落處那條已經處於迴光返照境的眼鏡王蛇,心道:「這娘們,氣沖沖的,削品要吃人,嚇了老午跳,環以為她要拿刀砍人!」……

就在葉凡正暗暗奇怪之時廳角處卻是傳來了「喳喳喳,的刺耳聲音,抬頭望去,頓時是心膽生寒。幾乎欲逃走。

心裡喊道:「太狠了!太慘啦!」

那條毒中之王眼鏡蛇老兄居然被庄紅玉拿起匕像砍菜瓜一般拚命的砍著。甚至可以說是瘋狂的刺砍。

庄紅玉一邊砍著,頭在頭上亂甩著像一魔鬼,因為是半蹲著的,所以胸脯倒是朝著葉凡,隨著砍動。胸前雙峰從較寬大的睡衣中時而冒出頭,時而又落了下去,那白花花的肉老是在葉凡面前晃動著,而且她一連喊道:「砍死你!砍殘你!朵碎你

這廝那心也隨著顫慄,蛇老兄早就慘不忍睹了,大卻八塊。不!不止八塊了,血淋淋的,碎肉亂賤。腥血亂飛,搞得庄紅玉一身都是血,那匕聽說是庄紅玉一個當兵的叔叔送給她的,的確鋒利。

這時的庄紅玉好像一點都不懼那眼鏡王了,不到為秒鐘,那蛇在一個瘋女人的催殘下已經七零八落了,所以葉凡才會如此的心寒。

心道:「最毒婦人心,估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