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五百三十七章警商勾結

第五百三十七章警商勾結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甜爾萬刀大師的打「這位客人叫葉凡,是大6一個窮縣來的。..居然污衊我們酒店的強套房裡有眼鏡王蛇,後來的確現了一隻,就在那屋角。

陳督察是老警察了,應該知道我們寶德萊酒店可是有著幾十年歷史了,雖說這座新店才建了不久,但從來就注重信譽的。

什麼時候現過蛇?這裡可是飛層,蛇難道會飛上來。而且我們的服務員在客人入住時都會細緻入微的檢查一番,不可能會生此類荒唐事的。

對於那些惡意污衊本酒店的惡客,本酒店要求警察分局查明事實,還我們寶德萊一個清白丁春秋朗朗有詞,先下手為強把葉凡給扣死了。

「哼!陳督察,我是大6來的,叫葉凡,是跟金世界集團談生意來的。這房間還是金世界的蔡總訂的,剛才我的同伴在洗澡時突然現了這隻大號眼鏡王蛇。

幸好本人小小的時候還學過一點抓蛇的小本領,不然的話那個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我的同伴庄紅玉姑娘當場就嚇暈了過去,現在雖說已經清醒了過來,但人還處於不清楚之中。我是擔心她受到了過強的刺激,如果因此造成神經有些紊亂的話就麻煩了。

本來這事我也不想鬧得太大。也是為酒店聲譽作想,剛才只是要求酒店給個說法,可是他們反而污衊我們,說我們自帶蛇進來什麼的。

所以,此事我決定了,請求你們查明事實,還我們一個清自,另一方面,要求酒店賠償一切損失。不然,明天我將把此事訴諸於法庭葉凡有理有據,平靜的把事實述說了一遍。

「葉先生,我是這片區的警察陳明道。這樣吧,你跟我們走一趟,到警局去作個筆錄陳督察一臉嚴肅說道。

「作筆錄可以,不過你們先得勘查一下現場才對是不是?」葉凡平靜的盯著陳督察,感覺這廝有點奇怪,來了後一沒叫人勘查現場,荒謬到連那隻罪魁禍蛇,都沒瞧上一眼,直接就說要帶自己去警局,這什麼意思。

難不成這個姓陳的督察跟丁春秋什麼交道?

估計是,這寶德萊大酒店財大氣粗的,陳督察作為這裡的小指揮,估計還得拍拍丁公子馬屁了。不然油水從何處來。如果跟他去了警察局,也不知會被他們整盅成什麼了。

警察這種行當,大部分人還是擁有正義感和使命感的,不過其中陰狠之徒,貪財之徒也不在少數。

他們干起狠事陰事犯騷之事來比普通人更可怕,因為他們手中擁有普通人無法比擬的國家權力。

「勘察現場,那個自然要,這是我們警察局份內的事,跟你沒關係。走吧」。陳督察顯得有些不耐煩了,口氣也更是嚴厲了起來。

「對不起,我想等你們勘察完畢,了解一下事情真相再去葉凡淡淡說道,懷疑這個陳督察跟丁春秋有關係了反而更是鎮定了下來,倒要看看這幫子人能耍出什麼陰事來。「大掛來的就是牛氣,管起香港皇家警察來了,呵呵呵丁春秋在一旁煽風點火,冷笑不已。

「哼!葉先生,我敬重你是大6來的客人,所以叫你去局裡先作個。筆錄。

既然你執意不肯去那我只好不客氣了。收鬼伎量吧?晚上生的事明擺著了,這蛇能到這房間來只有三個途徑,不是自動爬上來的就是你們帶來栽贓的,抑或是酒店工作人員故意放你們房間的。

我們一條條來分析,第一條,爬上來是不可能了,這裡是什麼地方,飛層,蛇除非有翅膀會飛還差不多,這一條不成立了。..

第二條,酒店工作人員故意放進來的。他們有什麼目地,要知道這事鬧大了可不是什麼光鮮事,對酒店聲譽可是一個極大,極惡劣的影響。

如果說是要敲許你們錢物的話那個更不可能了,不是我陳明道說句不中聽的話,你們能有多少錢給他們敲詐?

寶德萊大酒店屹立在這裡已經有幾十年歷史了,從來信譽都非常的好,去年還被評為了香港刃家最有信譽的酒店之一。

而且資產達到幾億,這樣的大豪會向你們大6來的幾個窮客戶出手嗎?要敲詐也會找有錢的億萬富翁當對象才對,可笑,真有些可笑。

這兩條都排除了,剩下的就是第三條,你們贓栽。這一條我看很有可能了。

剛才你自己也說了,就怕把事鬧大,說明你們心虛,無非是想弄幾個錢花,或者叫酒店免費給你們安排住的地方,白吃白做還要拿錢。

最後酒店不肯就以報警相脅小算盤打得還是不錯的。所以,葉先生,跟我走吧陳督荼」:二鼻倒是條條是道的,要反駁的話還真有點難「你們憑什麼帶人,我們是受害者,剛才我還差點被這蛇咬死,你們警察簡直是顛到黑白,是非不分,我們要上訴。」這時庄紅玉從房間里沖了出來,站葉凡跟前。大聲的質問道。

「你就是那個集紅玉姑娘吧!正好,你們都有嫌疑,一起帶走。」陳督察往後面兩個手下使了個眼神。

「老實點。」兩個壯實警察大跨步上前,手鎊晃了晃就要拿人。

「哼!憑什麼拿人,就是要作筆錄的話也沒到戴手鎊的地步。」葉凡一聲冷哼,寒得透骨,順手一拉就把庄紅玉給拉到了自己身後,雙眼盯得兩個皇家警察沒來由的退後了一步,心道:「怪了,這小子那眼神好像獵豹一般,有點磣人。」

「雷全,楊志聽令,嫌疑犯如果拒捕的話立即強行帶走。」陳督察一聲大吼,甚是威嚴,到真有那股子督察味道。

「幹什麼?拿人,拿誰?